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有个大东西很粗”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臧芷内心忐忑,这样瞧来澹台馡的火气还没消呢,不知道白傻子有个大东西很粗"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天跟尤菱华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对不起小姐,吃过饭我就把它搬到房间里。”

“放外面院子。”

听到臧芷要把沙盘放到房间里,澹台馡的气更不顺了,这是得有多喜欢,要把这东西放到自己睡觉的地方,晚上关着门对着沙盘犯花痴嘛!不就是个沙盘,还是个微景,要是喜欢,找个机会买个更大的送给她,把这个破玩意给扔出去。

“好的小姐。”

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澹台馡放下碗筷,解锁查看了上面的信息,对着臧芷说:“你去门口候着,有人来送东西,已经进小区了,待会你签收之后直接拿进来就行。”

臧芷听话地起身询问道:“是什么东西呢?需要开箱验货吗?”

“不用,拿进来再打开。”

澹台馡很少自己订购物品,连内衣都没买过,这次居然破天荒的买了东西回家?

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一辆面包车驶过来停下,送货员开了后备箱,从里面抱出一个箱子,跟行李箱似的,也不沉。

“您是臧芷小姐吗?”

“我是。”

“这是您的东西,麻烦您签收一下,在这里按上指纹识别就行。”

 文学

居然用她的名字去买东西?一般需要识别指纹的都是高档货,澹台馡究竟买了什么?

“好了,可以了。”

“谢谢臧小姐,再见。”

回屋的路总共没几步,臧芷却走了好几分钟,一直在猜想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她刚刚在识别的时候还看到屏幕显示有保价,要说有大动作花大钱的话,澹台馡应该会跟她知会一声。

“小姐?”

餐厅里没人,桌上的盘子都收干净了,厨房里还传来水流声。

往里瞥了一眼,臧芷赶紧把箱子放到桌上跑进去拉住澹台馡的手说:“小姐,放着我来就好,不用你动手的。”

太奇怪了!澹台馡居然亲自收拾餐桌,亲自洗碗!尤菱华给她的刺激也太大了吧,整个快从仙台跌落人间,开始学着享受寥寥炊烟?

“嘴里都能塞下小灯泡了,我不就洗个碗,你至于吗?”

“至于!这些都是我分内的事情,小姐,你可不能抢了我的活儿干,衣食住行都靠着澹台家,我能回报的就只有这些小事,连这些我都完成不了,我在澹台家还有什么用武之地,我会无地自容的!”

澹台馡被臧芷的话气得不轻,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忍住怒气,“臧芷,你今年二十八岁了!”

二十八岁,在澹台家生活了二十五年,怎么还说得这么生疏,一点感情都感觉不到。她们的关系在臧芷的眼里就止步于此吗?所有的一切都是对澹台家的回报,床上这么配合她也是回报?连亲吻都是假的吗?

臧芷怔了怔,拉着澹台馡的手渐渐松开垂下,勉强牵起嘴角,抬头说:“我知道,那更不能让小姐做这些活儿了!你让我拿的东西已经拿回来了,放在餐桌上,快去看看有没有磕磕碰碰。”

悄无声息把澹台馡挤开洗碗池的工作区域,回身再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就在餐桌上的哦!”

厨房里容不下,澹台馡被无声驱赶出来便去打开了箱子,里面放置的是她为臧芷买的最新款的晚礼裙。之前陪尤菱华去造型室,她一眼就看中了造型室老板Ava办公桌旁边的这件半成品。

里料是纯白的绸子,外层薄纱上面密密麻麻的星星点点都是手工缝制上去的,裙摆的斜向折痕也恰到好处,版型修身,能让穿着上的人勾勒出自己的曲线。澹台馡加了钱让老板按照臧芷尺寸赶工出来的。

周末的聚会,她想让臧芷穿这一身去,应该会很亮眼。

当然,这件晚礼裙不是露背的就完美了。

“小姐?”臧芷出来就只看到澹台馡愁眉苦脸盯着箱子里的裙子。咳咳,不会是尤菱华跟澹台馡吵架,没去试衣服直接给澹台馡退了回来吧?那她要怎么安慰好呢?自己也没谈过恋爱,也不懂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