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下一沉穿透了那层膜-书房她的紧致让他发疯

“这是什么?”苏婷婷拿起了其中的一株,放在眼腰下一沉穿透了那层膜-书房她的紧致让他发疯前打量了一会儿,一脸好奇地问道。


李家有一本祖传的医书,是李家祖宗十几代积攒下来的药方子,记录了应对各种疑难杂症的用药。


到了老李这一代,西医盛行,中医落没,很少会有人来买中草药,所以老李也再也没有给客人用过药方。


“这株草药会使皮肤在一段时间里丧失水分,是我二十岁当然时候跟着我爹去山里挖来的,现在这种药草恐怕已经绝迹了吧……”


听着老李讲过去的经历,苏婷婷听得津津有味的。


她虽然是新时代的少女,可是却有一颗怀旧的心。


“哎,真希望能够回到那个时候,村里边大家都十分友好客气,互帮互助,可是现在,大家为了钱却都互相算计,我感觉这村里的人现在都变了!”


听到苏婷婷这一番话,老李心里也是感触颇深。


“是啊!尤其是刘富贵那个王八蛋,仗着他有几个钱,有点权力,就在村里作威作福的!”老李心里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的说道。


“李医生,吃了这几株药草,就会有生病的症状吗?吃这药草安全吗?会不会有危险?”


“放心吧,相信我的医术!你吃下我熬的汤以后,身体反应会越来越重。”

 文学


苏婷婷心里还是有些许的疑惑,毕竟就这几株简单的药草,却有这么大神奇的功效,她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等你回去以后,如果真的不想出嫁,就把这药草吃了吧。”


老李看了苏婷婷一眼,眼中满是温柔的神色。


苏婷婷把那几株药草收了起来,心里却还是有些犹豫。


“别怕,有我帮你,不会有人发现你装病的!”看她那心事重重的样子,老李立刻宽慰着她。


“天色不早了,你回去吧。”老李为了能够让苏婷婷信任他,故意表现得很正直,催着她走。


苏婷婷却摇了摇头,“我不要回去!我爸他晚上肯定喝酒了,我要是回去,少不了得挨他的打!”


老李心里顿时一阵愤恨,这个赌鬼,这么懂事的女儿都舍得打!


“李医生,我,我今天可不可以住在你这!”苏婷婷眼神里满是哀愁的看着他。


见她主动要留下来,老李的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但是脸上却还是一副淡然的神色。


“当然可以!丫头,跟我你不用这么客气!”老李热情地对着苏婷婷说道。


随后他便起身去给苏婷婷铺床。


正当他在里边忙碌的时候,不远处的厨房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声。


是苏婷婷的喊叫!老李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丢下了手里的活,跑到了厨房里。


苏婷婷正蹲在地上,捂着小腿,一脸痛苦的呻吟着。


“丫头,出什么事了!”老李立刻冲上前去,担忧的询问道。


“蛇!有蛇!”苏婷婷指着厨房的洗碗池下边喊道。


靠,居然真的有蛇!老李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


随后他立刻拿了手电筒,向着洗碗池走了过去。


在灯光照耀下,他果然看见了一条青黑色的长蛇,正盘着身子,吐着信子看着他。

听着那长蛇嘴里发出丝丝的声音,老李心里也有点害怕,手心里已经渗出了一层冷汗。


根据他的经验来看,这条蛇应该是一条毒蛇,好在毒性比较弱,并不会伤及性命,只会麻痹人的意识。


为了防止这条蛇再继续伤人,老李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菜板上的菜刀,大喝一声向着那条蛇砍去。


“噗嗤”一声,一行血飞溅在了老李的手上,那条长蛇瞬间变成了两截。


眼看着蛇头挣扎了几下,便没有了动作,老李赶紧找了一根钳子,把这条蛇夹了起来。


苏婷婷见他没有把蛇丢出去,而是放在了一个大玻璃缸里,心里一阵疑惑。


“李医生,你为什么要把蛇的尸体留下?”苏婷婷好奇地问道。


“这蛇虽然是毒物,会伤及到人,不过也是最佳的补品之一,用它泡药酒,可以防治很多病。”


看老李这么专业的样子,苏婷婷眼中满是崇拜的神色。


“我看看你的伤!”老李说着走到了苏婷婷身体。


“啊!好疼!”老李刚刚为苏婷婷撩起了裤管,她便痛苦地呼嚎了一声。


老李看她这么痛苦的样子,就把她抱了起来。


闻着她身上的阵阵幽香,老李心里有有些痒痒了。


他发现苏婷婷总是能够很快的勾起他心里的一些渴望。


老李把苏婷婷放到了床上,灯光下,她的裤管上沾着一丝血迹。


他小心翼翼地把苏婷婷的裤管给撩了起来。


她白皙的小腿上有两个牙眼,周边还在渗血。


“呜呜,好疼!”苏婷婷感觉被蛇咬过的地方一阵阵的刺痛,好像有人拿针扎她一样。


看着她紧皱着眉头,脸上带着泪痕的样子,老李开口道:“你这是中毒的反应,你看,伤口周围已经有一些发黑了,得尽快把毒血吸出来!”


