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一直弄我的痘痘:医生不要吃

  青年把钱拿过去,拍着手掌说:“就这么点医生一直弄我的痘痘:医生不要吃,你他妈以为我们是要饭的呢!我们老大说了,没有钱就用你的身体偿还,你每陪我们睡一次觉,就给你少五百块,每个月是五千,也就是说你每月只要陪我们十个晚上,就不用还钱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呐。哈哈。”


  青年说完,就拽着陈佳往出走,陈佳拼命的反抗,但她根本不是那俩青年的对手,就跟提小鸡般提走了。


  看到这幕,我终究无法坐视不管了,就说:“住手,陈佳姐欠你们多少钱,我帮她还。”


  陈佳摇头说:“赵杰,不关你的事,别管我。”


  “闭嘴,你个臭娘们。”青年狠狠的瞪了陈佳一眼,然后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你想帮她还钱?好啊,她一共欠我们二十万,你还吧!”


  二十万!我哪想到会有这么多,一下就脸红了,很没底气的说:“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你们先放了陈佳姐,钱以后再还给你们。”


  “没钱就他妈闭嘴,草!”青年气得不行,说完拉着陈佳要走。


  我摸了摸裤兜,上次尚文婷给我了两万,但我身上只有两千多,全部掏出来交给青年,说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你们先拿着,剩下的钱我再想办法。


  陈佳握着我的手,不让我给他们钱。


  青年一巴掌扇在陈佳脸上,怒道:“贱货,你他妈别惹老子,不然没你好果子吃!”然后接过我的钱,数了一遍,又说一共四千五,还差五百,陈佳,记得早点还给我们。还有,以后再敢不接电话,我们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骂了一通后,那俩青年摇头晃脑的走了。


  陈佳双眼通红,泪水也打转儿,复杂的说:“赵杰,你真不应该管我,不然这件事会把你牵扯进来的。”


  “陈佳姐,别这样说,你有麻烦我怎么能不管呢。”我挤出一丝笑容,接着又问她,怎么欠了那么多钱。


  陈佳这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

 文学


  一年前陈佳交了个男朋友,后来她才知道男友喜欢赌博,还欠了一屁股债。那段时间,经常有人上门讨债,最后他们实在被逼得走投无路了,陈佳就从外面贷了十万元高利贷,然后帮男朋友还清了债务。


  可陈佳没想到的是,还清钱后,她男朋友就消失了,怎么也联系不上。后来借贷公司就找陈佳还钱,利滚利,一年不到就涨到了二十万。而刚才那俩青年,就是借贷公司的。


  说这些时,陈佳的情绪失控,哭得很伤心。


  我就安慰她,等她不哭了,我说:“那你现在在哪上班呢?”


  “前些天借贷公司经常找我讨债,有时候还去学校闹事,后来我就辞掉了工作,现在还没工作。”陈佳说。


  我皱起眉头说:“那你刚才问我要不要人陪,所以你是……”我想说她是陪酒的,但话到嘴边,我又给吞进肚子。


  陈佳听到这话就变得紧张起来,抓住我的手说:“赵杰,你答应我,今晚的事情千万不要让任何知道,尤其是嫣然,好吗?”


  我舔舔嘴,说为什么不能让她知道,你们那么好的关系,你有困难就应该找她帮帮忙啊。陈佳摇头说:“算了吧,看到她现在过得不错,我就放心了,我的事情自己可以解决。”


  “好啦,不说这个了,今晚谢谢你,那两千多我会尽快还给你,再联系。”陈佳冲着我一笑,然后就转身走了。


  看到她离去时的背影,我心里真是百感交集,陈佳从小就属于那种很有出息的女孩子,品学兼优,谁又能想到,两年后的她会来酒吧陪酒呢。


  我回到别墅时,尚文婷的车没在,这就说明她还没有回来。


  想到她跟赵斌在一起,我他妈就忍不住来气,赵斌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嫣然姐和尚文婷都爱他无法自拔,麻痹的,赵斌都能碰她,我又为什么不能碰她,我真不甘心。


  最后我厚颜无耻的上了二楼,来到尚文婷的卧室,脱光衣服等她回来。床单和被子都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我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下身竟然很快就有了反应。


  凌晨两点多,我隐约听见了皮鞋声,就像打了鸡血似的,顿时间睡意全无。不过我没有起来,静静地躺在床上,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特别紧张。


