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了好不好,我好累 受被攻按在墙上啪到哭泣求饶

真不知道他室友前几天的自信劲到底是不做了好不好,我好累 受被攻按在墙上啪到哭泣求饶哪来的。

说追人吧也不像是追,表白呢也不去表,真就打算给人当四年好同学相处呗?

活该他被人拒绝,而对家直接逆袭好几把。

井绥头上三条黑线,将手机递给时岑之后开始沉默的打游戏。

看井绥这种表情,时岑也不自觉的提起心弦来,去翻看手机页面。

嗯,他不知道穆桃和那男人的近况。

但是有人知道,还拍了下来发到贴吧上——

【1L:迈巴赫最近是不是每天都来学校了!是不是!!我他妈核桃粉狂喜。】

【2L:回楼上的妹子,是的!来给院花送饭哒,等院花吃完饭后两个人还散步回她宿舍呢嘿嘿嘿这难道不是情侣行为吗?】

【3L:我油画班的朋友说,院花是近期准备一个比赛,每天要练习到很晚。】

【4L:迈巴赫挺聪明啊,这不是逮住空子了嘛,希望院花一直都有比赛在准备(不是),毕竟这样送饭送着送着说不定就送出感情呢。】

【5L:让院花一直准备比赛那个姐妹好狠哈哈,说不定过两天俩人就好上了呢。】

【6L:等不了两天,就今天!今天我就要看到我们迈巴赫和院花在校园小树林亲亲的高清图!!!老男人和小姑娘的糖怎么这么香!】

核桃cp在狂欢和暗戳戳期待后续发展的同时,也不敢太过高调,而是开了另外的帖子,大家在里面一起开心下。

帖子里有图,时岑没去点开大图,只是将小图快速的滑走。

“看完了。”几秒后,他将手机往井绥桌上一放。

“噢。”井绥的目光离开电脑一瞬,转去看他,“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是搞不懂你在想什么。”

 文学

“好。”

“没事,穆桃不喜欢他的。大概…只是不好拒绝。”

“对。”井绥扯了扯嘴角,“人家不好拒绝那男人,但是很好拒绝你。”

黑睫煽动了下,那双很好看的棕色瞳仁此时好像深了许多,时岑嘴角拉下成平直。转身去扯下搭在椅靠的棒球外套,出门时将宿舍门拍的发出声巨响。

井绥看着游戏界面,却欣慰的笑了声,“对嘛,这才是应该有的情绪。”

画油画的人,手上很少有干净的时候。

穆桃坐在马桶上试图将那些斑驳的颜料给扣掉,结果好一会儿,不但没扣掉一点,反而还将其抹匀平整了起来。

得,算了。

反而等会还得去画画。

她不再纠结手上的颜料,在即将起身前听到隔间门前有液体倾倒下来的声响。

保洁阿姨打扫时,最喜欢一边泼水一边拖地,算是她的工作习惯。

基于此,穆桃也没往心里去。

却在打开门后踏出去的第一步就摔了个底朝天。

痛意先从膝盖处传来,然后脸也开始疼。穆桃懵了几秒,然后艰难的站起来。

站起来后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还好是晚上。隔间外面没人看到她摔倒了。

因为是出糗的事,如果旁边有人看到。

她会觉得难堪。

这个时间,她还没意识到那些液体的奇怪。直到她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才发现,那根本不是水。

不是水…而是无色的油状液体。

学校卫生间有个很奇葩的设计,就是每个隔间门口都有个不算矮的台阶。所以穆桃踩在台阶上摔跤比平地摔起来要痛很多。

想到这里,穆桃心沉了下来,在看不到人的卫生间淡淡说道。

“是有人在我隔间门口倒了油吗?”

“我不知道这是故意还是不小心,不管是因为什么,我都希望你能当面主动给我解释一下。”

没人回应,甚至连丁点声响都没有。

但是穆桃知道,隔间里明明是有人的。

那人不出,也不吭声。穆桃真就暂时拿她没有办法。

今天油画老师给布置要练习的画还没完成,她今天的确没有时间在这浪费。

那些痛的地方还在痛,穆桃咬着牙试着往前迈步子,才意识到…这一下摔的比她以为的要严重很多。

艰难的出了卫生间,穆桃倚在走廊墙边蹲下,右腿痛觉的存在感太强了,她紧抿着唇,掏出手机来给穆怀打电话。

电话里响了很多声嘟后,男人懒散的声调传来,“干嘛啊。”

“哥。”穆桃声音大概是有点抖,被疼的。

“你怎么了?”穆怀正色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