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这是在公司,不要 乖 把它含进去好紧好湿

张伟接过茶杯,却将一杯茶猛的泼向我,幸好老板,这是在公司,不要 乖 把它含进去好紧好湿我反应快闪开。

他一脸得意的道:“不好意思,手滑了。”

我暗暗咬牙,又倒了一杯茶给他:“老板要吃什么?”

“你们店有什么招牌菜啊?”

“糖醋鱼、鱼香肉丝、各种家常小菜,各类盖饭、炒饭。”我机械化的答。

他随便翻了翻菜单:“什么破餐馆,就这些也是给人吃的?”

张伟看着我,指了指一旁的酒店:“你去,给我去那里端几个燕窝盅、鱼翅饭来。”

张伟说着,掏出一张百元钞票砸在我脸上:“我会给你跑腿费的!”

“张伟!”

然而诗笑笑的呵斥并没有用,张伟更加嚣张的看着我:“不伺候?那这破店也别开了。”

我知道张伟家有钱有势,而夏师傅一向老实本分,一辈子辛辛苦苦就挣下了这个小小餐馆。打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夏师傅更是对我关爱有加。我自小没爹,在我心中,夏师傅就像父亲一样的存在。

我绝对不能给夏师傅添麻烦!

“没事。”

我忍着胸腹间的怒火,弯腰捡起地上的一百块,然后朝张伟一摊手:“多谢少爷打赏,鱼翅饭560一份,燕窝盅380一份,请问少爷要几份?”

张伟没想到我居然忍得下来,愣了愣。

我道:“少爷不会没钱吧?打赏一百块的大手笔可不能像我这样的穷鬼。”

 文学

张伟脸涨得通红,我却开始数他身后的人。

他终于受不了,啪丢了张卡过来:“一人一份!”

狂,我看你狂,就是要让你出血!

我弯腰去捡地上的卡,一道影子忽然落在我的手边。

我偏头,看见餐馆门口一道凸凹有致的倩影,修长高挑的身材,紧致的双腿,以及一直扣到最上一扣的衬衣。

然后我听见她说:“小弟弟,我们又见面喽。”

看着眼前的女人,莫名的我突然打了个寒颤。

这不就是刚才被我救下的那个?

这女人一看就不是能来这种小餐馆的上流人物,突然出现在这里完全不合情理。

我的心突然狂跳起来,难道她是故意来找我麻烦的?

她却无视我的紧张,大大方方的走进来,身材高挑,衣着华贵,气质超群。

站到我身侧,她伸手挽住我的手臂,右手点了点我的额头,娇俏的道:“傻了?”

鼻端充斥着她身上好闻的香味,我自动脑补出她在浴缸里喷薄欲出的圆润线条,真的是傻了!

“你……你们什么关系?”

张伟结结巴巴站起来,食指在她和我之间晃悠几遍。

张伟一向好色,我知道,这个女人让他惊艳到了。

她闻声偏头,狭长的桃花眼流光盈盈:“他是我的……好弟弟。”

她说得很媚,说到好弟弟时,右手不经意的在我腰间一捏。

我只觉得一股电流蹿过身体,浑身僵硬得无法动弹。

她流光溢彩的眼眸一转,落在地上那张卡上,转头问我:“这种卡也值得你弯腰去捡?”

我一愣,见她从包包里掏出一张金灿灿的卡递过来:“以后看到这种都不许弯腰。”

张伟嗞一声像被谁踩了尾巴,我看到他眼底的惊恐。

“咦?你认得这卡?”她将卡凑到张伟面前,狭长的眼底带着坏笑。

张伟目光在她胸前流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倒是一旁的诗笑笑道:“天,至尊VIP金卡,全市不超过一百张。”

她赞许的看了诗笑笑一眼,走到只会点头的张伟跟前,波涛汹涌逼得张伟一退再退。

“知道以后就给我收敛点儿。”她的声音忽然冷肃下来,整个人的气势凌厉:“我弟弟是涵养好,我可没他的好脾气。”

张伟被她逼到角落,扑通一声瘫倒在座位上。

然后她若无其事的朝众人一笑:“忘了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林澜,是这小子的姐姐。”

我看见她眼底分明的戏弄,一瞬间心慌起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女人突然冒出来,不知道想干嘛!

