早教中心已关门停业,机构拒退全款

近日,广州市的黄女士向澎湃质量报告投诉平台(https://tousu.thepaper.cn)反映,她于2019年在当地玛利娅·蒙特梭利早教世家付了两年的早教托管费用,共计69000元。由于国家疫情管控,学校曾停课数个月,折合应退课时费18416元。自2020年8月开始,她就与该早教中心协商退费,至今未达成一致,且早教中心已关门停业。
2022年1月1日,澎湃新闻多次联系广州玛利亚·蒙特梭利早教世家,不仅园区法定代表人的电话无人接听,园长以及园区的老师也处于联系不上的状态。
据天眼查工商信息显示,广州玛利亚·蒙特梭利早教世家法定代表人谢女士关联的企业有四家,共涉诉30余起,其中广州市玛蒙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因经营期限届满,自2021年12月24日拟向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登记,目前处于清算期内。
消费者投诉:
黄女士称,她于2019年6月和12月,分两次在玛丽亚·蒙特索利早教世家付了两年的早教托管费用,共69000元。根据合同规定,孩子2021年6月毕业。2020年初新冠疫情暴发,早教中心2月至6月停课,毕业时间顺延至2021年12月。
黄女士说,自己2020年8月开始提出退费,一直没处理,她的孩子2021年上幼儿园,没有时间再去早教中心学习,于是她又向园区提出了退款,但至今协商无果,“园区还在未告知部分消费者的情况下,开始偷偷清退学生,于2021年12月31日已经关门停业。”
黄女士称,此前她提出退费相关事宜,与早教中心老师确认剩余5个月零26天课时,折合课时费18416元,但一直未得到早教中心的确切回复。直至2021年11月底,园长回复可按课时费的八折给予退费。

 文学


“园区停课并非消费者的原因,不能由我承担损失,应全额退款。”黄女士称,她不能接受八折退款方案。由于自己是最早提出退费的家长,早教中心才同意按课时费的八折处理退费,另有一部分家长则是更低的折扣。
据同样陷入这起退费纠纷的多名家长介绍,目前,早教中心的消费者主要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孩子已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仅剩余疫情停课时未上完的课时;二是孩子仍需在早教中心进行托管。针对以上情况,玛丽亚蒙特梭利早教世家给出了两个解决方案:需要退款的消费者可按课时费的五折进行退款,需要继续托管的消费者可转学至另一家早教中心。
多名家长称,有部分消费者所剩课时较少,故同意了五折退款的方案,也有被迫同意转校的消费者。还有部分消费者课时余额较多,或是在机构搞促销活动时,刚入园不久的消费者,则不能接受园区给出的五折退款方案。
家长维权群内的潘先生表示,该早教中心原是开设在自己家楼下,考虑到老人接送也会比较方便,所以给孩子报了名。但园区提出的转校方案,路程较远,老人接送也不方便,自己实在难以接受。
黄女士说,该早教中心法定代表人还同时运营着其他几家教育机构,希望其他消费者在给孩子择校时提高警惕。且自己也已向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该园区全额退还剩余课时费用。
 律师说法:
2022年1月,澎湃新闻多次联系广州玛利亚·蒙特梭利早教世家的负责人和老师,但均未获回应。
据天眼查工商信息显示,广州玛利亚·蒙特梭利早教世家的法定代表人谢女士关联的企业有四家,分别是广州市领跑者教育有限公司、广州市玛蒙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即该早教中心所属企业)、广州市美贝尔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科蒂思维培训教育有限公司。
其中,广州市领跑者有限公司2021年涉及5起诉讼,60%的涉案案由为劳动争议;深圳市科蒂思维培训教育有限公司2021年更是涉及诉讼31起,目前均处于民事一审阶段;而广州市玛蒙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因经营期限届满,自2021年12月24日拟向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登记,目前处于清算期内。 
对于黄女士投诉的问题,北京市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谢展飞认为,早教中心的行为属于违约。首先对于疫情期间的停用课时,消费者有权要求早教中心继续履行合同,要求其补全课时。如果早教中心明确无法补全课时,而原早教地点关闭的,属于合同履行地点变更,合同已无法继续履行,消费者有权主张解除合同,要求早教中心退还未使用的课时费用。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9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