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想要(H) 老师的玉蚌一张一合

老王给赵阳的药效果不错,但却是有后遗老师我想要(H)  老师的玉蚌一张一合症的,吃一次两次没事,吃多了就会让男人肾虚……


“效果怎么样,能不能持续半小时?”


看到老王拿出来的药盒自己没有见过,赵阳便问了起来。


“绝对可以,只不过这种药不能多吃!”


老王虽然讨厌赵阳,可该说的还是要说,只不过他知道,这话说了也等于白说。


毕竟,男人只要一体会到那种持久的感觉之后,就像会上瘾一般欲罢不能起来,吃多了,后悔也已经晚了。


“知道了,给你钱,不用找了!”


短发美女一点都不介意这种药的副作用,直接递给了老王一张百元钞,从她的打扮跟出手来看,应该是个有钱的主,也难怪赵阳放着白欣那娇滴滴的美人不去陪,吃着药也要讨好这个小美人呢。


看着俩人买好药离开的样子,老王眼底透出如狐狸一般的奸诈的笑,白欣,他要定了。


因为那事儿被打搅,老王也就没有再继续,收拾收拾就睡了。


第二天是个周末,白欣不用上班,老王早上起来收拾了一下就去了白欣家,昨晚赵阳没有回来,白欣心里肯定难受,老王觉得,这个时候,是自己出场的最好时机。


 文学

到了白欣家门口,老王还特意将头发整理了一下,这才摁响了白欣家的门铃。


稍等了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白欣的声音。


“谁呀?”


听到白欣那娇滴滴的声音,老王心里便觉得痒痒的,那个地方似乎已经有了感觉。


“是我,老王,我来给你上药!”


老王压下心底的激动,朝着里面急切的说……

昨天没有成事儿,今天一定能拿下白欣这小妖精。


老王心里想着,静等着白欣给自己开门。


可让老王没有想到的是,白欣在听到老王的名字之后,不仅没有立马将门打开请自己进去,反而对老王说:“抱歉,我现在已经好了,王大夫您回去吧!”


“啥?怎么回事?”


老王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直愣愣的站在门口,吃惊地问道。


“王大夫您回去吧,我已经好了,不需要上药了。”


躲在房间里的白欣直接对老王说着,连称呼都变了,也不叫王哥了,直接将王大夫。


经过昨天一晚上的思考,白欣终于下定了决心,以后都不让老王进来自己家里了,老王的目的她也看出来了,虽然她也有点想,可要是让赵阳发现了跟自己分手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白欣妹子,你确定不让我进来吗,你感染的地方肯定还没有好,昨天的药只是抹在了外面,里面都没有抹,就算是现在不痒了,时间长了肯定还会痒的。”


老王心里也不舒服,可还是耐心的劝阻着白欣。


“不必,不行的话我就去医院,王大夫回去吧,别再来了,免得我男朋友看到多想……”


老王有一种气得吐血的冲动,现在也明白过来了,哪里是什么病好了,明明就是因为她的那个渣男男朋友。


“那好吧,白欣妹子你多保重,我先回去了!”


虽然不情愿,可老王也知道,勉强是没有用的,反而会落了下成,只能先回去,改天再想对策。


回到药房里,老王怎么想都想不通,白欣怎么能这么翻脸不认人呢?


因为生气,老王也无心做什么,就那么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这个时候,诊所垂下去的门帘突然晃动了一下,还没有等人进来,声音就出现了。


“老王,原来你在呀,我还以为你不在呢,赶紧进来吧,老王的医术好,在这一代很有名,你的病他肯定药到病除。”


随着那个声音的出现,一个四十来岁风韵犹存的女人出现在了门口,接着,又有一个穿着T恤,长着一张国字脸的男人也出现在了诊所里。


来人不是别人,刚好是昨天主动跟老王表白的李秀兰,李秀兰今天穿了一条藏蓝色的裙子,裙子领口的部位开的很大,显得脖子上的那条金链子就特别明显了。


她化着精致的妆容,皮肤白嫩,眉眼弯弯,说话的时候,主动将身边那个国字脸男人挽着胳膊,表现出一副很亲密的样子,就好像来找老王不是看病的,而是来秀恩爱的。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老王虽然拒绝了李秀兰,可他刚经受了白欣的打击,对于李秀兰撒的这把狗粮就有些不舒服了,说话也就没有平时那么客气了。


“老王,你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吗?怎么看起来脸色这么难看?”