“今天算我请客,你们敞开了吃,海鲜鱼翅没问题,让张伟小弟弟去对面买。”

她拿出一叠红色毛爷爷丢给夏师傅,右手再度将我勾了过去。

她下颌搭在我的肩头笑道:“不过,林峰我要借走。”

说毕,也不等众人反应扯着我就出了餐馆。

刚出餐馆,我就甩开她的手:“你要干嘛?”

我瞪着她,此时夜幕刚降,霓虹初起。

映着霓虹,她狭长的桃花眼里像含了一汪水,楚楚动人。

“替你出口气啊。”她点燃一支烟,朝我吐了口烟雾:“怎么样,刚才痛快吧?”

我冷着脸:“我不用你帮。”

“那你当帮我呗。”她道:“跟我回家一趟。”

打开车门,她朝我招了招手。

我犹豫了一下,琢磨着她是不是真的要我去帮忙,忐忑的上了车。

车子很快飚出去,路灯次第亮起,晦暗不明的天色,使得整个世界都显得暧昧起来。

车厢里流淌着悠缓的旋律,歌手呢喃的声音像是谁撩拨的手。

我的脑子里忽然就蹦出她在浴缸里的画面,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她斜睨了一眼我,唇边的笑意更浓,一打方向,车子停在了路边一个不大的停车场里。

她的手游鱼一样递过来,虚虚落在我的腿上。

“我不能告诉家里人我被下药了,需要个时间证人,而我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我闻言点头,却不敢看她。

“不过,你真的没对我怎么样?”

她话锋一转,人也凑过来,湿热的呼吸就在耳边,一起一落间,我的神经也跟一紧一松。

“我怎么就不信呢?”

她的身子越过中间的档杆,半个人都挂在了我的身上。

“你说,我到底是哪里不吸引你?”

如此近的距离,让我噌的一下就红了脸。

“我没碰你,真的没碰你。”

我闭着双眼摇手示意,双手却不经意到触碰到海绵一般的东西。

“小弟弟真坏。”

我还未来得及思考刚才碰到到底是什么东西,她便娇笑着朝我靠了过来,双手更是好死不死的按在我的胸膛上。

柔荑似水,软若无骨,在我胸前游走,温热的掌心熨帖舒服。

我忍不住‘嗯’了一声。

她咕咕笑着就胯坐到我身上。

我豁然睁眼,她的唇却已经吻上了我的唇。

甜!

真甜!

我的心底酥酥软软,鼻端满是馨香,只觉得身体如同发烧般的燥热起来,而我的理智在这样的火热里逐渐消散。

我想要推开她,可双手触摸到她的娇躯时,却又舍不得放手。

“好弟弟,我这么漂亮性感,在那种状态下你都能坐怀不乱。可以啊,是个君子,姐姐喜欢你。”

她轻微的喘息在我耳边回荡,魅惑十足的声音同时传入我的耳中:“你喜欢姐姐吗?”

我点头,双手不自觉地抚上了她的后背。

她的肌肤滑不溜手,我顺着她完美圆润的线条往下,扶住她纤细的腰肢,再从腰肢处喷薄向下,停留在她紧致的大腿。

她整个人都脱力般的靠在我身上,微带喘息的道:“好弟弟,跟着姐姐混吧,姐姐早晚让你前程似锦。”

我狐疑的看着她,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升官发财,出人头地,美人在怀都是最大的梦想。

“别这么看着我,姐姐说到做到,到时候张伟也只配给你提鞋。”

她口气很大,却自信满满,我不由得揣测起她的身份来。

而这时,她又伏在我耳边对我说道:“别想了,你终归会知道的。”

她双手灵巧的撮揉着我胸膛,我的脑袋里此时也瞬间一片空白,只觉得全身所有热量都随着她的动作开始澎湃起来。

“怕吗?”

她看着我问。

我想,都到这程度了,怕个毛!

我正要挺身,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暴呵

该死!这关键时刻怎么有人这么不识趣,随着几声急促的敲打车窗的声音,林澜摇下了车窗。

“你们在干什么……他是谁!”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车窗前,他满脸通红,瞪大了那两颗金鱼眼气得快要掉下来。

林澜不慌不忙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伸手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男子二话不说,拉开车门把我拽下了车。

“澜澜……你告诉我他是谁!”

