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小娇妻的十八种姿势H-灼热顶弄哭泣高c求饶

林娟一路浑浑噩噩,脑中浮想联翩,也不c小娇妻的十八种姿势H-灼热顶弄哭泣高c求饶知怎么就走到了家中。


她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的身材,想到老白对自己的抚摸,脸颊再次发红。


下半身的湿热让她站着难受,她值得躺在床上,双手揉捏着自己的两团肉,脑中浮现出老白的身影。


秦术一般出去打牌没有一夜是不可能回来的,最快也要第二天下午,想到这里林娟在家中也就没有了顾忌。


衣服很快尽数褪去,一手揉捏着一团,另一只手挑逗这秘密花园,不停地呻吟着。


“老白,我要~嗯~要~”也不知怎么居然喊出了老白的名字,随着脑中的激烈场景,手指更是迅速起来。

即便是这样并不能直接的解了林娟的欲火,越是挑逗自己,越是感受到身体上的空虚。


一顿操作,林娟双手拿出,看着粘稠的指尖,这才发现床单已经湿了。


林娟脸颊微红,想到自己刚刚浪荡的一面,顿时羞耻,但是心中却越发的渴望。


“要是刚刚李辉不来多好。”林娟发自内心的低语。


 文学

这一句话让林娟自己都惊讶了,原来自己有这么渴望,林娟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想让自己清醒些。


其实将被单换去,着么一大块水渍要让秦术看到指不定会怎么想。


虽是洗床单但是脑中的画面却没停,只要想到老白厚实的双手,以及那庞然大物,林娟的身体就忍不住颤抖。


老白回到家中,看着下半身依旧坚挺着,随手打开片子再次来了一发。


看着欲望减退,走到浴室中冲了个早,虽说林娟答应后天过来,但是依照她传统女人的性格来的几率也是很少。


秦术这家伙,家里娇妻不好好把握,一个月就一次,简直了。


要是林娟是我媳妇,我绝对会每日回家好好疼爱,好好供着,自己老婆长这么好看带出去岂不是很有面子。


如今欲望减退,也就不在多想,躺在床上一觉天明。


然这一夜,林娟却未曾入眠,想到那庞然大物,林娟心中越发的燥热,躺在床上难忍一夜。


就在白天林娟双腿夹紧,感受摩擦的时候,秦术从外面回归。


“妈的,打了一晚上牌输了一晚上,真特么手背。”


林娟听到秦术的声音,微微一怔,转头装作睡着的模样。


“一天天就知道在家睡,老子到家了也不来帮老子拖鞋,个糟婆娘,娶你有什么用。”


秦术转头看到那隐隐约约从被窝中露出的双腿,刚好昨夜输钱正想发泄。


“你回来了,我给你做饭吧。”林娟跟秦术在一起多年,看秦术表情也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


看着林娟满脸潮红,刚睡醒朦朦胧胧的模样,秦术一把将林娟按在床上,将她衣服随手撕开,露出自己的老弟。


一手将老弟塞入林娟身体之中,抽动两下。


不到三十秒就结束了,秦术看着自己这么快,看到林娟越发的嫌弃。


“你个婊子,身子也就这样,还没外面女的会伺候,一天天家里活都干不好,最基本伺候人都不会。”


林娟燥热难出,看着秦术大骂第一次觉得他没用。


但听到他说外面的女人,林娟身体微愣,眼角的泪流淌。


“我跟家里断绝关系嫁给你,这些年你都没上班,都是我天天去赚钱养家,你居然还在外面找女人?”


秦术第一次看到林娟回嘴,下手一巴掌,打完才发现自己做的不对。


但林娟的话扎痛了他的自尊心,嘴中根本不可能留情:“你个糟婆娘还敢说这些,老子娶你干啥,你有本事肚子挣点气,要不然至于这样么。”


“原来,我这些年做的,你都不在乎。”林娟微微失神,但想到秦术说的话,自己的肚子确实不争气。


“娶老婆不就是为了下蛋的么,母鸡都会下蛋,你个糟婆娘这么多年了老子白养你,个贱人,滚去做饭去。”


说完秦术一把将林娟从床上拉了下去。


林娟捡起地上的衣服,抹了眼中的泪水,走出门外。


秦术看着林娟的离开,也知道刚刚过了,但是想到林娟对自己这么好,过两天随便哄哄也就无所谓了。


路过镜子,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左脸被扇的高肿,想到这些年的复出,她越发的觉得委屈。


尤其是那句外面的女人更是让林娟心中多了一根刺,那最后一次感情也在这一巴掌中破灭。


这家中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林娟微微叹息,摸着自己的肚子。


当她打理好一切,却看到秦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没有丝毫的歉意。


这让林娟越发的委屈,她准备好衣服走入菜市场。


另一边老白从睡梦中醒来,却听到急促的敲门声。


这门声弄得老白心烦,一开门居然是李辉。


“怎么了这是。”


“孙姨家孩子你快去看看,昨日吃了药一直没退烧,今天早上居然死了!”李辉抓着老白的身体摇了摇。


这话让老白梦中一惊,要知道这可是人命,人家还吃了自己开的药。


“真的假的!”老白大惊:“这事情可不能乱说啊!”