  很快,卧室门就开了,尚文婷摇摇晃晃的走进来,眼神迷离,脸颊微红,似乎喝了不少酒。


  她走过来,看到我躺在床上,眼神立即变得凌厉许多,二话不说,抬起右手就准备扇我耳光,结果她刚一弯腰,就倒在了床上,呼呼睡着了。


  那时候我的心脏都快炸开了,我叫了几声她的名字,后来又推了她几下,都没有醒来,我这才暗松口气。


  妈的,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趁她喝醉把她办了。


  心里这样想,胆子也变大不少,我爬起来,先把尚文婷摆正,然后脱掉她的皮鞋,一双精致的玉足便呈现在我的瞳孔中。


  脚型修长,曲线优美,整双脚都那么的白嫩。最好看的,还是那如同婴儿手指的脚趾,白白嫩嫩的,看起来很有肉感。


  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一双脚可以有这么完美,即便是没有恋足癖的我,也深深被她的脚吸引了,忍不住握着,好好把玩了一会儿。


  接着我就解开她衣服上面的纽扣,里面是一件黑色蕾丝边内衣,将肌肤承托的愈加白皙。


  看到两团之间的沟壑,我不禁吞了口唾沫,目光变得炙热,似乎全身的血液都疯狂地涌向下面,都快爆了。


  欲望腾升,我几乎丧失了理智,抱着那两团饱满一顿揉捏,或许是力气太大,尚文婷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可我管不了这么多,欲火焚身,只想寻觅一处温润的秘境,揉了几下尚文婷的胸部,我就要脱她的裤子。


  “呕!”


  谁料,恰在这时,尚文婷哇的一声吞了,一股刺鼻的气味刺激着我的嗅觉,我一下子跳下床,胃里翻江倒海,差点跟着吞了出来。


  我从小就受不了这种气味,特别恶心,看到她胸口那团污秽物,我顿时失去了兴趣。


  妈的,真他妈是霉到家了。


  我捏着鼻子往出走,关门时又看到她狼狈的模样,最终有些不忍心,忍住作呕的冲动,把她胸口擦干净,然后下楼睡了。


第二天一早,尚文婷就来敲门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我不要脸,居然趁她喝醉对她下手,让我出去,她要跟我拼命。


  我心想拼你妹啊,好男不跟女斗,我说你昨晚吞了,我帮你擦干净,难道这还有错嘛。


  “谁让你擦的,我让你帮忙了嘛。还有,老娘的衣服怎么开的,你给我擦衣服还能把纽扣擦开?!贱人,你给我滚出来,老娘今天非剁了你不可!”


  听到这些话,我就忍不住心虚啊,最后我干脆不说话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


  尚文婷踹了几脚门,骂了好久,嗓子都变声了,我始终不理她,最后她才罢休。临走时她说:“贱人,你那么想打炮,就出去约啊,我绝不拦你,不仅不拦你,老娘还说你有出息呢!我现在真怀疑你有没有玩过女人,两年前你迷奸李嫣然,现在又想用这么卑鄙的方法得到我,我他妈真看不起你!活该你没有女人玩!”


  尚文婷的话真是戳到我的痛处了,23岁了,居然还是处男,草,说出去都他妈丢人。可是,我又不想被她看不起,硬着头皮说:“你不喜欢我是你不懂欣赏,爱我的女人多着呢,我今晚就约给你看!”


  “我见过那么多不要脸的男人,可你确实其中的佼佼者!你这种人要是能约到炮,我给你掏钱开房都行!”尚文婷嗤之以鼻道。


  我不想服输,继续嘴硬道那你就看着吧,晚上我就带个女人回来!

 一个男人最起码的面子还是要有的,人活脸树活皮,如果脸没了,那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尚文婷口口声声说我约不到妹子,我心里就是不舒服,不想被她看扁,于是我撂下话:那你就看着吧,今晚我就带个女人回来。


  当然,我很心虚。


  尚文婷直接咆哮起来说,你搞清楚,别墅是我的,你只相当于我收养的一条狗,有什么权利带女人回来过夜!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把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家,我就跟你没完!


  我是她养的一条狗?她终于说实话了嘛。


  我不禁苦笑几声,等着吧,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后来尚文婷告诉我,那天她救走赵斌后去了附近的茶楼,她本想让赵斌解释下他和女同事的事情,并立下保证,今后绝不再沾花惹草,谁料最后俩人不欢而散。


  尚文婷伤心欲绝,最后就去买醉,回家时已经酩酊大醉,连怎么回去的都不记得了。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衣着不整,一想就知道是我弄的,于是就冲下楼打算跟我玩命。


  那天下午上班,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想着怎么约炮,还有就是约谁。毕竟牛逼都吹出去了,要是约不到炮,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嘛。


  但问题是我认识的女人就那么几个,而且大部分都名花有主,就算挖墙脚也不是几个小时能搞定的。


  后来我蹭的一下站起来,日,不想了,约不到就约不到吧,大不了被尚文婷鄙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7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