男子那眼睛瞪得溜圆,可是我是谁和他有啥关系,我还知道你是谁呢。

“他是谁和你有关系嘛?”男子伸手抓住了我的衣领,抡起拳头就要打我,正在这时我旁边的林澜却是叫住了他。

“你住手!你要是打他,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你……你小子行,敢给我戴绿帽子!”他愤怒的脸几乎扭曲到了一起,犹如暴怒的狮子,“给我等着!”

“我……我是她弟弟,你误会了!”我眼睛一转,编了一个瞎话满混过关。我双手死死扣着他的手,向林澜投去求救的目光,姑奶奶你倒是吱个声啊!

“你有完没完?”她的声音冷冰冰的,脸上毫无表情。

“澜澜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男子松开了手,原本狰狞的脸,转眼变了一张好男人的面孔。

林澜依旧冷冰冰地说:“我还要回家吃饭,你要是没事就请让开。”

男子顿时被掘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干瞪着眼睛,如果眼神能杀人,我估计自己已经死了不下十次了。

“走啊,还看什么看!”我内心有些忐忑不安,但还是乖乖的跟着她走出了停车场,坐着电梯到了酒店一楼大堂。

“不知道她要带我去哪,不会是要带我开房吧,上次没得逞,这次我可不会放过你!”想到这里我不禁心里美滋滋的,忍不住显出一脸的坏笑。

“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事?”刚一走进大堂,她便一脸心疼的样子,伸手抚摸着我脸颊。

我一时语塞,在她面前我真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弟弟,只能装无辜。

“那个男的是你男朋友?”

“这件事情一会再说,先帮我的忙!”她伸手挽着我的胳膊,把我带到了一间VIP包房门前,随着服务人员轻轻推开了房门,“林小姐请……”

“没你事了,你先下去吧!”服务人员识趣的走了出去,随手关上了门。

我微微一愣,弄半是拿我当挡箭牌,让我见家长啊!

“快叫人啊!”她右手在我胳膊上用力的掐了一把,痛的我差点忍不住叫出声。“叔叔……阿姨你们好!”眼前的一张饭桌前,坐着一对中年夫妇。身着华丽,西装革履,光凭气势上看,就知道是某个公司的总裁CEO。

不过我并没有心思看二老,而是盯着那满桌的山珍海味。

“爸!这是我男朋友。”

男朋友?不只是我诧异,两位长辈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们俩个。

“坐吧……”林父面色一沉,伸手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烟,点燃了一支叼在了嘴上。

我伸手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心里有些不安,时不时瞟向林父,从我走进这间包房,他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我。

一个纵横多年的老江湖,在他的面前,任何的蛛丝马迹都会无所遁形。

“快吃吧,你刚才不是说饿了吗?”林澜拿起筷子为我夹了一口菜,放到了碗里。

林父缓缓吐出了一口烟圈,似是有意无意地问:“小伙子,看你的岁数不大,可有什么工作?”

“我……”我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塞进了一口菜,把我呛得连咳嗽了几下。

“他在一家公司当副总,那天晚上我和他在一起,他一直照顾我。”

“嗯……嗯对!”我连忙点头,装作刨饭,没敢直面“岳丈岳母”。

“妈……您也多吃点。”林澜起身盛了一碗汤,递给了母亲。

林母面露慈祥,却不像林父那样严肃。“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和澜澜是朋友,澜澜平时很任性,你就多照顾她一点。”

“妈……你说这些干什么。”林澜脸上显出无奈的神情,低头吃了一口菜,“他叫林峰。”

“你今年多大了?”

“我……我今年多大了?”我吱吱呜呜的看向了林澜,拼命的给她使眼色,问题是之前也没对好台词啊,这要是哪句话说错了,回头她还不点掐死我啊。

“往大了些说啊……”林澜笑了笑伸手在我的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痛的我硬是从口中挤出了几个字,“阿姨,我今年28了。”

林父点了点头沉声说;“嗯,和我家澜澜同岁,还算合适。”

我暗自松了口气,一口大气都没敢喘,明显感觉自己的后勃颈在不停的往外冒着冷汗。为了不露馅,我还是先出去躲一躲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5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