“老白,我骗你干什么,快快去看看,这事情闹大了咱两都吃不了兜着走啊!”李辉身体颤抖着。

“走走走,快走。”老白穿着拖鞋拉着李辉直步到医馆门口。


“庸医害人啊,害人不浅啊,大家来评评理啊,我家孙子吃了药就归西了。”苏姨跪在门口抱着她去世的孙子。


“你孙子去世多久了?”老白刚想蹲下去探查,却被苏姨一掌推开。


“我孙子都去了,你还想破坏尸体不成,你个庸医,难怪昨天说药不用给钱!”


苏姨面目狰狞与往日和善地判若两人,大家在一个镇上处了许久,都知道苏姨的性格,她是绝对不会害人的。


因为这样,老白则被众人议论。


“都说中医是骗人的,妈这下你信了吧,有病我带你去大城市看西医。”人群中某一男子劝导她母亲。


“就是,就是,老白的医术也不过如此,看不出来也正常,看来药不能乱吃。”长舌妇随口说道。


这几句话在人群中宛若诈弹,众人不信任的眼光盯着老白,极端的人居然喊出让他坐牢的话语。


这可把老白吓到了,越是紧张,越是要镇定。


老白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让自己保持冷静,想到刚刚苏姨的举动,心里顿时有些狐疑。


“李辉,这孩子死了多久了?”老白用手扛了几下却发现他没什么动静。


“诶,回神啊!”老白用脚对着李辉鞋子用力一踩,这才让他回神。


“老白啊,我还没娶媳妇呢,我可不想蹲局子,这跟我可没关系啊!”


看着李辉精神混乱,老白叹了口气,对准李辉脚再次一踩。


“我说孩子去世多久了!”


李辉缓过神来,看着老白镇定的模样,情绪舒缓了不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早上六点多就有人来我家喊我,然后就这样了。”


六点多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按道理来说尸体也快出现尸斑了,可这尸体除了没有血色,脸身体僵硬都看似不寻常。


“不对,这孩子还没死!”老白大喊。


“老白,这孩子我亲手摸过,确实没呼吸了。”李辉眼中满含肯定。


真的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你让我看下,我是医生,我能判断。”老白中肯的语气让周围人有些动容,毕竟老白也治好过不少小病。


“苏姨,你让老白看看,万一没事还可以抢救回来啊!”卖豆腐的阿姨说了句中听的话。


周围不少人开始附和,而苏姨却将孙子牢牢抱在怀中。


警察很快就到了,因为镇上条件缺乏,到城里还要一会,救护车到还要等二十分钟。


一下车,一女子身穿制服,一头利落的短发随风而飘,她的脸不算精致,但是却很英气,而她身边的女子却与她外貌截然相反。


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前凸后翘的身材将制服完美的勾勒,微微上扬的丹凤眼中满含诱惑,红色的朱唇更是让人泛起心思。


但如今这事发生在老白头上,自然也就没心情欣赏美女。


“这孩子确实没死。”大波浪女子上下一打量,就看了出来:“不过,应该是服用了假死的药物。”


这句话让所有人大为吃惊,要知道这可是诈骗,平日里和善可亲的苏姨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


“确实如此,孩子等下会有医务人员过来,其他人与此事相关人员跟我们走。”女子飞快地记录着事情发生的经过。


如今出了这事,自己的药店也肯定会被索查,还好平日里不卖假药什么,不然这次可就凉凉了。


如今孩子没事,自己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到时李辉听到这一句话就破口大骂:“亏我还这么照顾你们,你们居然这么害人,我呸!”


“我孙子明明出事了,你们骗人的,这警察跟他们是一伙的!”


“居然敢诽谤警察!这件事情看来没这么简单,你孙子根本没事而且刚发烧结束,这种情况带着他躺在地上到现在,你这奶奶真是狠心。”


说完,大波浪女子不在多余,直接上车,其他人绑好苏姨,而老白与李辉则跟上。


一路无语,很快就到达了派出所。


老白与李辉分开审问,而苏姨则直接被关押稍后盘问。


审问老白的就是那一头大波浪美女。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清灵,我妈经常在我面前说,若不是您当年背着我妈去医院,也就没有我出生。”


老白微微一愣,忽然回想,确有此事:“你就是沈昌盛的女儿?”


“嗯!是的。”沈清灵向老白眼睛一眨。


“对了,这苏姨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之前一直在查这案子,他儿子死亡蹊跷,并且并没有尸体,整个事情疑点重重,我们一直关注着,白叔你放心好了。”


“嗯。”既然事情解决了,老白心里也放心了许多。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居家的服饰还没来得及换最重要的是,他都没有洗漱!如此邋遢在美女面前,简直大损形象。


“你是不是经常腰椎偏下疼痛。”老白看着如此美女,心中动气了歪心思。


“嗯是的,白叔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你坐姿就明白了,你可以到我医馆里推拿几次,三天缓解,一周见效。”老白自信的眼光让沈清灵微微一笑。


“好的白叔,我有时间一定会去的。”


这嘴角嘴角的弧度看的老白心动,这种妖娆的女人一颦一笑都满含媚态,若是个正常男人也把持不住啊。


沈清灵微微起身,走到老白面前转过身去:“白叔你帮我看看,按两下,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7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