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亲自给我们展示”把腿分大点塞东西毛笔

晓民看着二麻子呛了几口猪食,心中暗叫不好。

陈秀秀紧紧抱着二麻子,拍着他的背,想让他舒缓一些,但老师亲自给我们展示"把腿分大点塞东西毛笔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二麻子的呼吸竟然越来越粗重,而且,身体像是掉入了热水里面一般,又红又烫。

“唔!”这时,二麻子突然一把就抓住了陈秀秀的手臂,用力一拉,陈秀秀就被他压倒在地,然后直接吻上了她的唇,让她顿时发出一声呜咽。

二麻子双目赤红,不顾陈秀秀的挣扎,疯狂的亲吻着,陈秀秀拼命扭动着身体挣扎,但这更刺激二麻子体内不断膨胀的欲望。

“嘶啦!”随着一声脆响,陈秀秀胸前的睡衣顿时被撕开,胸前两团洁白的园硕雪峰跳脱而出。

李晓民看的真切,两团雪峰竟然比李爱爱的还要大上一倍,顿时狠狠咽了一口口水,虽知道这样看着人家两口子办事不好,但活春宫就在眼前,哪里还移得开目光。

二麻子这时张开嘴,强力的感觉让陈秀秀顿时发出一声娇呼,身体顿时有了反应,也顾不得旁边有李晓民这个观众,双手狠狠抓住二麻子的头,浑身不住的扭动。

二麻子又狠狠吸了两口才过瘾,却是伸出舌头,沿着雪峰一点点向下舔舐,陈秀秀顿时如遭电击,浑身颤栗,顿时浑身冒出了热汗。

“不要!”陈秀秀用最后的理智喊出声,双腿紧紧夹住二麻子的头,不让他再继续向下,但二麻子受了催情药的影响,早已失去了理智。

双手用力掰开陈秀秀的双腿,狠狠咬了下去。

李晓民看到陈秀秀的双腿中间,却是微微一愣,竟然贫瘠一片,是个白虎。

李晓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美景,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二麻子的疯了一样,弄得陈秀秀娇呼连连,手紧紧抓着他的背,不断有血痕出现。

但是二麻子却没有丝毫痛意,反而更加兴奋,直接起身,撕开了自己穿着的短裤,耸立顿时露了出来。

“噗!”看的津津有味的李晓民却是直接笑出了声,二麻子虽说瘦弱,但是没想到他下面竟然这么细,也就比筷子粗上一些。

“呃啊!”二麻子用力一挺,随即进入,但紧接着就发出了一声长啸,竟然泄了!

 文学

李晓民看着二麻子,一脸的呆滞,这三秒都不到吧?

李晓民突然有些同情起陈秀秀来,嫁给这样的男人,不是相当于守活寡么?

果然,陈秀秀被挑起的欲火哪里得到宣泄,希望能够再次唤醒二麻子的活力。

但早已无力回天,二麻子直接瘫软在地,动弹不得,陈秀秀狠狠捏了一记,体内的欲火无处发泄,整个人像被万千蚂蚁撕咬一般难受。

“嗯?”正在看戏的李晓民突然一愣,然后就看到陈秀秀仿佛要吃人一般的目光扫向了自己。

“咕!”李晓民顿时咽了口水,然后就看着陈秀秀疯狂向着自己扑了过来。

李晓民哪里防备,顿时被压在了地上,一双硕大的雪峰挤在自己的脸上,却是瞬间呼吸困难。

李晓民感受着脸上波涛汹涌的柔荑,心中有些慌乱,若这里只有他和陈秀秀,必定翻身就压在身下,可二麻子可就在身后啊!

当人面偷人家的老婆,李晓民有贼心没贼胆啊!

“爱我!”陈秀秀的脸色涨红,浑身滚烫,说完就直接吻住了李晓民的嘴。

“唔!”李晓民刚要开口阻止,嘴瞬间被堵住,而后一只巧舌就直接钻入嘴中。

体内一直被压抑的欲火瞬间升腾而起,李晓民紧紧抱住陈秀秀的腰,然后用力,转眼就将她压倒了身下。

“呼!呼!”李晓民狠狠喘着粗气,死死盯着身下的陈秀秀,脑海中做着最后的挣扎。

陈秀秀的目光也盯着李晓民,胸前的丰满剧烈的起伏着,眼中满是迷醉,期待着身上男人的爱抚。

“唉。”李晓民心中微微一叹,虽然他算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然后放手,他虽然不算什么正人君子,但这等荒淫的事,他却是做不出。

“哎!”这时,陈秀秀突然用力,然后直接就将李晓民压在身下,随即伸出右手就要去扒他的裤子。

“嫂子,别这样!”李晓民急忙开口。

“啪!”随着一声脆响,火辣辣的感觉瞬间让李晓民懵了,这个女人竟然打自己!

