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室穿婚纱被灌满”双腿被拉开到最大

“……啊?哦,好。”臧芷似乎有些出神,回神之后微微往下蹲,休息室穿婚纱被灌满"双腿被拉开到最大托盘还没放到桌上,身体就往一侧倾倒。

“芷儿!”澹台馡看她不对劲,眼疾手快上前把她拉住搂紧自己的怀里,只听哐当一声,托盘落在地上,圆圆的盘子在地上还转了好几圈才彻底平静下来,“没事吧?”

臧芷抬头看着澹台馡的眼睛,泪光闪闪,盈盈的两行泪水顺流而下,这般怜怜的模样只让人陷入她悲伤的情绪之中,与先前的淡定大相径庭,颤抖着用手拉住她的手臂,“小姐,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澹台馡郑重地点了点头,把她揽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以表安慰,“是,虽然还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按照现有的信息推断,你爸妈至少现在过得还不错,他们回来了,芷儿,你家人回来了。”

臧芷回抱住澹台馡,趴在她的肩头大口呼吸着,眼前的东西都变得模糊。澹台馡安抚信息素包裹了她全身,小姐很少有这样轻柔的动作,这让她想到另一个人,澹台馡的父亲,澹台历。

关于家人的记忆……太久了,久到别的记忆早已模糊,她那个时候才三岁,只记得当年被父亲开车送到澹台家的那天,自己被放到澹台家门口信箱上面乖巧地坐着,父亲骗她说跟她玩捉迷藏游戏,数一百下,就跳下来去找他,找到了有糖吃。

那天,一百下到了,父亲的身影早就不再,她也不敢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她只能坐在信箱上面哭嚎,直到澹台历听到动静出来把她抱在怀里手足无措地轻轻拍她的后背哄着,“小芷儿,别哭啊……”

澹台历,她父亲的好友啊。这个男人,给了她之后生活了二十五年的家,她对于家的理解,都是这家人给予的。

她也把澹台家当作自己的家,把澹台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当作自己的家人,澹台馡刚生下来的时候,澹台历跟她说,这是她的妹妹,是她的小姐。一转眼,妹妹长大成人,还分化成了很厉害的Alpha,她自己的家人也回来了,一切都在往好的发展……那她和澹台馡……也算是她在澹台家的这么多年,坚守了自己的职责。

这一切,都是命数吧。

 文学

“别哭了,眼眶都红了,说不定回家之后你父亲也在家里呢,你想重逢就让她看到你这样憔悴失神的样子么,搞不好你父亲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澹台历派了司机直接接她们回家,一路上臧芷就坐在澹台馡的旁边,也没有放肆大哭,只是时不时微微抽抽几下,澹台馡实在看不过,移过去挨着她,抽了张餐巾纸胡乱在她脸上擦了几下,又觉得自己太过粗暴,换了湿纸巾重新擦了一遍,整个过程臧芷也不抽了,只是看澹台馡自己暴躁地找纸盒。

她哭都碍着澹台馡了?眼泪又无声往下淌,澹台馡刚扔掉手里的纸巾偏头扫了眼臧芷。

怎么又哭了!没法子,又拿了张餐巾纸,一边擦一边还嫌弃地说:“别哭了!吵死了!你要是再哭我就亲你了,看你还怎么哭!”

臧芷带着沙哑的声音小声反驳道:“我又没哭出声!”

澹台馡啧了一声,即刻反应过来接上话,“那也不行,共振不知道吗?脑袋给我吵得嗡嗡的,都打扰我想事情了。”

“好的小姐,那我不吵你就行了。”澹台馡的理由太过牵强。共振?扯什么淡?完全说服不了臧芷,念及澹台馡既然开了这个口,臧芷也就不抽了,完全把身子放松地靠在椅背上,空洞地望着窗外。

澹台馡帮忙捋了下臧芷额间垂下的发丝,好好地把它们撇到耳后,“别胡思乱想了,待会儿到家就知道什么情况了。”

说完还俯身在她嘴角亲了一下,“乖。”

臧芷总算是有了正常人的反应,不过是应激反应,在感受到澹台馡嘴唇之后立马瞪着眼睛把她推开了,别扭地说:“小姐,别这样。”开车的司机可是澹台历的人,这样的亲密的举动,要是传到澹台历的耳朵里,她的脸往哪里搁。

霎时车厢内的氛围变得很紧张,两个人都靠在窗边,澹台馡摸着脖子上的项链,心里乱糟糟的,别说臧芷承受不了,她都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转变。以前引以为傲的资本,家里的牵绊和白纸黑字的婚约,都是她能说服自己慢慢来的理由,现在这些都已经成不了两人之间的约束,臧芷能走出澹台家之外的地方,那是她控制不了的地方。

遇到的人和事,都是她无法控制的。她还没跟臧芷说她家情况之前臧芷已经用诊疗所来跟她抵抗,如果臧芷重新做回臧家小姐,S级Omega,有钱人家,皇室血统,恐怕想跟臧家攀亲的会踏破门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