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治病救人都是天经地义,不能纯粹地沦为“一门生意”

近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微博晒出多张图片,涉及江苏多个县市区从爱尔眼科拿回扣的医生、公职人员、社会人员,金额从几百元到2000多元,时间集中在2017年至2019年。有媒体报道,此事曾在2019年被举报,相关部门已处理,有转介人已退还回扣。

1月8日晚,宿迁爱尔眼科医院一名高管回应,所谓的回扣在医院就是转介费,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这是个行业潜规则,任何行业都有,就算我们两个是兄弟,给你介绍个活干,总要感谢我一下。”还说,转介费也算是一种劳务费,在很多医院的医生之间都存在。
这样轻描淡写的回应,不难读懂其“潜台词”:这家医院所谓的治病救人,不过是“一门生意”;回扣(转介费)一直存在,而且很可能到目前为止依然存在;转介费是普遍现象,你们少见多怪了……

 文学


去年11月,国家卫健委同国家医疗保障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关于印发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廉洁从业九项准则的通知》明确,要“服从诊疗需要,不牟利转介患者”——客观公正合理地根据患者需要提供医学信息、运用医疗资源。除因需要在医联体内正常转诊外,严禁以谋取个人利益为目的,经由网上或线下途径介绍、引导患者到指定医疗机构就诊。而且,即便按照之前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关于印发加强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的通知》(国卫办发〔2013〕49号),事发于2017年至2019年被曝光的这些回扣,依然是违规无疑。那位高管辩称的“转介费是行业潜规则”,已涉嫌违法违规。
从报道中可知,此事曾在2019年被举报,相关部门已处理,有转介人已退还回扣。现在,既然问题被再次曝光,有必要继续追问的是,当时已退还回扣的公职人员可以既往不咎,但那些没有及时退还回扣的公职人员,是如何处理的?如那位高管所说,回扣(转介费)一直存在,除了被曝光的这些,这些年其回扣(转介费)又给了哪些人?当地相关部门有无必要“顺藤摸瓜”彻查处理,给关注此事的舆论和公众一个交代?
从媒体报道中可知,2021年的最后一个月,爱尔眼科抛出了交易金额超5.01亿元的股权收购计划,涉及14家医院股权。而民营眼科医院中,爱尔眼科目前处于行业中的绝对龙头地位,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15.96亿元,同比增长35.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03亿元,同比增长29.59%。一边是疯狂的扩张和巨额的利润,另一边却是争议不断。2020年发生的“艾芬眼病诊治事件”“为冲业绩动员员工做屈光手术事件”等,都让其深陷舆论漩涡。
现如今,宿迁爱尔眼科医院被曝出手术回扣清单后,其高管的“高谈阔论”再次令舆论和公众震惊。今天舆论和公众担忧的,不仅是手术回扣清单本身,而是“治病救人是一门生意”,尤其是“转介费是行业潜规则”论调背后,个别医院及其从业者道德血液的流失、医者仁心信仰的缺失。以此而言,宿迁爱尔眼科医院被曝出的手术回扣清单是一封举报信,当地相关方面当迅捷行动、彻查到底,在纾解舆论和公众的焦虑和疑虑的同时,以正视听、以儆效尤。因为,不管属性如何,任何时候,医院治病救人都是天经地义,不能纯粹地沦为“一门生意”。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9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