“废物!”陈秀秀涨红的俏脸上充斥着不满,眼中满是鄙夷,似乎所有的男人在她的眼中,都是废物一般!

“草!”李晓民顿时窝火,被她的目光彻底激怒,怒骂一声,然后一把推开陈秀秀,将她推翻在地。

“啊!”陈秀秀惊呼一声,却是下身胀痛无比,撕裂的感觉,瞬间让她倒吸凉气。

李晓民也没想到,她下面竟然这么紧,完全不像是一个妇人,反而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

但突然想到二麻子的牙签,心中顿时了然,可低头就看到陈秀秀眼中那不屑的目光,火气顿时上来。

陈秀秀的眼中浮现一抹慌乱,二麻子从来对她都是言听计从,让他向东,不敢往西,再加上二麻子一直不能满足自己,所以对待二麻子,就像是废物一般看待。

但是李晓民却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这个男人,让她有些害怕!

尤其是身下肿胀刺痛的感觉,让她几乎窒息,但随着李晓民的动作,身体竟然浮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快感,这让她顿时不能自已。

李晓民看着她眼中的不屑逐渐消失,身下的力度不但没减,反而更重了一些,顿时让陈秀秀花枝乱颤,身体不住的扭动,不停发出高声。

“趴好!”李晓民猛然起身,然后将陈秀秀的身体翻了过来,陈秀秀察觉到身体中的饱满消失,顿时涌现出一股浓浓的失落感,身体中不断高涨的欲望,让她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本能的抬起了自己的腰肢,两瓣雪白顿时主动挤了过来。

“啪!”李晓民抬起右手,对着她的翘臀就狠狠抽了下去,雪白的皮肤上瞬间出现了五道手印。

“啊!”陈秀秀尖叫一声,这感觉,又疼又麻,瞬间让她不断积蓄的欲望爆发而出,身体不停地轻颤起来。

李晓民的手却没有停下,他决定要让这个女人见识见识他的厉害,顿时让陈秀秀难以承受,嘴中连连求饶。

“别他妈瞧不起男人!”李晓民骂了一句,随即起身,可算是解了气,但是拉起裤子一回头,瞬间懵了,脸色顿时惨白如纸。

只见二麻子正站在他的身前,眼中满是愤怒,右手指着李晓民,浑身不停的颤抖,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李晓民心中暗叫不好,当着人家的面把人家媳妇给办了,这可如何是好?

“干什么?看看你的衰样!都是男人,你怎么还有脸活下去!”这时,陈秀秀起身,看到二麻子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骂道。

“你!”二麻子一愣,没想到自己的老婆竟然会这样骂自己,怒气瞬间变为了耻辱,低下头,不再言语,但是眼眶却红了起来,两行热泪直接落下。

他那方面有缺陷,一直很自卑,身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老婆都满足不了,尊严,早就已经没了。

“嫂子,言重了。”李晓民的脸色拉了下来,对陈秀秀的话有些反感。

李晓民直接走了过去,然后对着他咬牙开口,“哥,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要杀要剐动手吧。”

“不怪你,要怪就怪我没用。”二麻子一脸的痛苦,带着哭腔开口。

李晓民狠狠咬牙,同为男人,这种屈辱的感觉,他能感受到。

“还不赶紧把猪圈收拾干净!”陈秀秀张口骂道,随后走到了李晓民的身边,手摸向他的后背。

“滚开!”李晓民转身,愤怒开口,眼中满是厌恶!

“哼!”陈秀秀没想到李晓民竟然是这个态度,两人之前才恩爱过,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冷哼一声,扭着腰肢回到了里屋。

“哥,我帮你!”李晓民说完从地上捡起扫把,开始清扫狼藉的地面。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减轻心中的负罪感,只想着用这样的方式,至少能弥补一点。

二麻子则像是丢了魂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低声抽泣。

李晓民清理完猪圈,然后检查了公猪的伤势,大部分的公猪算是废了,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损失,他可赔不起。

“兄弟,秀秀就交给你了,好好待她。”二麻子突然转身对着李晓民开口,眼中满是失意,语气中更是饱含死意。

然后就猛然转身,不顾一切向着身旁的柱子撞了过去。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从无尽的屈辱中解脱吧

李晓民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他的腰,狠狠将他按倒在地,嘴中惊呼,“哥,别想不开啊!”

