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有个大东西很粗”她把身体给了傻子

  “女儿啊,二狗来了,他可没有看不上你,昨天是拖拉机出问题傻子有个大东西很粗"她把身体给了傻子了。”刚刚走到诊所门口,刘月苗就喊了起来。

    “二狗……”听到刘月苗的话,张燕急忙从里面跑了出来。

    “喂,怎么搞的,我屁股都捞出来了,不给打针跑哪里去啊?”诊所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喊声。

    “哦哦哦,马上来,马上来。”张燕看了二狗一眼,笑着又急忙转了回去。里面的病人还等着打针,她却不管不顾的跑了出来,人家连裤子都已经脱了。

    二狗在外面等了一会,里面才走出来一个妇女,是桃花沟周老汉的媳妇,看到二狗,鼻子哼了一声,一边整着衣裳,一边走了。

    “二狗,你来啦?”张燕又走了出来。

    “呃,张燕,我昨天拖拉机确实是出问题了,一夜没有回来。”

    “我知道,我相信你。”二狗能来解释,张燕就已经很高兴了,她哪里还真会生气啊。

    “二狗,进来坐。”张燕走过来拉住二狗,朝诊所里扯,还真有二狗小媳妇的味道。

    二狗本来对张燕印象就不错,当然是随着张燕进了屋。

 文学

    “二狗,没吃饭的吧,在这里吃。”张燕给二狗拿了一张椅子,让二狗坐下。

    “吃什么菜?”二狗没想其他的,只想着张燕会用什么来招待自己。

    “放心,准让你吃的好。”张燕笑着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看着张燕扭着屁股的样子,二狗的心里直痒痒,想想自己最近好像是走桃花运了,碰到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有山里的,有镇里的,还有城里的,真是每一个都有不同的身段,没一个都是不同的味道。

    二狗心里寻思着今晚能不能留在这里睡,看张燕和她妈对自己的态度,应该要睡张燕也是有可能的事情。想到这里,二狗的下面有了反应了,悄悄支起了帐篷。

    “张燕啊,弄晚饭呢?”

    “是啊,香妹嫂子,你咋这么晚?”

    听到外面张燕和王香妹的对话,二狗急了起来,刚刚支起的帐篷瞬间塌了下去。

    “哦,二狗也在啊?”王香妹一步迈了进来,装作不知道二狗在这里,其实她刚才就是听了河边人的议论才借口过来看看的。

    “嫂,嫂子,你咋来了?”

    “就兴你来,不许我来啊!”王香妹答了一句,回头对张燕说道:“张燕妹子,给我拿包耗子药。”

    “嫂,嫂子,我这里没有耗子药。”

    “没有啊,那拿包砒霜。”

    “毒药,毒药也没有。”张燕看着王香妹,感觉她今天非常的奇怪。

    “那来包泻药吧,这总有了吧?”

    “嫂子,泻药也没有,要是便秘,调调肠胃的我倒是有。”

    “怎么都没有啊?那算了,张燕妹子,那你忙,嫂子走了!”王香妹看也没看二狗,转身走了出去。

    看到这种状况,二狗明白王香妹这是明显的来做给自己看的,看来今晚不敢在这里睡觉了,刚才不是耗子药就是砒霜的,二狗真担心自己小命玩完。

    没想到王香妹平时总叫二狗找女朋友,但是一旦有别的女人出现了,她还真是反应强烈啊!

    “香妹嫂子这是怎么了?”张燕不明白情况的问了一句。

    “可能是家里有耗子吧。”二狗装起糊涂来。

    “嗯嗯,有可能。”说着话,张燕转身又朝厨房走去,灶上还炖着一锅自养的土鸡肉,等下给二狗补补身子。想到给男人补身子,张燕的脸蛋潮红了起来。

    “妈,鸡肉炖好没?”张燕走进厨房,对正在忙碌的刘月苗问道。

    “多炖炖,味道好一些。”刘月苗答应一声,看了看张燕有些红的脸蛋,问道:“女儿啊,怎么脸红了,刚才跟二狗干什么去了?”

    “妈,你看你,自己的女儿也开玩笑,刚才是香妹嫂子来买耗子药,结果没买到走了。”

    “买耗子药?”

    “是啊!”

