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楚可人:np 到处做拉文小说

叶燃估计是听多了这样的话,对她的告楚楚可人:np 到处做拉文小说白表现得很是冷淡,眼珠子都没动两下。


  “谢谢,但请不要影响学习。”


  弄月乐了。


  如果叶燃的回复是绝对的拒绝,那她是绝对不会整出后续的死缠烂打的。


  因为在她眼里,除非是绝对否定,其他的答案在她这里都是肯定。


  时光荏苒,世事变迁,如今连告白的人都换了个个。


  弄月有气无力地看向叶燃,没有搭理也没有回应:“叶燃,我现在只想好好地吃完这份粉汤。”


  刚告完白,又被人忽视,叶燃的脸上没有一丝慌乱和狼狈,他莞尔,笑得浅淡又刚好:“你慢慢吃,小心烫。”说完,还贴心地推了推他特地买来的豆浆。


  看包装弄月就知道,豆浆是西大那边有名的宋婆婆家的,离这里可不近。


  不设防地计算起他得多早出门才能买完豆浆又出现在这里,弄月蹙眉,选择忽略不计,只当没看见,不想再和他废话,继续吃她的粉汤。


  只是被人这么看着,她有些食不下咽。


  “……你能不能别看我?”


  赶在叶燃点的粉汤送过来,他道谢,慢条斯理地取出一次性筷子摩擦毛屑,“你别吃太急我就不看你,到时候烫破皮,喝水又该难受。”


  弄月拇指一紧,特别想大声质问他一句——能不能不要搞得好像分手之前他有多么深情行不行?


  他明明……从来就没有对她上过心。

 弄月胃口好的时候,是连汤底都要喝干净的。

 文学


  可这会儿叶燃在,吃完粉汤后她快速地擦了擦嘴,一声招呼不打,起身就走。


  “弄弄。”


  叶燃本意是弄月,东西上来也没吃几口,见人走了,想也不想便提腿跟上,他腿长,几步拉住弄月,“刚吃饱,走那么快,不好。”


  他说得一本正经,弄月却是一脸荒谬地看着他,“叶燃,你疯了吗?”


  这样的关怀一点都不适合出自他之口好吗?


  叶燃:“……”


  他缓慢松开手,直白道:“我以为你乐意看到我的改变。”


  不是弄月的错觉,他确实是在讨好她。


  当初分手她向他列举出来的罪状,他到现在都没有忘。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做过那么多的错事——


  他以为自己做得足够明显,却还是让弄月对他们那段感情产生了浓浓的疲惫。


  他不想再让她累了。


  即使这样的改变对他来说生硬,又别扭。


  弄月将手背过身后,说:“那是以前。”


  以前他如果这么对她,她估计会高兴得找不到东南西北。


  可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以爱情为生活重心的小姑娘了。


  不想让叶燃跟着自己进小区,弄月往与小区反方向的公园走去。沿途遇到的有忙碌的上班族,睡不醒的学生,活络筋骨的老人……只有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的走着,没有悠闲姿态也没有匆忙神情,两张脸都是冷冰冰的,对话时也不看对方,内容僵硬又简短,像极了正在吵架的情侣。


  “你能不能别跟着我?”


  “不能。”


  “……你不用上班吗?”


  “下周。”


  闻言,弄月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


  “你很高兴?”叶燃问道。


  弄月哼了哼,没回话。


  虽然她是在高兴自己被工作绊住脚,但叶燃还是跟着笑了笑,“我可以接你下班。”


  弄月笑容一僵,“我不需要。”


  她自己就有车,只是秦芳女士上个月刚做过一场小手术,除却保险公司的报销,仍是不可避免地花掉了她大半积蓄。为省油钱,非特殊情况,她习惯于搁置自己那辆坑来的小轿车,公交地铁则成了她的优选。


  “免费司机也不需要吗?”


  “需要。”弄月微笑,“但前提是司机不是你。”


  摆明了是不想再与他有过多纠缠。


  叶燃稍稍敛眉,嘴角一沉,立马恢复了七分冰冷,“那那两块手表呢?也不要了?”


  弄月停下脚步,回身惊诧道:“表真在你那里?”


