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粗大紧舒服岳:在厨房里做高H

  他最近送礼送得频繁,除了贿赂,其他深粗大紧舒服岳:在厨房里做高H弄月不愿多做考虑,她没接,只笑:“学长最近对待下属也太大方了吧?”


  “我以前对你不好?”


  这话属实暧昧,弄月含糊带过:“怎么会?谁敢在上司面前说这种话?”


  她总打太极,廖岐杉无奈地笑,“弄月,我有时候倒希望你能真的当我是你的学长。”


  弄月一愣,眼看着电梯快要落到一层,她张张嘴:“你本来就是我的学长,这个身份不会变的。”


  “叮”的一声。


  “那学长,我先回去了,再见。”


  廖岐杉紧了紧抓着方盒的力道,“再见,路上小心。”


  电梯门关上时,完整的盒子被捏坏了一个角。


  盒子里头装的是手链。他到覃州出差,忙得脚不沾地,为这手链,还是他特地空出两个小时去挑的。


  可惜弄月不喜欢。


  包括他送的手表,她也没戴。


  ……


  近日,为响应拥抱新生活的号召,弄月逐渐有了开始一段新感情的打算。


  然而其中考虑并不包括廖岐杉。

 文学


  他是她的上司,因为对她多有照拂,公路局上下都在传他们俩的谣言。都还没在一起就已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何况谣言坐实之后?她这人懒得交际,最讨厌麻烦,自然是对办公室恋情敬而远之。


  再者俩人认识那么多年都没擦出火花,她对廖岐杉,实在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而她也不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接受交往,因为这意味着她将会失去一个朋友,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当然,叶燃也不在选项之内。


  说得好听点,是她不想重蹈覆辙;说得难听些,是她不想再吃回头草。


  和叶燃交往太累人,她的热情早在四年前被耗尽,如今只受得起轻松平凡的爱情,已是再没精力去燃烧了。


 又是一周过去。


  局里来了活,弄月忙于核查手上新接的ppp项目,等迎来周末,她才记起,叶燃已经一个星期没出现了。


  不过这样也好,没人打扰,她才能安安心心去参加接下来的饭局。


  说是饭局,其实就是变相的相亲宴,只是有双方家长在场作为幌子,少了许多不必要的尴尬。


  这已不算是弄月的第一次相亲,她刚毕业那会儿,就被秦芳拉着去见了好几个她姐妹的儿子。


  那时她还小,心里又惦记着叶燃,哪里愿意欺骗别人感情?顶多应付几回,最后再以不合适收场,相亲节目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这回的相亲对象是秦芳熟识牌友的儿子。读金融的海归,大弄月三岁,一回来就进了投行,前途无量;长得也不错,就是笑起来有些油腻,嘴角歪歪的,跟被钩子捅了一边似的。


  没回家的这段日子,弄月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人瘦了三四斤,穿着白衬和阔腿牛仔,腰掐得细细的,显得身材前凸后翘。应秦芳要求,她还画了淡妆,只是美食当前,再漂亮的唇釉也得被吃掉,要不是秦芳在桌下掐了一把她的大腿,她估计还在与手中的大虾奋战。


  “月月看着瘦,没想到胃口还挺好的哈。女孩子嘛,就该这么吃,细条条的,哪里好看啊!秦姐,你说是不是?”


  “是呀是呀,我家弄月从小就不爱浪费粮食,就是工作太辛苦了,怎么吃都胖不起来。”


  “我家这个也是,回来瘦的哟,眼窝都深咯。”


  两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一唱一和,弄月喝了口果汁,看到对面的男人正冲自己邪魅地笑,不禁恶寒,连忙移开了视线。


  巧的是,她又看到了叶燃。

 叶燃这些年在国外攻的是芯片研发,回国后刚进公司,他所带的小组就接到了新项目。


  作为公司总部挖来的空降兵,叶燃需要快速上手适应,也需要用最短的时间以实力服众。一周轮轴转,他忙得几乎是住在了公司。好在付出就有回报,今天成功签下合同,他终于松了口气。


  感情是要在合作中培养的,这段时间叶燃与组里成员的相处也已磨合出结果。如今项目彻底拿下,庆功宴必不可少,于是他主动开口,请全体组员一起下馆子好好地吃一顿,也算是他作为新人的一点“自觉”。


