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岳m按摩忍不住了:握住她的腰挺身而入

冰帝医务室的校医既专业又温柔,我强忍着痛涂完给岳m按摩忍不住了:握住她的腰挺身而入了消毒酒精,低头看着自己包扎好的手臂很是头疼。

伤口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比起这个,我更担心的是我的体质,一受伤就很容易感染病毒,总是大烧小烧隔三差五地发。

虽然偶尔也有侥幸逃过生病的时候,但会发烧的情况总的来说还是占了多数。

果不其然,受伤的后遗症如期而至,当天下午我就感到了内心一阵火烧似的难受。

老师在讲台上讲课,声音传入耳中断断续续,有如蚊蝇,我觉得很热,大脑又晕又胀,浑身都透着一股无力感。

“叶!你还好吗?”最先发现异样的是我的同桌理子,她轻轻晃了晃我,手触碰到我皮肤时缩瑟了下,随后脸上一惊,当机立断举起了手。

“老师!叶发高烧了!”

一波燥人的喧哗过后,我感觉到自己被或架或扶地不断转移着位置,最终落入一个清爽的温暖怀抱。

我好像听到了理子焦急地询问声,然后被我头顶响起的男声安抚了情绪。

“没事没事没关系……把叶交给我就行,我是她哥哥的朋友。”

他稳稳地抱着我,略带磁性的声音就在耳边,我难受地想要翻身,被他收紧臂弯牢牢地箍住了身体。

模模糊糊间,我听到了他略带威胁的声音:“别动,不然就把你丢下去。”

??

我清醒一瞬,撑开眼皮,单薄的白色衬衫映入眼帘,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肌肉纹理。

 文学

这个人的个子很高,肩膀很宽,看不到脸,声音也听不清楚,但被他抱着很有安全感。

理子似乎还有些不放心,但最后不知又听那人说了些什么,担忧地看了我一眼,还是决定先回学校。

“好咯,我们现在先去医院。”

人都走后,抱着我的人轻松地转了个身,气定神闲地道,“身体这么烫,可别烧傻了啊。”

我意识有些昏沉,脑子转不过来,先前只听到了「哥哥」两个字。

于是下意识地把他当成夏油杰,充满依赖地想去搂他脖颈,将脑袋埋进他的胸膛。

那个人的身体有些僵硬,似乎对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不太适应。

我皱起眉,不满于他的生疏,用头顶轻轻蹭了蹭他的前胸,呢喃道:“哥,我难受。”

“啧……”

我听到他轻啧一声,随后步伐稍稍加快,“太娇弱了。”

微风拂过发丝,生病的人本就很敏感。虽然理解不了意思,但尚且还能分辨语气。

我感到很委屈,揪紧了对方的衣领,觉得今天的夏油杰好像比平时凶了点。

所幸冰帝学园的附近就有一家风评很好的大医院,我没在路上颠簸多久,就已经躺在了松软的病床上。

当我再次醒来时,入目的就是白花花的一片天花板。

右手挂着点滴,橘橙色的夕阳照进病房。

我侧过头,看见五条悟满脸无聊地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那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直直地搭上了我这个病患的床铺。

“终于醒了啊。”他抬起手,将手机举至眼前打开看了一眼,视线并没有朝我投来,却准确无误地知道了我的状态。

“上次见你我受伤,这次见你你生病,你说咱俩是不是命中相克?”白发少年的声线是他一贯的懒散风格。

我没有管他的调侃,只问了自己好奇的事情:“五条哥是怎么正好遇到我的?”

自从上次叫了悟哥哥之后被狠狠嘲笑了一顿后,我就换了个称呼。

“五条哥?怎么这么叫我?”

五条悟面色古怪,似乎对这个称呼也感到别扭。

“那我该叫什么?”我慢吞吞地从床上坐起来。

“算了,都行。”他伸长了手臂,像是只矜贵的猫一样,慢慢施展了一个懒腰,“你要叫悟的话,我也是不介意的哦。”

我介意啊……

我觉得以我们之间的亲密程度,还没达到直接喊名字的那种吧。

白发少年递来一个包子,我伸手接过,竟然还是热的。

“你失控了,咒力外泄太过严重,隔着大老远都能感觉到。”五条悟在我的床边翘起了二郎腿,“要不是我及时赶到,那些被你咒力吸引过来的咒灵恐怕已经把你吞了,你每次发病都会这样吗?

“应该吧……”我抓紧了床单,低下头:“平时生病都有我哥在边上陪着,很多时候我生病都是没有意识的。”

夏油杰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些事。所以会不会咒力失控什么的,我也不知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7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