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蛇根本太大|肉多的小作文

画里有每个人的状态,并排的白炽灯,大开的立式空他的蛇根本太大|肉多的小作文调,多媒体黑板,以及墙壁上悬挂的一些标语。

在画其他同学时大都粗略的描下形态特征,穆桃坐在她斜前方,画的进度看着估计也到收尾阶段了,因为用手当工具去打造画的肌理感,所以两只手上都是颜料,鬓角的碎发掉下一些来,大概因为手太脏,她便也没去管它。长睫安静的低垂,目光盯着画板,肤色在白炽灯管下白的几近透明,有一种不拘的美感。

明明其他人都只进行个简单的勾勒,但是画到穆桃这里,时岑却画的精细了起来,连蓬松柔软的头发丝都栩栩如生般,侧脸的弧度柔和,然后慢慢和记忆里的小女孩儿重合。

或许穆桃早就忘了,初一那年,他也是像现在这般坐在她的右手斜后方,然后每次抬眼去看黑板上老师板书的时候总会先看到她侧脸的轮廓。

初一的穆桃婴儿肥还没完全消退,不像现在这样瘦,但依然是好看的。有时候上副课,她会去偷吃东西,侧脸的轮廓因为填了食物而更加饱满,伴着轻轻的咀嚼,一动一动的。

像在屯粮的小仓鼠。

他初中时性格还不向这般外向,反而内向很多,一举一动都是听妈妈在家给他交代去做,很多时候也觉得不自在,但大概还是年纪太小,总不想驳了父母的意向。

不过妈妈对他的交代也不能说全是无用,毕竟他记得自己初中那会儿还挺受班上女生欢迎的,或许因为他好相处的性格又或许因为他不错的五官。在出国前,他在一节课间看到穆桃跑去找班上另外一个女生去学叠千纸鹤,五颜六色的漂亮卡纸在她手上东折西折花了几分钟好不容易才叠好一个。

她叠千纸鹤是要送人吗?

想到这个可能,他当时还连着几天都没睡好觉。

 文学

稚嫩青春时期的情愫大概总是这么没缘由,就是会突然只对那一个人在意,偷偷去不经意耍帅,以及为了分给她吃巧克力而去请了全班同学。

出国前的最后一节课结束,他收到班上很多女生的玻璃罐,里面装着五颜六色的星星或是千纸鹤。但是里面没有一罐是穆桃的,他记得当时他还提着那一兜子玻璃罐看向穆桃。

穆桃正和坐在她前面的男生聊得很欢,咧着嘴笑,露出白净的牙齿来,一缕阳光打在她的发顶上,金灿灿的。

穆桃总是能不动声色的让他生气。

还是生闷气,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毕竟整个初一,都是他借着看向黑板的机会肆无忌惮的看向她的侧脸,也是他暗自期待去收到她叠的千纸鹤。

出国后过了很久一段时间,他开始常常会想到那只小仓鼠,便试着去联系穆桃,但是发出去的那些□□息像是石沉大海般,从来没有被回复过。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像是彻底触及不到她了。

这也是他在大学开学那天没能立马认出穆桃的原因,因为她不仅长相变了很多,性格方面也是。

他本以为长大后的穆桃会是软萌的性格,长相可爱,被家里人宠着长大,擅长撒娇,善良又开朗。

结果现在穆桃婴儿肥彻底消去,身材高挑,一双桃花眼相比初中时形状明显了很多,美的极其明艳且张扬。性子随意洒脱,爱恨都鲜明,常常朝他笑,但他却常常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也像是有引力,明明大学后的他们不再有固定的位置,但他依旧习惯性的看向她。

回忆到这里,时岑脑子里突然撞进一双深邃的黑眸。

傍晚那个看上去气质五官都极其卓越的男人,只有在看向穆桃的时候,眼神是软了下去的。

他朝她百般示好,从之前的迈巴赫到今天的红玫瑰。

这个男人的目的是什么,一目了然。

虽然穆桃现在对他的态度很差,甚至可以说是不搭理。但是谁能保证以后的事情,因为那个男人的优秀…是不可否认的。

时岑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上的笔头。

没注意到穆桃这里已经画好了,她将画好的画夹到画册里,但是手没拿稳,画册里的画哗啦啦的便往下落。

这造成了不小的动静,穆桃赶紧给大家示意了抱歉的眼神,然后才弯下身子去捡。

时岑被这个动静召回思绪,也去帮穆桃捡画。

穆桃很轻声的说:“谢谢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6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