  组里雄性居多,只有一个女生,为照顾她的口味,地点最终敲定在了潮海路的杭帮菜馆。


  弄月看到的正是叶燃同他的组员。


  男人与旁人侃侃而谈,身子向一边倾斜,眉眼舒展,嘴角还带着笑……看着这样放松的叶燃,弄月的心口又酸又涨。


  叶燃对待别人,从来不失礼貌,知进退,即使人是冷的,也绝对不会让对方难堪和不适。


  更致命的,是他对她也是如此。


  毫无分别。


  这样的一视同仁,曾不止一次让她感到挫败。


  有时候她甚至会想,如果叶燃对她再坏一点就好了。


  以叶燃为首,一行人往包厢方向走去。他目不斜视,应该是没有看到她。


  弄月收回视线,杯中果汁已被她喝了大半。


  “宝贝,你和华明聊聊天啊。”


  华明,也就是本次弄月的相亲对象,姓高,此时正在给他母亲倒水。


  秦芳的小声提醒让弄月耳朵一痒,她缩了缩肩膀,嘟哝:“水好像喝多了。”


  “……”秦芳忍下翻白眼的冲动,“快去快回!”


  弄月飞快应下,和对面俩人打完招呼后便起身去了卫生间。卫生间藏得深,在走廊尽头,期间路过两排包厢,弄月不由加快了脚步,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与叶燃狭路相逢。


  要不说怕什么来什么呢。弄月洗完手,一出来就迎面撞上了叶燃。


  弄月:“……”


  叶燃像是等了有一会儿了,见到她一点也不意外,他阔步上前,极其自然地和她打招呼:“和妈妈出来吃饭?”


  秦芳曾经是付自己工资的人,叶燃当然认识秦芳。但同样,他也不瞎,早在进饭店前就看到了坐她们对面那对母子。


  见弄月直接沉默地越过自己,他扬声:“相亲?”


  弄月本想一走了之,可一听到他的猜测,脚底板就跟被钉住一般,如何也走不动道了。


  讲道理,她是真不喜欢被前任撞到自己相亲的戏码。


  她忿忿地动着下巴,转身看向他,“关你什么事?”


  叶燃叹气,“你才多大。”


  弄月讥讽一笑:“那是因为我妈以为我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啊,她哪里知道我早就和自己的家教厮混到一块儿去了呢?”


  叶燃蹙眉,压低了声也挡不下他的不悦:“江弄月!”


  “你凶我做什么?我说错了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弄月冷冷看他,“我管你什么意思。”


  叶燃上唇翕动,目光突然错开她的肩膀看向了长廊另一端。


  他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毫无征兆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你干嘛?”


  “弄弄,你的相亲对象来了。”


  叶燃从来不撒谎。这个认知让弄月没有半点怀疑,连回头确认都没有就相信了他的话,她浑身一紧,“你放开我!”


  如果被高华明看到她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她的面子还好说,可秦芳的脸该往哪儿处搁?


  叶燃哪里会听,反而越抓越用力。


  弄月急了,对准梏着自己的那只手,张嘴就要往下咬——


  然而叶燃动作更快,他扼着她的手腕,巧力一拽,俩人齐齐转进了旁边那间无人的漆黑包厢。


  “砰——”


  厢门一关,弄月什么也看不见,第一反应就是要跑,却被人猛地拦下了腰肢。


  “你想出去让他看到?”


  俩人贴得极近。


  和被秦芳耳语的感受不同,男人的气息罩着耳垂,弄月半身酥麻,不免软了软双腿,但这并不妨碍她嘴硬:“那也比和你待在一起强!”


  “……弄弄。”


  明明眼前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很奇怪,弄月就是能清楚感知到叶燃脸上的笑意。


  他问:“你怕什么?”


  弄月心里一咯噔,似有预感,还没来得及躲,就被他一把擒住了下巴。


  嘴唇贴上来的那瞬间,如同城墙倒塌,弄月脑子里轰隆一声,倏尔想起俩人第一次接吻的时候。


  新生入学第三天,同系学长对她很是照顾,给她送了几本教材书,俩人在宿舍楼下正说着话,冷不防被过来找她的叶燃撞到,她刚要解释,叶燃就当着学长的面拉她去了小树林。


  小树林里,他问她为什么要对那个男生笑。


  但他并不需要知道她的回答。


  因为她一张嘴,他的吻就落了下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7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