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来到两人结合的地方*甜美粉嫩喷水的小缝

林娟神情迷离,感觉身体涨涨的,只想让老手来到两人结合的地方*甜美粉嫩喷水的小缝白继续刚才的动作。


“这个……如果你不想让我来,回去也可以让你丈夫来,就是用嘴吸吮同时按摩,帮你打通这附近的脉络,它们连接子宫,这儿通了,下面就容易通了。”


老白将选择抛给她,这相当于赌一次。


如果按照他所想,林娟和丈夫吵架出来,是断然不会回去让他吸得,如果他想错了,那他还有其他方法将她留下来。


林娟听完,沉默了一会。


她想起被秦术暴力地对待,心中就一阵酸涩,再说秦术刚才甩门而去,还不知道到哪花天酒地去了,怎么会帮她治疗呢?


想了又想,林娟决定留下来,让老白治。


“那我就得罪了啊……”


得到首肯后,老白心花怒放,低下头苦干起来。


他先是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吸吮一番,年轻女人的身子就是鲜嫩,他感觉自己也回到了二十年前。


 文学

女人特有的体香沁人心脾,老白感觉脑子都昏昏沉沉的。


林娟虽然闭着眼,但能感觉到他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胸口。


他的嘴唇贴合自己的敏感地带,还时不时发出吸吮声,一时间让她有些意乱情迷,甚至忘了自己在治病。


吸了几下,老白不满足于这样简单的动作,他双手并行,力度加大,在林娟喘息声响起时,张嘴朝其中一颗樱红咬过去……


这下林娟再也忍不住了,她身子微微拱起,两腿之间越来越痒,只好偷偷摩擦起来。

老白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体的变化,于是玩的更起劲了。


他卖力地撩拨,想把林娟揉进自己的骨子里。


林娟在秦术那里,从来没有过这种被需要的感觉,逐渐忘了两人的身份,直接沉溺在这个过程中。


不得不说,虽然老白岁数大了,但舌头却非常灵活,而且丝毫不油腻。


他吮吸过的地方,林娟都觉得特别舒畅,心里也更认定了他的医术。


“啊,大夫,快不行了……”


林娟突然扶上老白的脖子,用力圈住他。


她感觉胸前越来越涨越来越痒,已经快承受不住了。


“再忍忍,一会就好了……”


夹杂着口水声,老白含糊其辞地回答,力道并没有减少,只要这个女人主动投降,还怕吃不到天鹅肉吗?


有过了两分钟,林娟再也不想矜持什么,直接将老白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口,恨不得让他把自己都吞下去。


老白趁势而上,直接爬上了床。


他那里的反应越来越大,时不时摩擦着林娟的大腿根。


借着昏暗的光线,林娟偷偷睁开眼向下看,结果却倒下一口冷气。


天哪,为什么大夫的东西会这么大?


她老公平时穿裤子都看不出来,就算在状态的时候也比不上这二分之一啊……


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别的男人,她以为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现在看来……


林娟脑子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自己一直怀不上孩子,该不会是因为丈夫那里不正常吧?


不知是赌气还是动情,林娟竟然对老白产生了其他的想法。


既然已经按摩到这了……那是不是可以,还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想着想着,她就忍不住开口了。


“大夫,我感觉上面脉络已经通了,但是下面还很难受……”


她声音嘤嘤的,挠的老白心里直痒痒。


“怎么个难受法?”


老白心中大喜,心想着妮子终于按捺不住了!


看来,也没想象中那么难搞嘛!


“就是,有东西……”


林娟都不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什么,她现在只想让老白对自己有下一步动作。


她为自己说的话感到羞耻,可身体的反应根本无法控制。


兴许是从小就接受保守教育,压抑了太久,这次,让老白直接释放了她的天性吧。


“那我们就按照同样的方法进行。”


老白向下滑动了一下身子,脑袋来到她的小腹上方。


林娟紧张得等待着,当老白贴上来的时候,她的身体仿佛得到了安抚。


在没女的小蛮腰间盘旋了一阵子,老白悄悄捏住了她的底裤边边。


结果,林娟没有任何组织性动作,她完全沉浸在刚才的过程中,久久不能自拔。


看着美女的水蛇腰扭来扭去,老白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他将蕾丝小裤拽到林娟膝盖间,下面的柔嫩瞬间暴露在空气中,看得老白内心荡漾起来。


一不做二不休,他直接将林娟的底裤扯掉了。


没有了最后的阻碍,老白分开女人双腿,白嫩的大腿根露在眼前,他立刻趴下继续治疗。


顺着那里一路向上……

突如其来的舒爽感瞬间让林娟打了个机灵。


天哪,他在干嘛。


看向自己的下半身,已经空空如也。


“大夫,我觉得好多了……”


林娟还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防线,挣扎着想下床,但两腿被老白按得死死地,实在动弹不得。


“好不容易见效了一点,你要是叫停我们可就前功尽弃了。”


眼见着就马到成功,老白可不想到嘴的鸭子再飞了。


“可我现在热得难受,想回家冲凉……”


林娟找了个其他的借口,其实就是害怕和老白真的发生什么,那样她会觉得对不起秦术。


正当老白想编出理由劝她留下的时候,林娟手机响了起来。


在老白犹豫时,林娟一骨碌把他推开跑下床,接通了电话。


“喂?”


林娟声音温柔地能滴出水来了。


“臭娘们!你死哪去了!是不是出去找野男人了!”


秦术似乎喝了酒,说话声音很大,语气还很凶。


“我没有……”


林娟立刻否认,她本想说自己出来看大夫了,但还没说出口,就被秦术打断了。


“臭婆娘!老子今晚出去打牌不回家了,你老老实实给我把家里收拾干净了!别他妈生不出孩子还是个废物!”


秦术骂骂咧咧一通,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很了解林娟,认定她不敢出去找什么野男人,所以回家拿了点钱就走了。


听着电话那边的嘟嘟声,林娟眼泪都下来了。


她痛苦地蹲下身子,两只胳膊紧紧将自己保住。


老白站在她身后,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要说继续吧,林娟的情绪实在太不好了,要是不继续,他这又憋得难受……


思来想去,他决定避开这个话题。


“那个,你要是热的话,可以去我的浴室洗洗澡。”


老白说完,直接指了指旁边的屋子给她看。


林娟没说话,逃一样钻了进去。


看着她无奈的背影,老白摇了摇头,这么好的媳妇竟然如此不珍惜,真是天杀的!肯定没有好下场!


刚才的过程虽然是占便宜,但老白也确实检查了一下林娟的身子,并没有什么大碍,一切都很正常。


所以,他断定是秦术的问题。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7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