李秀兰今天就是为了刺激老王的,老王昨天拒绝了自己,让李秀兰很没有面子,出门就去了平时追求自己的老张,老张是街头的修鞋的,平时看到她的时候眼睛都绿了,李秀兰便给了老张一点甜头,承诺以后跟老张好,老张便高兴地什么似的,当即给李秀兰买了一条金项链。


“怎么会呢,我心情好着呢,你们找我啥事?”


老王没有心情跟李秀兰说话,有些不耐烦的问着。


“心情好就行,对了,老张昨晚有些咳嗽,你帮他看看,开点药给他。”


李秀兰拉着那个国字脸,亲密的走到了老王跟前,将国字脸的手拉起来放在了老王面前,让老王给号脉……


“老王,你可要帮我们家老张好好瞧瞧呀,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家老张对我可好了,昨天我们去对面的老凤祥转了一圈,我看中了一条金项链,他想都没想就买给我了,好几千快钱呢,你瞧瞧,好看吗?”


说完,故意将脖子凑过去,那白嫩的脖颈就那么出现在了老王的面前,再往下,那深深的沟壑如同最诱人的两个大馒头似的,只要稍微一动,便颤巍巍的,让老王有些向往。


“哪里不舒服,说说吧!”


虽然老王不将李秀兰看在眼里,可此刻这番行为,还是刺激到了老王,让老王的脸更黑了。


“就是有点咳嗽。”


国字脸不知道老王跟李秀兰之间的较量,只觉得李秀兰很喜欢自己,对自己很伤心,也就更加嘚瑟了,甚至说话的时候,都带着一股子兴奋。


“没什么大问题,吃点药就好了!”


老王替国字脸检查了一下,确定只是小感冒之后,便给开了点药,想要送客。


李秀兰当然没有这么容易就送走,又当着老王的面说了很多刺激老王的话,确定老王被刺激到了,这才乐呵呵的离开了。


“呸,老杂种!”


老王不耻李秀兰的行为,冲着李秀兰的背影吐了一口,心里咒骂起来。


好容易耳朵边安静下来了,老王也没有心思做别的,刚准备打开电脑看看自己珍藏的那些宝贝的时候,刚才离开的李秀兰又回来了。


“你又回来干什么?”


老王看到门帘晃动,看过去的时候,便发现李秀兰又走了进来。


“怎么,我不能来吗?老王,你有没有后悔?”


李秀兰笑呵呵的走了进来,坐在了老王的对面,那饱满的圆润就算是隔着衣服,也给人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再加上李秀兰故意挺胸昂首,那里就更有一种将衣服撕裂想要出来的感觉。


“后悔?”


老王将目光从李秀兰那饱满圆润的地方挪开,看向了李秀兰,想要知道李秀兰究竟什么意思。


“是呀,你之前拒绝我,还说想要找个更年轻的,现在,年轻的在哪儿?老娘我却找了一个比你更年轻的,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李秀兰摸着脖子上的黄金项链,脸上笑得跟一朵花儿似的。


“你疯了吧?你以为我会吃醋?”


“怎么不会吃醋,刚才你的脸色有多难看,我可是看到了,不是吃醋是什么?”


李秀兰认定了老王就是吃醋,此刻就更加嘚瑟了,不仅不离开,反而说的更起劲儿了。

“你给我滚,我这里不欢迎你!”


老王被李秀兰气的快要吐血了,要是可以的话,他真想直接给李秀兰一个耳光。


“哎吆,我难受,我头疼,老王,你居然敢这么骂我,我不活了,不活了……”


李秀兰听到老王这么说,不仅没有离开,反而吵得更厉害了,甚至还扑通一下坐在了地上,开始装病了。


泼妇!


老王对李秀兰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做法很是反感,可却不得不承认,这种办法是最直接的,自己也没有办法。


“你干什么呀,你赶紧起来。”


老王有些着急了,急忙走过去想要将李秀兰给拉起来,这要是进来人刚好看到,自己以后还怎么开门做生意呢?


李秀兰被老王拉着,整个人都贴在了老王的身上,在起身的时候,趁着老王不注意,一把将自己裙子的领口撕开,那饱满傲人的宝贝便出现在了老王的面前。


“老王,我早就知道你喜欢人家,还不愿意承认,上次我找你看病的时候,你盯着人家看得眼睛都直了,难道你忘了吗?”


说完,直接拿起老王的手,放在了她胸前的地方。


虽然老张对自己言听计从,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李秀兰的心里总是惦记着老王,所以带着老张刺激了一番老王之后,又不死心,将老张带回去又自个人一个人来了,很自以为是的认为,老王之前只是矫情,现在看到自己跟老张好了,肯定有后悔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7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