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没试过在阳台做呢*身体的连接紧密

“这么晚不在家睡觉,出来干什么?”斗哥看似微怒我们没试过在阳台做呢*身体的连接紧密,但话语中满含宠溺。


文姐一脸不屑,抬手示意让他们放手。


“这一次我报你们,你们欠我一人情。”文姐对着老白与珂珂打量了一下,说完就离开了。


“斗哥,我们还…..”


“放人,走!”斗哥回到车上,一帮人在一分钟内迅速撤离。


夜色朦胧也没看清那文姐的样子,这次也是多谢了。


老白打量了珂珂一眼,不在多说,刚直步走大腿却被珂珂抱住。


“大叔,你收留我吧,我上无父母,下无孩童,唯一的男友还欠下外债跑了。”


听着哭腔声,老白心是真的没点动容,但当他想向前走,腿却被牢牢抱住。


“你这姑娘,不学好学这些,你就不怕我是坏人么?而且你觉得你这种举动我可能收留你么?”

 文学


老白想到那帮痞子,心里还是有些膈应,谁没事愿意招惹这种麻烦。


“不,你要帮我,若是你不帮我,我,我就不松手!”

“你确定不放手?”老白晃动半天奈何大腿就是死死的被缠住。


“行,可以,你厉害,我们就这么耗着!”


让老白下手去打一个女孩子着实不可能,老白只能等,当她放手。


一刻钟过去,老白看了看腿,奈何她还紧紧抱着。


“你就不能回家么?在路边缠个陌生人有意思么?”


“我家被大水淹了,就我一个人活了下来,哪里来的家!”


也是个可怜的孩子,看样子不过才十九岁的样子。


“你男友欠了多少钱?那群人为什么找你要?”这事情绝对是要问清楚的,若是真的安置了姑娘给自己找了麻烦,那才心累。


“我不知道他欠了多少钱,我只是当时陪我男友去了一次局子,这群人一直灌我酒,后来我跑了,我在酒吧上班,然后这帮人看到我就一路追我到这里了。”


“你绝对做了亏心的事情,否则为什么见到这帮人就跑?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


“我男友欠了三千多块,其中花了不少钱在我身上,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这钱是他借来的,现在他跑了,所有人就来找我了,我才上班两天哪来的钱还。”


“这样啊,小事情,走吧,我带你先回去。”让这小丫头留在外面确实不好。


“真的么?”珂珂眼中绽放着光芒。


“嗯,走吧。”老白将珂珂扶起。


珂珂放手,跟着老白身后。


“我家不算很大,到时候给你整理一个房间,你就说你是我远方亲戚家的孩子,来我这里借住打工的,我给你找个零工住满一个月你就离开。”


这是老白最大的宽容了。


“谢谢。”,


二人很快到达家中,在灯光下这才注意到珂珂的长相。


她的长相有种异国风情的美,身体明显还没有发育完善但已经看出轮廓,脸上的大浓妆也因为刚刚的哭泣花了不少。


“我这里没有你们年轻人用的东西,你可以去洗个澡,这是我的房间,今天你睡我房间。”


“嗯。”珂珂这一声分不出喜怒哀乐,顺着老白指的方向走进了浴室。


老白走到柜子里随便找了床被子摊在沙发上,直接躺下。


珂珂从房中裹着浴巾出门,却看到老白躺在沙发,微微一愣。


“你不去房中睡么?”珂珂下意识问道。


“家里就一个床,你个小丫头快去睡,别冻着。”


听着老白不耐烦的语气却让珂珂感受一丝温暖。


自从家中被大水淹没,四处流浪,借宿了不少地方,多数都要肉偿,如今却有个人没有丝毫要求帮自己。


珂珂过紧了浴巾,走到了床上,眼睛微闭。


老白躺在沙发上,无论怎样都无法入眠,家中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自从老伴走后,儿子也很少回来看自己,算算已经一个人在家待了三年了。


突然有个人在房中陪着自己也是不错的,明日打电话问问老张这附近找个工作也是比较简单的。


对于珂珂老白没有起一点心思,有的只有怜悯。


门突然被打开,珂珂穿着衣服从房门走出。


“我想喝水。”


“桌上有热水壶,厨房里有碗。”老白躺在床上翻了个身。


珂珂借着月光走到厨房,随手拿了碗倒了点水。


坐在凳子上喝了两口,感觉嗓子舒服了许多。


自从出来,已经很久没好好在晚上睡觉了,不是在上班就是在失眠,不然就是担心明天到底住哪里。


并不是珂珂不想找个合适的工作稳定下来,而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珂珂到一个地方上班那里总出事,不是大事就是小事。


简称霉运,然而珂珂走后,那地莫名其妙就好了。


想到这里珂珂微微叹气,多了口水将碗洗干净放到原处。


直步走入房中,听到门关的声音,老白睁眼,透过窗子看着外面。


这么多年自己救治过不少人,但是在医术上却算个半吊子,若是能在医术上有所精通也不至于混成这样。


儿子在外面多年没个音讯,也许到了晚上人就莫名感伤起来了吧。


想到过去一家人坐在桌边吃吃饭聊聊天,如今却成了奢侈。


唯一担心的也就是儿子到今天都没找个儿媳带回家看看,自从他母亲走后跟他吵了一架,这孩子也就一直堵着气。


自己也是,这么多年都没好好对跟他说过话,到今天都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些什么。


在往事的回忆中,老白缓缓进入梦乡,在梦中他似乎到了一个虚无缥缈白山上,但这里却让他感受到一丝熟悉

老白喊了喊,四处传来回音但却没有人回应。


“特么的,这是哪儿,都没个人。”老白向山上爬去。


大约过了许久,却感觉自己一直在原地走动,背后的路丝毫没有边长。


“什么鬼地方!”老白拿起石头向地下狠狠一砸。


石头转了几圈,不过一会儿却回到原地。


老白再次随便找了个石头扔在地上,却发现这石头还是很快回到原位。


“真古怪。”老白打量着四周,看来自己是被捆在这里了。


既然所有东西无论怎么改变还是回到原位,那么自己也是这样无疑了。


既然走不了,那干脆不走了,老白直接躺在原地闭上双眼。


刚打算休息却感受到腿部一阵酸疼。


老白起身摸了摸腿,看了看四周依旧没人,疼痛感很快淡去,他再次躺了下来。


然而这次还没躺下,他就感觉自己手臂被撞了一下。


“别给我装神弄鬼,给我出来!”老白感觉到不妙,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小白,你怎么如此不求上进!”一白发仙人摸着胡须站在老白面前。


看着这仙人如此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间却怎样都想不起来。


仙人也不知从哪里拿的棍子抬手对老白腿来了一下。


就因为这一下,老白突然想了起来,这仙人跟当年父亲教自己医术的那本书最后一页画的人如出一辙。


若是没猜错,眼前这位白发仙人就是自己的祖上!


“祖上!”


“你还敢认我?我都觉得你给我这张老脸丢人,你看看你你做的十点人事么?”


老白想了想,自己好像没有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处了对年轻姑娘色了点,那也要人家自愿才行,自己可没多强求。


“想什么呢?我说的可不是那些事!你看看你的医术,简直给我丢人!”祖上再次用棍子对准老白的背用力一打。


“祖宗啊,祖宗不是我的错,当年父亲就教了我这么多,你让我怎么学。”老白一脸冤枉。


“还敢顶嘴!你不会自学么?我临走前愿望就是希望子孙后代能将医术发扬光大,可如今呢?”


祖宗一阵叹气对准老白又是一下:“如今一个混的比一个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7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