  “在我这儿。”


  那天弄月不仅留下了一百块和字条,还在他车里留下了别人送给她的礼物。


  以及他们在一起一周年时的纪念礼物。


  可以说,是那块情侣手表,给他带来了和好的希望。


  弄月咬牙,她说她怎么找不到那个纸袋,敢情是在叶燃这边。一开始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叶燃,要怪就怪四年前叶燃的耿直和漠然太过深入人心,怀疑的苗头刚出来就被她掐断,她觉得叶燃不可能会扣着她的东西还不告诉她,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他的风格。


  找不到表,弄月也有想过再买只新的来赔。偏偏她没见过表的款式,又不好直接问廖岐杉,加上要下工地,干脆就将这件事搁置了下来。


  “你现在把表还给我。”


  叶燃坦然:“我今天没带在身上。”


  弄月维持了那么久的冷漠终于被打破,她气急败坏地抓乱了头发,显露出几分原来的个性:“叶燃,你就是故意的!”


  “是。”叶燃轻轻地帮她把头发用手梳好,“我就是故意的。”


  不等弄月避开,他自觉收回手,又说:“弄弄,我说我要追求你,是认真的。”


  弄月怔忪。


  这样的叶燃,变得多让人心动啊。


  完全,就是她当时最渴望见到的样子。


  可惜太迟了。


  二十四的江弄月对此不为所动。


  “叶燃,我说我们不可能,也是认真的。”

 “我说我们不可能,也是认真的。”


  可能是弄月回应的态度太决绝,也可能是叶燃不习惯热脸贴冷屁股的路数,他沉吟片刻,越过了话题,说:“我先送你回小区吧。”


  弄月本来也没打算去公园,她知道叶燃这是妥协的意思,不禁感叹,当年的自己可真是没脸没皮。叶燃冲她摇头的次数不胜枚举,她可丁点退缩的意思也没有。现在身份对调,她不过回绝几次,他就放弃了。这种我不接受却看不惯你不坚持的念头实属霸道,弄月自诩过来人,她还是有资格评价一二的,只是不会说出来罢了。


  “行啊,麻烦你了。”


  停在小区门口,弄月止了叶燃要继续往里送的动作,“到这里就好了。至于那块表,就拜托你到时候放到保安亭,或者看你怎么方便……”


  叶燃打断她,“我会送来给你。”


  “……”弄月一时如鲠在喉,“随便你吧。”


  没了表,他们就彻底没有瓜葛了。


  接下来的双休日,弄月索性闷在家里蒙头大睡,其余时间高兴就下厨,不高兴就外卖,再玩玩手机,一天就过去了。


  饶是如此,还是没能躲过叶燃对她生活无处不在的渗透力。


  周六晚上,弄月失眠,秉着多年来的习惯,她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叶燃。


  出差之前,唐嘉莉曾问过她:“为什么不和好呢?”


  她反问:“那又为什么要和好呢?”


  那天夕阳将天色染得通红,映在她眸中,恰好融化了瞳孔里的凉度,“就凭我忘不掉他吗?”


  唐嘉莉嘴唇翕动,到底没出声打断。


  想起过往,她自嘲地笑了一下,声音却是苦的。


  “嘉莉,我累够了。”


  她是真的累够了。


  仔细想想,她和叶燃相处还算愉快的时光,竟是他还是她家教的那段时间。


  苦苦追求大半年的日子,倒比在一起之后要快乐一些。


  那时候的她,最擅长的就是将叶燃的冷淡转化成无限动力。哪怕是特别小的一个细节,叶燃只是多看了她一眼,她都能反复回味很久很久。


  有一次,叶燃被笔划到脸,短短一道黑色墨水横在他的面颊,很突兀,为他的冷峻平添了一份亲和。


  房间里的纸碰巧用完,她自告奋勇,跑去给他拿纸。那天地板刚拖过,湿漉漉的滑,她太急,溜出一大步,狠狠摔了一跤。


  怕叶燃看到自己的窘迫,她硬是一声没吭,呲牙咧嘴地爬了几步,抓住纸盒时,下半身的力气都快要用完了。


  在厨房里忙碌的阿姨探出头来,“哎哟没事吧,这地板刚拖过的!”


  “没事,您忙去吧,我坐一会儿就好了。”


  靠着矮几坐了坐,弄月捧着一盒纸,脑子里鬼使神差地冒出了一个想法。


  当想法疯狂滋长,她回过神来时,手已经不受控制地抽出一张纸,然后,脸一低,将嘴唇轻轻地印了上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7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