“我没脸活下去了!”二麻子挣扎哭道,却是心灰意冷。

“我有办法!”李晓民狠狠咬牙,然后开口。

“能有什么办法?我认命,啥都别说了!”二麻子苦笑开口。

李晓民扫了他一眼,心中有些迟疑,老头除了教他中医外,还教了他一门不传之秘,名叫沸血手。

所谓沸血手,是一门手法,在短时间内出手千百次,手会因为剧烈的动作充血,而变得赤红发烫,故而得名。

可用以针灸,推拿,捏骨,扯皮之中,因为速度极快,让人眼花缭乱,宛如百花盛放,又称作百花手。

但老头也说话,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示于人,不然会引来灾祸。

李晓民如今只练到了第一重境界,一秒内出手十次,但用来治疗二麻子的顽疾,却是绰绰有余。

李晓民之前扫了一眼,心中就已经有了头绪,二麻子的顽疾,是因为下身的经脉不通,所以才会发育不全。

“哥,你必须先答应我,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提起。”李晓民凝重开口,他决定帮他,重拾男人的尊严和雄风。

“兄弟,真的?”二麻子看着他眼中的凝重,不像是看玩笑的样子,心中顿时蹿起了希望的火苗,将信将疑开口。

“你明天到我店里来。”李晓民神秘开口,然后起身离开。

二麻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狠狠咬了咬牙,至少要试一试,万一要是有用呢?

李晓民回到店里,躺在床上,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自责和懊悔的情绪在心中交织不止,直到天快亮,才沉沉睡去。

“嗯?”李晓民睡得正香,却突然察觉身下传来阵阵刺激,顿时睁开眼,然后就看到李爱爱,正趴在自己的身下,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嫂子,你怎么进来的?”李晓民顿时心惊,他记得关门了啊。

“醒了?怎么?不欢迎人家么?”李爱爱一脸娇嗔开口,随后指了指旁边的窗户,却是李晓民昨晚忘了关。

“欢迎!怎么能不欢迎呢!”李晓民笑着开口,看着她欲求不满的样子,顿时有了兴致。

但李晓民刚扑倒李爱爱准备泻火的时候,门外却传来的敲门声。

“谁啊!”李晓民顿时无语,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搅自己的好事。

李爱爱则是整理好衣服,坐在了床边,紧张地盯着门口。

李晓民推开门,就看到二麻子畏畏缩缩站在一旁,陈秀秀正冷眼看着自己。

“你来干什么?”李晓民的脸色拉了下来,没好气开口,目光停在了她身上。

陈秀秀今天穿了一身纯白长裙,头上戴着一顶洋帽,手中拎着一个蓝色的手提包,显得十分知性。

配上她身上的孤傲气质,让李晓民顿时心动。

李晓民这才想起,陈秀秀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嫁给了二麻子。

“哼!姘头不少!”陈秀秀进门就看到了李爱爱,顿时冷声开口,然后狠狠瞪了李晓民一眼。

“嫂子,你先回去吧,我给麻子哥看病。”李晓民对李爱爱眨眨眼,李爱爱当即会意,但是走了时候,故意撞了陈秀秀一下,显然对她口中的“姘头”十分不满。

“你!”陈秀秀顿时大怒,刚要破口大骂,却被二麻子死死拉住。

“废物!”陈秀秀看着李爱爱离开,顿时狠狠踹了二麻子一脚,张嘴骂道。

“你也出去!”李晓民对着她不满开口。

一是这陈秀秀实在惹人厌,二是他施展沸血手,不能让其他人看到。

陈秀秀狠狠跺了跺脚,转身离开,二麻子刚想去追,却被李晓民拉住。

“哥,女人不能总惯着,你越惯着她,她越不拿你当回事。”李晓民缓缓开口,然后将门关上。

随后,李晓民就配了一点迷香,将二麻子给迷昏过去,随即走近里屋,摸出一个小箱子。

箱子里放着一包银针,长短粗细各不相同,一共有一百零八根,对应人的经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