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叫大声点 慢慢坐下来吃进去h

   感觉鼻子痒痒的,二狗猛的睁开了眼睛,发现面前蹲小东西…叫大声点 慢慢坐下来吃进去h着的丽丽正拿着一根茅草挠自己的鼻孔。

    “啊……啊……啊切……”二狗痒的一个喷嚏打起,猛的坐了起来,看到陈丽丽他又记起了昨晚的丑事,脸上尴尬的红了起来。

    “二狗哥,你怎么了?脸怎么红了?”

    “没,没有!”二狗站了起来,故意往路边的拖拉机看了又看。

    “二狗哥,你昨晚怎么也睡了呀,不是说守着我的吗?”

    听到这话,二狗有些奇怪了,回头看着陈丽丽问道:“你,昨晚的事情你不知道?”

    “什么事情,你不是守着我睡觉了吗?我怎么知道。出什么事了?”陈丽丽紧张的问道。

    “没,什么事也没出,就是我实在太困,也睡着了。”

    “哦,这事啊,我原谅你了,反正已经天亮,什么事也没发生,呵呵……”陈丽丽说着话,朝路上走去。

 文学

    二狗看着走过去丽丽的背影,有些搞不明白了,也不知道陈丽丽是真的忘记了,还是故意装糊涂,不过这样正好,免得自己丢丑。

    二狗也跟了出来。“丽丽,你的手机借我打个电话。”

    “怎么了?”

    “给砖厂的王老板打个电话,让他帮我叫杨窑子开拖拉机过来拖一拖,不然拖拉机没有办法爬出去了,打滑打的这坑越来越深了。”二狗一边围着拖拉机的前面转,一边说着。这坑真的是够深的,都快擦到拖拉机的发动机了。

    二狗不知道用手机,他报了王老板的号码,让丽丽拨通,然后二狗才放在耳边听了起来。

    “喂,哪个?”对面王老板的声音很大,二狗连忙把电话从耳边拿的远了一些。

    “王老板,我是二狗,你帮我叫杨窑子来一下。”

    “二狗,你他妈的不来厂里拉砖,还搞什么搞?”王老板开口就骂。

    “王老板,我拖拉机陷到坑里了,让窑子过来拉一拉。”

    “你二狗就是事多,抛在哪里了?”王老板虽然骂人,但心地还是不错的。

    二狗连忙说道:“就在桥头埠昨天送砖头的山路上,都一个晚上了。”

    “操,你丫也真够倒霉的,等着。”说完,王老板挂了电话,想必是去叫杨窑子了。

    二狗算了算时间,等杨窑子过来,至少还得半个小时,他只好和丽丽说道:“丽丽,早上恐怕要耽误你上课了,等窑子来还得半个小时。”这半路上也没见什么车子经过,只有等杨窑子来了,把拖拉机拉出土坑再送丽丽去学校。

    “唉,等呗,都等一个晚上了,还在乎这半小时啊。”陈丽丽也习惯了,倒也觉得无所谓。反正自己要是晚到了,老校长肯定会调好课的。

    “嘀嘀……”摩托车的喇叭声响了起来。

    一看还真是巧,正好是陈丽丽常坐的那个村民的摩托车。

    “王师傅……”陈丽丽惊喜的喊了一声。

    “陈老师,是你啊,昨天没叫车,也没说要早上去接,我还以为你休息了,怎么在这里?”

    “哦,这不是坐了我哥哥的拖拉机嘛,你看,开到坑里了,还得麻烦你送我去学校。”

    “好的,好的,上来。”王师傅掉了一个头,招呼陈丽丽上车。

    “二狗我先回学校了。”陈丽丽说道。

    二狗刚才还愁没有车子可以送陈丽丽回学校,这下摩托车有了,他反倒有些舍不得了。“丽丽,你……你电话多少号?”二狗支吾了半天,才问了出来。

    陈丽丽也不想就这样和二狗变成陌生人,所以非常爽快的从小包包里掏出笔和纸,把自己的号码抄给了二狗。“二狗,我先走了,有空了就给我打电话。”

    “呃,注意安全……”二狗依依不舍的看着陈丽丽。

    陈丽丽也回头看了二狗一眼,然后坐上摩托车走了。

    等陈丽丽回了学校,二狗把小纸条仔仔细细的叠好,放进了裤袋子里。

    二狗和美女在荒郊野外呆了一晚上什么事也没发生,这要是说出去,准没人会相信,但这却是事实。很久之后,二狗才知道当晚陈丽丽只是梦见她正和自己亲热,一时激动才喊了二狗的名字。知道这事情之后,二狗后悔的直想撞墙。

    等了半个多小时,杨窑子终于开着拖拉机过来了。

    “二狗,你咋回事?昨晚就在这里过的夜?那小美女呢?”杨窑子东看西看,想把美女找出来。

    “哦,她昨晚就回学校了。”二狗知道杨窑子喜欢胡思乱想,所以说了谎。

    “哦!”杨窑子的表情有些失望。

    有了拖拉机帮忙,二狗的手扶拖拉机很快就被拉了出来。

    “窑子哥,今天路上安全吗?”二狗想起了和霸王帮的事情。

    “安全,没见到那帮龟孙子,可能是昨天被插的不轻,哈哈……”杨窑子想起土霸王被插的样子,心里就极爽。

    一路顺利,两台拖拉机同时开到了砖厂。今天砖厂的生意又很好,两人今天有得忙了。

    二狗昨晚没有回家,路上的麻烦事总算是解决了,但是桃花沟却有人正在骂着二狗,没有别人,正是张燕的妈妈刘月苗。

    今天张燕一大清早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等着二狗来接她,没想到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结果张燕耐不住性子了,跑到二狗的屋前一看,发现大门紧锁,鬼影子都没看到一个。

    “这个死二狗,说话不算数的主,男人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说好了来接,这下面都不露了。”刘月苗站在小诊所门前数落了一早上了。

    “妈,你烦不烦啊,人家不愿意,你还强拉他来,这下好了,你女儿丢丑了,该满意了吧?”张燕趴在诊所里的玻璃柜台上,嘴巴翘起老高,眼睛也是红红的,强忍着才没有出眼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