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别顶了开车:公交车上的腥经历

我直觉有些不对,努力想睁开眼睛,眼可不可以别顶了开车:公交车上的腥经历皮却重得像座小山似的。


  “水蜜桃一样……那尖儿还是粉的呢……”


  断断续续的话语飘进我耳朵里头,我试图理解那当中的意思,昏沉的脑袋却怎么也集中不了。


  “嘘……小心……”


  墙里的声音低了下去,空气中泛着一股甜腻的香气,我昏昏沉沉的只觉得身上更热了。


  那热气在我身体里乱拱乱撞,带着酥痒的感觉,终于汇聚到我的小腹和花心处……


  手机呜呜的振动声让我猛地清醒过来,这才发觉自己居然又在睡梦里发春了,感受到股间熟悉的湿滑,我只觉得羞耻异常。


  我泄愤似的抓起手机,正想扔出去,眼角却瞥见一条略带熟悉的信息。


  “小婊子,收债了。”


 文学

  是林叔。


  昨夜的事让我差点把这恶魔给忘了。


  我呆呆地看着手机上的短信,茫然地想着。


  要不要去赴约呢?


  反正我的婚姻也毁了,那个曾经温暖的家和英俊的老公仿佛都是假的。剥开了,和这家小旅馆没什么区别,早就腐坏发臭烂到骨子里去了。


  “好,你在哪?”


  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飘了出去,远远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轻巧的在手机上敲出几个字,发送出去。又慢条斯理的换上了一件异常暴露的小礼服。


  那裙子刚刚能裹住我饱满滚圆的臀部,领口开得叫人一眼能透过我的深沟看到平坦的小腹,我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把这么件衣服带了出来。


  大概如林叔所说,我真的是个婊子吧?我看见自己冷冷地笑着,双手温柔地抚过那丰满成熟的身体,终于拎起包走出了旅馆。


  “这就不住了啊?”


  我把钥匙还给前台的老头,他满是血丝的小眼睛贪婪地打量着我的深谷,那场景仿佛之前梦见的一般。


  “不住了。”我冲着那烂肉似的老头妩媚地笑了起来,还仿佛不经意的挺了挺雪白。满意地看着一片白雪果冻般晃荡在老头鼻尖前头,看得他两眼发愣。


  “欢迎下次再来哈!”老头目送我走出旅店,留恋地在后头喊道。


  “嚯。”林叔见到我这幅野鸡般模样也难得的惊讶起来。


  下一秒他大步踏上前来,一手接过我手中的健身包,另一手在我腰间一带将我揽进怀里。


  “小婊子,你穿成这样,不怕路上就让人给上了?”他凑到我耳边哑着嗓子问道,那只环在我腰间大手熟练的往下一滑在我臀上轻轻重重揉捏起来。


  “还是说你就是想让人上了你?嗯?”林叔一边拿言语挑拨着我,一边将我往旁边的小巷子带。


  “唔。”我心里早已没了顾忌,这会儿被他揉两下便只觉得脚下发绵,一股热流从花径深处涌了出来。


  林叔见我这副眉目含春的样子诧异的挑了挑眉,虽说之前他便发现我身子敏感之极,不过眼下这样子也太过了些。


  不过这送上门来的美肉,他可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林叔一手抓着我的臀肉,三步并做两步将我拉进巷子里,也不顾这青天白日的,巷子外头车水马龙,那手便已经熟门熟路的掏向我的裙底。


  “小婊子,你今天劲儿有点大啊。”林叔这一掏立刻便发觉我的内裤早已湿了一大片,顿时乐了起来。


  他将我压在墙上,粗大的手指隔着内裤便往我的花径里头直掏,裤头被他这番动作绷得紧紧的,直往我那门缝里头勒,磨得我一阵心痒。


  “唔~啊~”我玉颈一扬,忍不住叫出声,“你,你轻着些弄~”


  这话音一出,连我自己都忍不住愣了一下,这绵软浪荡的口气,真的是我吗?


