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缝流淌着:民工同志卖屁股

  嫣然姐起身取了瓶红酒, 花缝流淌着:民工同志卖屁股启开瓶塞,也不用酒杯,直接抱起瓶子喝,很快少半瓶就下肚了。我赶紧走过去,把酒瓶抢过来,摇了摇头。


  嫣然姐朝我冷冷的一笑,然后就走向浴室,重重的关上门,什么都看不见,但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哗哗水声。


  也不知怎么搞的,那水声比春药还让我兴奋,很快下面就雄赳赳的站起来,感觉身体里面有一团火在烧,我就拿起嫣然姐没喝完的红酒,喝了几口。


  我以前的酒量还可以,但坐牢那两年没沾过酒,量有所下降,也没喝多少,脑袋就变得轻飘飘的。


  这时,浴室里面的水声戛然而止,我赶紧放下瓶子,重新戴上面具,双眼死死的盯着浴室方向,很快门开了,接着嫣然姐裹着浴巾走出来。


  那条浴巾根本遮不住她丰满的身材,修长的脖颈和胸前一大片肌肤,都露在空气中。也许是害羞,也许是她刚刚喝了酒,白嫩的肌肤呈现出粉红色,真是嫩得出水,想狠狠亲两口。


  那对饱满在浴巾的挤压下,已经露出来不少,优美的弧度和深陷的沟壑,着实很吸引眼球。我看着看着,就口干舌燥,只能用口水湿润干裂的喉咙。


  嫣然姐看到我快要流口水,转身就走向那张大圆床,冰冷地说:“关灯,我不习惯开灯。”


  走到床前,嫣然姐就躺在了床上,上床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大腿深处的景色,虽然只是一眼,但依然让我欲火焚身,下面都快炸开了。

 文学


  回过神,我木讷的点了下头,僵硬地去关掉房间里所有的灯,眼前一下黑了。


  或许是心理作怪,关灯之后,我心里那股紧张的感觉,终于有了消退,然后借着手机屏幕的亮光,缓缓走向圆床。


  你可能无法相信,当时我手心里面全是汗水,紧张是一方面,更多的则是负罪感,她毕竟是我的嫂子,伦理的束缚,也让我有了逃离的念头。


  可嫣然姐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就躺在床上,等我弄她,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恐怕任何人都把持不住吧。欲望腾升,吞噬了理智,最后我爬上了床。


  等我上床后,明显听到嫣然姐的呼吸声变大了,可想而知,她一定比我更紧张。


  “不要浪费时间,早点完事,我还要回家。”嫣然姐见我没动,就冷冰冰的说,语气冰冷,可声音却带着些许颤抖。


  反正都已经上床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一咬牙,直接扯掉嫣然姐的浴巾,然后翻身压在她身上。那种柔软的感觉真的很难形容,反正特别舒服,就像躺在一张海绵床上似的。


  我不敢乱摸,三两下扒光自己的下身,然后分开嫣然姐的双腿,直捣长龙……

 我没敢乱摸,直接去解开皮带,把裤子和内裤拖到膝盖处,分开嫣然姐的双腿……


  谁料,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我吓得一哆嗦,嫣然姐也好不到哪去,一把将我推开:“等等,我接个电话。”然后找到手机,我一看手机屏幕,竟然是赵斌打过来的。


  也不知怎么了,看到赵斌两个字,我猛然一惊,忙不迭从嫣然姐身上下来,跳下床穿好裤子,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嫣然姐接通电话,尽可能用平静的语气说:“斌哥,有事儿吗?”


  “嫣然,我今晚可能不回家了,你早点儿休息。”赵斌说。


  嫣然姐就问赵斌做什么,为什么不回家。赵斌说遇见几个老朋友,拉他去喝酒,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要是太晚的话就不回家了。


  听到赵斌的解释,嫣然姐沉默了好久,才说:“我知道了,你喝点酒,对身体不好。”然后就挂了电话。


  赵斌能骗得了嫣然姐,却骗不了我,我敢肯定,他现在绝对跟尚文婷在一起。嫣然姐看到我下床,就用被子盖着身体,然后打开灯红着脸说:“你到底弄不弄,不弄我就走了。”


  我做梦都想弄,可我真的不能弄,因为她是我嫂子。我怕再待下去就把持不住了,于是转身就从房间里跑出来。


  一口气跑了好远才停下来,摘掉面具,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我发现,虽然嫣然姐恨我,相信我就是强奸犯,但我还是做不出伤害她的事情,不仅因为她是我嫂子,更重要的是,她还是我心爱的女人。


  我心里也很清楚,错过这次机会,这辈子再也没有跟她亲热的机会了,不仅如此,我还得背负强奸犯的罪名,还得被嫣然姐误会。


  想到这些事,我心里就特别难受,想喝酒,或许喝到酩酊大醉时,我才会忘掉这些事,忘掉嫣然姐。


  后来我去夜莺酒吧时,又收到了嫣然姐的微信消息,只有三个字:谢谢你。


  来到夜莺酒吧,舞池里面,几十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摇曳着身体,似乎到处都弥漫着荷尔蒙的气味,可我半点兴趣都没有,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独自喝闷酒。


  “帅哥,要人陪吗?”


