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轻点,,好痛h 被cao哭高H

落日余晖伴着时间的推移又往下学长,轻点,,好痛h 被cao哭高H压了一点。

穆桃的脚步停住, 轻轻去拍荆梦月的胳膊说,“我突然不想回寝室了,你先回去。”

荆梦月对眼前场面懵懵懂懂, 抬手做了个ok的手势。

而穆桃刚转过身去,一股子低沉嗓音就从背后传了过来。

“小桃。”

“去哪里?”

听到名字后,穆桃本能的停住脚步, 但是并没有开口去应他。

盛凌走到她面前,那束本向上树立的玫瑰花,此时耸拉的垂着。

时岑并排站在穆桃身边,盛凌的目光和他无声交汇了几秒。

这男生面孔他是见过的, 清大开学那天, 学校里被拍到的照片,他也是这般理所当然的模样, 挺直的站在穆桃身边。

 文学

盛凌稍长的眼眉微微挑起, 笑的很淡。

“班里同学吗?”

他问的是时岑,明明穆桃旁边还有另外两人,可盛凌只看向他。

事实上这话不一定是问号, 也好似是句号。

无声的将两人之间的关系划上明晰分界线。

成熟男人的气场和年轻男生的无畏当下立见,盛凌冷静自持,话语说的也模糊。但时岑他稚嫩又真诚,他看向盛凌答:“不只是同学。”

穆桃步子重新动了起来, 扭脸看了一眼时岑,“你们不是要回男生宿舍?”

“顺路一起过去吧, 我去画室。”

起初最夺人眼球的鲜艳红玫瑰此时却被冷落下来。

不仅没有送出去,甚至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那几人已经走了几步, 盛凌微微眯了眼看过去。

时岑歪着头和身边的穆桃说话, 男生侧脸笑的明朗, 脚步也轻快。

而在很多他不在场的时间里,他们大概是有很多次都是这样并排边欢笑边走过校园每一处地方的。

身体左心脏的位置在不受控的慢慢下沉着,盛凌黑眸轻轻颤了几下。

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应该是这样无能为力般,什么都不去做。

先是左脚往前迈了下,紧接着全身都动了起来。他小跑的追上穆桃。

两人聊天被打断,还是今天的第二次,穆桃已经不会露出最初几次在学校看到盛凌时那种惊诧的表情了。

见得多了,便不奇怪。

盛凌对她说,“不用躲我。”

“看你一眼我就走。”

目光从时岑脸上很快的掠过,盛凌后退了一步,那束玫瑰花没有递向穆桃,而是被他放到旁边花坛的围阶上。

大片茂盛绿叶旁边突然多出来一大抹艳丽的红,也像是给这平淡的校园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盛凌走了,时岑盯着那花看了几眼,问穆桃道:“这个…就放这里吗?”

穆桃本想点头,过了几秒又说,“算了。”

“等我一下下,很快。”

她快速的将那花包装拆了扔进垃圾桶里,只剩下很多单支的玫瑰花,以美术生的审美,像是在做一件插花作品,她将单支花插进绿叶中,不一会,一个亮眼的花坛就装饰好了。

穆桃拍了拍手去弹手上的灰然后从花坛上跳下来,“好了,走吧。”

分了画室后,班上不少同学将基础的画画工具拿了过去,这样每次去画室的时候就不用还额外将零琐的画具背来背去,穆桃也是这样做的。

她到画室的时候,屋子里并不是空无一人。

而是有几个眼熟的同学在专注的画着画,画架位置摆的有点凌乱。

穆桃小心垫着脚穿了过去,走到画室里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经过刚才一堆事的折腾,现在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画室里有六排白炽灯,全部打了开来,整个屋子被照的通亮。

她其实是有点心不在焉的,但还是逼着自己快速进入状态。

因为她知道自己画画进入状态后,就能达到十分专注的状态。然后画上几个小时,回寝室累的倒头都能睡,什么一些烦的愁的事情,一觉起来全部烟消云散了。

穆桃日常主要画人像,其次画景色,偶尔也会画画脑子里构想的天马行空的画面。比如抱着月亮睡觉的小独角兽或是长着翅膀的漂亮少年等。

她翻出手机相册来,找到下午拍的那张天空图,打算画画看看。

油画颜料还没有带过来,而放在画室的是一套色系还算全的油画棒。

拿铅笔简单确定一下涂色的区域后,穆桃正在剥着白色油画棒的外包装纸,时岑推开画室的门,先是探了探头看看,然后才静声走了进来。

穆桃抬眼看过去,“画画?”

“是的。”

穆桃笑了笑,在涂打底色。“难得没课,男生不是都喜欢在宿舍打游戏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