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 跪成一排 把她摆成屈辱的姿势

小馡总在某些方面,是有些骚动作恶趣味,偶尔岛 跪成一排  把她摆成屈辱的姿势还有点强势的……这也是为什么臧芷觉得澹台馡的小秘是真·小秘的缘故。

顺便说,因为要爬收藏,压字数,明天不更正文,所以,会有小剧场,跟之前一样。

顺利入V的话会保证每章3k+,一周5更。

再说下虽然是ABO风格的文,但私设极多,例如女alpha就没有那啥,理由之前也说了,无需惊讶,此文纯属文子按自己脑洞胡扯,无逻辑,别较真,随缘随心观看,谢谢~!

第17章

臧芷按照自己原定的生物钟起床,轻手轻脚摸索着准备下床收拾了给澹台馡做早餐,脚还没落地呢就被身后的人又按回去,“小姐,你醒了?”

将人搂住,又捞回怀里,盖上被子,“醒了,别动,再睡一会儿,等闹钟响了再起来。”

“小姐,你继续睡会儿吧,我还得起床干活呢。”

鼻尖轻轻在脸颊划过,澹台馡眯着眼睛笑了笑,轻轻在她耳边说:“干什么活,整理浴室里的衣服吗?”

一语激起千层浪,昨晚的回忆涌上,回想起澹台馡的轻哼,不断在她耳边说着勾人的话,臧芷的脸颊渐渐泛红,也不敢反驳了。不起就不起吧,昨天做了甜品,冰箱里还有蛋糕,再温一温牛奶还能凑合,澹台馡也不是挑剔的人,虽然有制作一周菜单,但她从来也没看过,都是做什么吃什么。

“怎么不说话了?”澹台馡用脚勾住她,在顺滑的肌肤上来回摩擦,“芷儿,你昨天表现得真棒,两次呢。”

不同于以往,今天澹台馡说的两次,是她的两次,用左手不断揉搓自己右手的两根手指,仿佛又能感受到澹台馡痉挛那刻的颤动,“小姐……”

澹台馡侧着亲了下她的脸颊,“小姐很满意,现在陪我再睡一会会,待会儿一起去公司。”

耳边的呼吸渐渐平稳,感到旁边人有规律的起伏,臧芷哪里还睡得着,轻轻动了下,抬眼盯着澹台馡的侧颜。

一直觉得两个人之间的床上运动,只是发情期的宣泄,澹台馡愿意帮她,那她们做下去,做完整,也无可厚非。久而久之,跟澹台馡在一起,难免会觉得这是义务的一种,就跟买菜做饭开车做报表一样,是她应该做的事情,例行公事。昨晚发生的一切打破了她原有的认知,仿佛有什么在改变……哦,原来还可以这样?

 文学

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猛的一下对视,澹台馡牵起嘴角,伸手捏了她的脸颊,“你这是明目张胆的偷窥。”

臧芷撇嘴,感到自己脸上的肉肉被扯地微疼,握住澹台馡的手让她放开,没成想反被澹台馡给捏住了手腕,“怎么了,还不许我碰你了?”

“不是……小姐,我还是起床给你准备早饭吧。”

这次澹台馡没有拦住臧芷,而是睁眼看着她离开房间,等人消失了之后,从被窝里坐起来,被臧芷这么一弄,睡意也没了。

本是神清气爽的早晨,看到桌上放着一块虎皮肉松蛋糕,澹台馡的脸就垮下去不少,“芷儿,我不想吃这个!”

臧芷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小姐,你等等,松饼还在做,马上就好,那个虎皮卷是我要吃的。”

“你起床这么久都干了什么?”煎松饼要不了多久,她都洗了个澡出来了,臧芷还没弄完,是少有的低效率。瞥了眼一旁的沙盘,她好像找到阻拦臧芷工作的原罪。尤菱华……

“没……没干什么,就给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浇了水。”

浇水?

啧。说谎话吐字都不利索了。

“我吃不了多少,快弄好了出来陪我吃早饭!”

“来了来了。”臧芷端出一盘松饼,放在桌上,取下围裙做到澹台馡对面的位置,“小姐,吃吧。”

澹台馡把蛋糕推到臧芷面前,冷着说:“你先吃,我看着你吃。”

臧芷双手搭在腿上,没有动。

“小姐,这不妥。”

翘起腿,澹台馡用叉子叉了一块松饼,咬了一口,再看臧芷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目光放在桌上的食物上,呆呆愣愣的,“哪儿不妥,臧芷,你是等着我喂你呢?”

“不用了小姐!我自己来!”

每次都要逼着,才肯‘越界’。

澹台馡是在不知道该怎么去推着臧芷跨过她自己给自己设定的安全区,再这样下去,臧芷快跟家里的机器人没什么分别。

“对嘛,多吃点,昨晚辛苦了。”

还好吃的是蛋糕,要是吃别的,可能臧芷都会被自己吞咽的动作噎住。

看着臧芷低头继续默默啃蛋糕,澹台馡差点笑出声。真是不禁逗!

“对了,季海之也离职好几天了,下一任秘书什么时候能上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