  我正喝着,耳边忽然响起一道酥软的声音,抬头一看,是一个穿着齐逼短裙的女人。女人很年轻,二十四五岁,腿上穿着性感的丝袜,身材很是火辣。


  我摇摇头:“不需要。”


  女人听到这话,就略微失望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朝旁边一个单身男走过去。当我看清她的脸时,不由得一愣,吃惊的说:“你……你是陈佳姐?!”


  这个女人,竟然跟嫣然姐以前的闺蜜陈佳,长得一模一样。


  她听到我这样问,顿时就愣住了,下意识好好打量我,瞳孔越来越大,同样很吃惊的说:“你是……赵杰?!”


  果然就是陈佳,我欣喜的点头说可不就是我嘛,陈佳姐,你这是?


  陈佳和嫣然姐是大学同学,嫣然姐毕业后考了公务员,而陈佳则是当了老师。可我看陈佳这身打扮,哪里像端庄得体的老师,更像是出来卖的。


  “呵呵,没想到真的是你。我还有事,先走了。”认出我后,陈佳的脸色变得极其不自然,一下子红了,说完就准备离开这里,我赶紧说:“陈佳姐,好久没见了,留下来喝两杯吧。”


  陈佳停下来说:“要不下次吧,下次我请你。”


  我说相请不如偶遇,陈佳姐,别走了,我去拿酒。说着,我拉着陈佳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又拿了酒递给她,笑着说:“好久不见了,陈佳姐越长越漂亮了,呵呵。”


  陈佳淡淡笑着摇了摇头,我总感觉她的笑容充满了辛酸,好像这两年过得很不容易似的。喝了口酒,陈佳说:“赵杰,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后来有见过嫣然吗?”


  我说不到两个月,我以前那样对她,恐怕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说到这里,我举起鸡尾酒,猛地喝了一口,喉咙里如火烧死的,灼烫灼烫的。


  陈佳以前和嫣然姐的关系很好,两年前那件事,她也是知道的。看到我喝闷酒,陈佳姐不由得倒竖柳眉,拍了下我的手,示意我别这样。


  我笑了笑说没事,就是心里不舒服,想喝醉。


  “赵杰,我想你应该误会嫣然了,当初她爸妈报了警,才知道那件事是你干的,你知道她当时有伤心嘛,我们谁都没想到,你会做那种事情,毕竟你当初喜欢她呀。


  嫣然不想看到你坐牢,于是就跟她爸妈商量撤回诉讼,可她爸妈不同意。后来你入狱了,嫣然想尽一切办法想救你出来,可最后都失败了。你知道嫣然最恨你的是什么吗,不是你企图迷奸她,而是恨你当初没有向她表白,如果你向她表白,她一定会同意的,因为那时候她也喜欢你。”


  听完陈佳的话,我直接傻眼了,嫣然姐以前喜欢我,这怎么可能?!一定是陈佳在骗我。于是我就说陈佳姐,你就别骗我了,嫣然姐怎么会喜欢我呢。


  陈佳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怎么就不可能了,当初我们的关系那么好,我还不知道她喜欢的是谁吗?你还记得小时候吗,每当嫣然遇到麻烦的时候,你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帮她。那次她被一个流氓调戏了,你不顾自己的安危,冲上去就打那个流氓,虽然最后挨打的人是你,但你至少保护了嫣然。


  女孩子的心思都很简单,爱一个人不是看他有没有钱,或者有没有背景,而是看那个男孩够不够爱自己。那时候,嫣然就喜欢上你了。她也知道你喜欢她,一直在等你表白,可你始终都没有勇气,最后居然还用那么下流的手段得到她,真的令她心碎了。”


  我怎么可能不记得陈佳说的那件事,那是我们上高中的时候,下学回家嫣然姐被几个流氓堵在巷子里,嫣然姐被吓哭了,我直接冲上去跟他们拼命,最后我被打得头破血流,但心里却像吃了糖似的,美滋滋的,因为我保护了心爱的女人。


  嫣然姐是大学生,我高中毕业就没上了,心里面多少有点自卑,再说我也没想到嫣然姐喜欢我,所以我才迟迟没有勇气向她表白,可就因为我的自卑,让我和嫣然姐失之交臂,我真的太后悔了,心如刀割,将那半杯鸡尾酒,一口喝尽。


  陈佳见我不说话,又说:“如果你当初跟她表白,你们可能早就结婚了,唉,天意弄人啊。赵杰,我今晚跟你说这些,只想让你别误会嫣然,其实她早就原谅你了,不然你坐牢期间,她也不会到处找关系救你。她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很在乎你的。不过,她已经嫁给了你哥,不管你对她还有没有那种想法,你和她都没有可能了。


  前些天我遇见嫣然,看得出来,她现在过得很幸福,你如果爱她的话,就不应该再去打扰她。忘了她吧,你还年轻,将来肯定能遇到更好的女孩。”

  我也想忘掉嫣然姐,可谈何容易,她就像我身体的一部分,根本无法抹去。可我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7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