  “真想我轻些?”林叔这会儿早已扔掉了包,腾出手将我那两颗沉甸甸的蜜桃从领口掏了出来。


  “会,会被人看到的!”我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嘴上抗拒着说到,却觉得更多的热流顺着花径直往外淌。


  “呵呵,连当个婊子都学不会吗?”林叔根本不理我说了些什么,反而伸手啪啪往我那蜜桃上甩了两巴掌,顿时激起千万重浪。


  “贴这玩意儿做什么,你这桃尖儿那么漂亮,藏起来太浪费了。”林叔一边说一边将我那蜜桃顶上的两枚胶贴撕了下来,扔在地上。


  “你!我只带了一副,待会出去会叫人看出来的。”我有些急了,想着到时候自己穿成这副模样走在街上,雪白前还凸起两个硬硬的豆子来,便羞得面泛桃花。


  “哈哈,你都穿成这样了,还怕人瞧?还真是婊子的牌坊啊。”林叔乐了起来,一边轻轻撕咬着我的耳廓一边嘲笑道。


  “小婊子,你看看你下头湿的。”他一边说一边抽出在我裙底掏摸了半天儿的手指。


  “这么浪的身子,天天守着那么个软蛋真是可惜了。”


  林叔将手指凑到我鼻尖前头,一股甜腻的味道从他指上传来,我仿佛受到蛊惑一般,檀口一张竟然将那沾满粘液的手指含住。


  林叔眼睛一亮,也没说什么,全神贯注看着我。

 不过他揉着我那对蜜桃的手更重了,呼吸也是,我能感到他沉重的呼吸拂动着我耳畔的发丝。


  这一瞬间我忽然有些想笑,一种莫名其妙仿佛赢了什么的愉悦感从心底升起。


  原来这个男人也不是面上那么凶恶的嘛,以往都是我被他撩拨动了欲念,这会儿也轮到他了啊。


  我如同恶作剧得逞的孩子,心里乐滋滋的。


  可惜,眼前的男人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他猛地抽出手,还不待我反应,两手一齐往我裙下狠狠一拉一扯,便在我的低呼声中,将我的内裤撕了下来。


  “小婊子,你想玩,我就陪你玩玩。”


  他一把抓住我的两只手腕,讲它们牢牢固定在我的头顶,另一只手飞快的掀起我的裙摆,两指手指一并,不由分说捅进了我湿滑的花径,一顿搅动后,往外一钩,凶狠地掏挖起来。


  “呀~唔~”我一时没忍住叫了起来,才叫了半声,就被他凑上来用唇将我后半截尖叫堵了回去,变作呜呜的呻吟。


  他的吻和他的人一样凶狠,他的舌头不由分说撬开了我的牙关探了进来。


  他的手指更是如同有魔力一般,越动越快,仿佛要把我的灵魂都从花径里头掏将出来,我甚至没有发现他什么时候已经松开了我的手腕,只如同一个布娃娃一般,随他摆弄,在欲海当中沉沉浮浮。


  我忍不住再次尖叫起来,浑身绷得紧紧的半晌,我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整个人也再次瘫软,如同没了骨头一般,挂在林叔臂弯里。


  “呵呵,小婊子,你大白天的,在室外被人玩到吹水了。”林叔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想起。“你刚才那个全身抽搐的样子,我都怕你就这么给爽死了。”


  高潮带来的晕眩渐渐褪去,我缓缓回过神来。


  释放了一番欲望,我也清醒了些,这时只觉得难以言说的羞耻感漫上来。


  我在弄什么?居然就这么来找这个恶魔,还随他这样玩弄自己?


  如果之前还可以说是被迫的,这会儿我只觉得半点借口也寻不出来,眼圈顿时红了。


  “呵。你让人下药了。”林叔的声音将我从自厌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我茫然的看着他,不太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从家里过来的吧?你这种大小姐,没事儿别学人家出来瞎晃。被人下了春药都不知道。”林叔见我脚没那么软了,便放开手,蹲到一边,在我的包里翻找起来。


  “哈。果然是那个老虫的旅馆。”他从包里找到了什么,冲我晃了晃。


  银色的金属光泽划过我的视野,是个U盘,我包里什么时候放了这东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7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