    “跑诊所来买耗子药,亏她想得出,我看她是看人来了吧。”刘月苗还是人老成精了,一听这话就猜到王香妹来的目的不纯。

    “妈,你什么意思呀?”张燕掀开灶上铁锅的盖子,一边翻动里面的土鸡肉,一边问道。

    “女儿,你别管那么多,总之抓紧二狗没错,这小子指不定将来有大出息,你妈看人一向很准。”刘月苗不想点破王香妹来这里的目的,只是叮嘱张燕抓紧点。

    “妈,你对自己女儿还没信心啊,在这桃花沟,有谁比的了你女儿,咱可是镇里的姑娘,还是个医生。”张燕非常臭美的摆出了一个s型。

    “别在妈面前臭美,有本事到二狗面前骚去,最好今晚就留下他,妈给你们让位置。”看了张燕的s型,刘月苗对女儿的信心又足了一些,就凭自己女儿这身段,只要屁股那么一扭,哪个男人不是口水直流。

    “妈,你说什么呢,难听死了。”张燕的脸蛋更加红了,连忙转身去拿碗盛鸡肉。

    二狗坐在诊所里等了一会儿,张燕就端着大碗的鸡肉过来了。

    “哇,好香啊。”刚才因为被王香妹发现,心里有些忐忑,这下闻到了鸡肉的香味,早把担心忘到九霄云外了。

    “快过来坐。”张燕把鸡肉放在小方桌上,对二狗喊道。

    二狗连忙搬起屁股下面的椅子,转移到了桌子那边,筷子还没拿来,二狗已经用手捞起了一块扔到嘴里。

    “你看你,小心烫。”

    张燕今天异常温柔,见二狗被热鸡肉烫的嘴巴都不敢闭拢的样子,连忙担心的说了一句。

    “嗯,好吃。”二狗一边“呼哧,呼哧”忍住烫嘴,一边嚼起嘴里的鸡肉来。

    “慢慢吃,多的是,我去给你拿筷子。”说完,飞快的跑了出去。

    等张燕再转身回来时,手上多了几副碗筷,还拿了一瓶啤酒。其实刘月苗偶尔也喝酒的,所以小诊所经常都预备着啤酒。

    等张燕摆好碗筷,刘月苗也端着一碗青菜走了进来。

    三个人,分两边坐着。

    桌子有四方,但张燕却偏偏和二狗挤在一边,这也是刚才刘月苗指示的。

    “二狗,第一次来咱家里吃饭,以后要常来。”刘月苗说了一句,给二狗面前的饭碗倒满了啤酒,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碗。张燕不喝酒,但也没有去盛饭,而是要先吃些菜。

    “婶,你记错了,不是在你家吃过面吗?还住过一晚。”

    “那不算,今天才是正式来家里做客的。”

    “嗯嗯。”二狗一边大口吃着鸡肉,一边应了一句。其实自己还是没有搞懂,他怎么就是正式来做客的了,刚才自己不是被强拉来的吗?不过有这么好吃的鸡肉吃在嘴里,二狗也就没有心思去想那么高深的问题了。

    “二狗,陪婶喝一碗。”刘月苗拿起酒碗,和二狗说道。

    二狗也连忙拿起了碗。“谢谢婶婶做这么好的菜给二狗吃,二狗敬婶婶。”说完话,二狗猛里猛气的一口喝干了。

    刘月苗本来是想喝一口大的,但是见到二狗喝干了,她也只好一碗分成四五口喝干了。等放下碗,张燕连忙在旁边替他们两个又倒上了酒。

    “二狗啊,不要谢婶婶,要谢就谢咱家张燕,以后可不许你欺负她,对她要好点,房子咱家镇里有,以后我们娘俩就靠你了。”刘月苗故意扯上了张燕,想先从言语上把二狗和张燕拉的近一点,同时也暗示让二狗到她们家里住。

    张燕听懂了自己母亲的话,酒一口没喝,脸就红了起来,连忙低头吃菜,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二狗有时候比较愣,书也读的少,好像不懂刘月苗话里的意思,他连连点头。“婶,我一向对张燕很好,我可从来没有欺负过她。”

    听了这话,刘月苗本来还想说什么,但又咽了下去。她知道二狗没弄懂自己希望他们相好的意思,她在心里暗骂二狗是个愣子,连这么明白的话都听不懂。

    其实二狗很懂刘月苗的意思,虽然书读的少,但自己也不是笨蛋,不过此时装不懂会更好一些。自己虽然喜欢张燕,也很想睡了张燕,但刘月苗的意思非常明白,她是希望二狗入赘到她们家。二狗虽穷,但志不穷,娶老婆一定得靠自己的双手,正大光明的娶到自己家里来,靠丈母娘算个啥子?

    “张燕,你也陪二狗喝一杯。”刘月苗忽然给张燕面前的碗也倒上了酒。

    “妈,我不喝酒!”张燕很奇怪,平时自己的母亲都不叫她喝酒,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喝也得喝,二狗难道来,也不是外人,陪杯酒怎么了?”说完话,刘月苗转身又去拿了一瓶啤酒进来。

    她已经有了新的想法了,既然这两个年轻人的脸皮薄,那还不如自己帮他们一把,只要生米煮成熟饭,那还不是随自己怎么说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