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两条美腿扛在肩上抖动*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

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时岑大早排队送来的将两条美腿扛在肩上抖动*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早餐。

正犹豫着,肚子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咕噜的响了几声。

声响并不大, 但是身边这两人离得近, 还是都听到了。

时岑:“饿了吧?”

荆梦月提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着大盒小盒的走了进来,看到时岑后, 样子倒不讶异,还咧个嘴给人打了声招呼。

“在医院食堂看了看,样子还不少,我买了八宝粥和鸡蛋啥的。想着早上让你吃点热腾的。”

而那两袋被人冷落的小笼包,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慢慢散失热气。

穆桃:“时岑,我喝稀饭配着你小笼包吃吧。”

时岑笑了笑, “没事,怪我考虑不当。”

“都凉了, 你吃了也不好。”

“你喝点热粥吧。”

荆梦月手上将她买的各样盒子打开, 去给穆桃递了个眼神。

大概是想了解下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你们先吃, 我把这扔了。”他重新提回纸袋。

 文学

“不用。”盛凌说,“正好我还没吃饭,凉了一点不介意。”

“给我吃吧,总比浪费掉好。”

时岑没回身,“可是我起早去排队买来是为了给穆桃吃的。”

“而不是给你。”

像是在那一瞬间格外执拗起来,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到走廊丢进垃圾桶里。

荆梦月和穆桃吃着买来的早餐,彼此看看,不敢吭声。

严格的说,时岑在上次来医院见到盛凌后,穆桃就发现,这两人有点不对付。

性格开朗又温顺的大男孩,再次见到盛凌后突然就竖起了尖刺,虽然没有非常明显的针锋相对。

盛凌没有吃的了,荆梦月庆幸自己还好买的多,想完她拿了一个鸡蛋出来给盛凌。

盛凌点点头接过来,然后开始隔着塑料袋慢条斯理的剥壳。

几秒后,他将完整光滑的水煮蛋包着塑料袋递到穆桃面前,“多吃点。”

“啊。”慢吞吞吸着杯子里粥的穆桃顺着拿过来。

得,敢情不是自己吃,是要剥了壳给喜欢的姑娘吃。

关键这鸡蛋还不是他自己的。

荆梦月算是学到了。

高手,实在是高手。

穆桃身边,一个时岑一个盛凌。

这大早上,感觉像是两只公孔雀,展开自己美丽的羽翼搔首弄姿,不停换着法儿的去讨好穆桃。

而荆梦月作为一个局外人,反正看的津津有味。

虽然知道,穆桃心里可能是烦恼的。

等穆桃吃完饭,被荆梦月扶着去洗漱了下出来后。

本一直侧身看向窗外的时岑,突然扭过头来,看向穆桃说。

“穆桃,我那天看到了。”

时岑眼神太过澄澈且坚定,还有点刚刚在面对盛凌时的执拗。

穆桃:“什么?”

“之前一起去画室画画,你的画册散了。我看到你的画,有很多张都是我。”

“所以。”

到这里,穆桃几乎已经知道时岑接下来要说的话了。

看来,那次到底还是让他误会了。

“所以,你是喜欢我吗?”时岑顿了一下,“还是喜欢过。”

穆桃眼皮子一跳。

病房内沉默了下来,不是不打算回答,而是她在想解释的措词。

因为如果要和时岑解释事情原委的话,又免不了去提之前和盛凌表白的事情。关键当事人,还偏偏就在旁边。

手上拿着苹果正在削皮的盛凌侧身过来看穆桃,唇角很淡,似乎也在等着她的回答。

见穆桃没说话,时岑垂下眼睫来,有点丧气。

“就,这么难回答吗?”

“的确是有点复杂。”穆桃轻皱了眉头。

那天在画室,穆桃就应该在出画室后给时岑解释清楚的。

便也不至于让人误会,以及现在满肚子问号的问她。

都怪她自己。

扫了眼盛凌,穆桃叹了口气,语调缓下来。

反正要说的有点多,她干脆慢慢讲着。

从自己之前喜欢过盛凌到自己表白被拒绝再到为了转移注意力换了人去画,而很巧就画了他。

等穆桃全部讲完,她甚至感觉喉咙眼发干起来,端起桌边的凉水喝下一大口。

然后接着说道:“就是这样,怪我之前懒得给你解释。让你误会了,不好意思啊,时岑。”

“所以。”时岑眼眸顿住,“开学聚餐时,你在真心话时说的有心动过的人…是他对吧。”

他抬眼看了一下盛凌又挪开。

唇轻轻抿着。

“嗯。”

不知道是在哪一霎那,时岑心里高筑的城墙轰然倒塌。这几天开心到极致的情绪,此时就像个笑话。

原来一切都是误会一场。

穆桃喜欢过的男生….从来不是他。

时岑突然觉得现在很狼狈,但是又觉得不能表现出来。尤其…是在那个男人面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