中毒了!苏婷婷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她一脸恐惧地看着老李。


“李医生,我还不想死,你一定要救救我!”苏婷婷拉住了老李的衣袖,苦苦地哀求着。


老李刚刚这么说,不过是想吓唬苏婷婷,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容易上当。


看着苏婷婷一脸害怕的样子,老李在心里偷笑着。


“丫头,你别怕,有,我在这呢!”趁着苏婷婷六神无主的时候,老李采取了柔情攻势,拉住了苏婷婷的手,轻轻地拍着她的手背道。


“现在时间紧迫,看来只能我用嘴吸了!”老李一副壮义赴死的模样,神情严肃地说道。


说着,老李便小心翼翼的捧起了苏婷婷光滑洁白的小腿。


摸着她小腿上紧致的肌肤,老李身体的血液在慢慢地沸腾着。


这丫头,怎么每一个地方都是那么的美!老李在心里感慨着。


“李医生,我帮了我这么多忙,我不能连累你,你别管我了!”


苏婷婷见老李准备亲自为他把毒吸出来,心里顿时一阵感动,立刻对着他说道。


“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你这丫头,别逞强了!”


老李说着就拉住了苏婷婷的小腿,随后垂下头去。


他一下子含住了苏婷婷受伤的地方,随后便开始吮吸起来。


苏婷婷只觉得小腿肚子一阵酥酥麻麻的。


“嗯,好痒……”苏婷婷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这娇滴滴的声音就好像是一双手一般,一下子抓住了老李的心。


老李的心开始躁动起来,他的手情不自禁地顺着苏婷婷的小腿肚子往上摸去。


苏婷婷突然感觉到大腿上被一个温热的东西覆盖着,她低下头看了一眼。


“啊!”看到老李的手搭在了她的大腿上,苏婷婷尖叫起来,随后一脚揣在了老李的心窝上。


老李的身子一个趔趄,向后仰去,摔在了地上。


“哎哟!我的腰!”老李惨叫一声,不住地摸着腰呻吟着。


“李医生,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趁机揩油!”苏婷婷害怕地捂住自己的裤管,气愤地说道。


哎!都怪他一时冲动,没有把握好!老李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


他看着苏婷婷气愤的样子,眼珠子滴溜一转,赶紧找了个借口,“丫头,你误会我了,我刚刚不是揩油,我是在按压你大腿根的穴位,好抑制毒素上移!”


看他说得头头是道的,难道真是她想歪了?


苏婷婷半信半疑地看了看他。


突然她变了脸色,眼中带着惊恐的神色。


“李医生,你的嘴!”她大喊了一声,指着老李说道。


嘴?他的嘴怎么了?老李下意识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卧槽!他发现他的嘴唇居然已经肿了起来,摸起来的感觉就好像两根腊肠!


老李心中一吓,赶紧找了一面镜子。


看着镜子里他两瓣高高肿起的嘴唇,老李有些哭笑不得。


看样子是蛇毒发作了,他现在感觉她他的嘴唇麻麻的,说话时还有些刺痛。


TMD,这蛇毒性不是很弱吗!怎么还这么毒!老李在心里骂了一声,不过他也庆幸,没有生命危险,不然,他就惨了。


村子里是没有血清的,他得赶半天的路去城里,等到了恐怕已经不行了。


苏婷婷动了动腿,发现已经没有了痛感。


她立刻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到了老李的身边。


“李医生,对不起,连累你了。”看着老李的香肠嘴,苏婷婷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过害怕他生气,还是极力隐忍着。


看她一脸愧疚的样子,老李心里突然升起一个想法,想借助她的愧疚心,占点儿便宜,弥补他所受的伤。


“我在医书上看到过,有一个方法可以消肿。”老李看着苏婷婷,意味深长地说道。


听他这样说,苏婷婷脸上读时浮现出一丝好奇之色,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什么方法?”


“咳咳……”老李故意装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轻咳了两声,却一直不说话。


“李医生,你快说吧!我能不能帮上忙!”苏婷婷催促着他。


看她这么急切地想要知道方法,老李这才开口,“医书上说处子的唾液可以消肿,丫头,你要真心想帮我,就给我舔舔嘴唇吧……”

啊!居然会有这种治疗方法!苏婷婷有些不敢相信。


看着她一脸为难的样子,为了博取她的同情心,老李故意哎哟哎哟地嚎叫起来。


苏婷婷看着他如此痛苦的样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老李是因为帮她吸伤口处的毒才会受伤的。


不过一想到要用嘴舔他的香肠嘴,苏婷婷想想还是有些下不了口。


这也太重口味了吧!苏婷婷一脸嫌弃地看着老李红通通的嘴唇。


见她还不答应,老李便叹了口气,“哎,今天晚上要是不消肿的话,我以后就只能是这个样子了……”


什么?这么严重的吗!苏婷婷顿时有些急了。


看老李呼天喊地的,苏婷婷沉吟了片刻,红着脸说道:“我,我可以帮你舔。”


老李见她答应了,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随后他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苏婷婷给他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7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