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他趴在她两腿之间疯狂的吻她

澹台馡没穿拖鞋,而是光脚踩了进去,脚踏在瓷砖上感受冰凉,盯着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他趴在她两腿之间疯狂的吻她臧芷自己不断倒着往后退,到了楼梯旁边说:“给我倒一杯温水。”

“好的小姐。”

澹台馡说完就上楼了,等臧芷端着水杯到卧室的时候,只听到浴室里面的流水声,把水杯放在床头,轻轻敲了下卫生间的门,只听里面的流水声停住。臧芷说:“小姐,水我放在床头了,你早点休息。”

说完里面又传来流水声,臧芷见她没别的吩咐,便从澹台馡的房间退了出来。

回到自己房间,臧芷才开始失神,她刚刚站在澹台馡身边,闻到了薰衣草的味道,是尤菱华回来了么?还是澹台馡找到了一个同款信息素的Omega作为尤菱华的替代品。不管是哪个,都让她觉得心疼,二十五年的陪伴败在了信息素上,如果她的信息素更合澹台馡的心意,她是不是就能得到澹台馡更多的关注。

嘭——

臧芷的房门被大力推开,澹台馡裹着浴巾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她。

“小姐?”

“你没有给我准备衣物。”澹台馡如是说。

自从成年之后,澹台馡进了澹台集团,渐渐有了应酬,也没有要求她要面面俱到,臧芷通常把衣服按照顺序排列好,沐浴更衣这种事情,都是她自己完成。她刚刚除了放好水杯,也是把拖鞋放到卫生间门口才出来的,但小姐说什么都是对的,也不能质疑。臧芷立马从床上弹起,抱歉地说:“对不起小姐,我马上给你准备。”

澹台馡看臧芷从抽屉里把内衣和睡衣都拿在手上,手足无措地四处看要把衣物放哪里比较好。

 文学

主卧室隔壁就是专门的衣帽间,但这些贴身的衣物都是放在卧室方便换洗穿着,没并有专门放衣服的地方。

“就放在凳子上吧。”

臧芷依言把衣服都放在凳子上,只感觉后背多了个湿湿的东西,抓过来一看,这不是澹台馡刚刚裹着的浴巾吗?扔她身上干什么?澹台馡长大之后就没这么任性过了,这个举动很不符合澹台馡现在的小馡总人设。

“过来。”

澹台馡已经躺在被窝里了,喝了一大口水,勾着手指再拍拍床沿,对臧芷说:“芷儿,过来。”

臧芷听话地坐了过去,澹台馡把她睡裙的肩带勾下来,手指在她的锁骨上轻轻滑动,“进门的时候干嘛那样盯着我?”

这个问题她已经回答过了,澹台馡再次提起,显得非常刻意,尤其是在她锁骨上的手指隐隐有向下的趋势,臧芷不禁怀疑,澹台馡……是在跟她调情吗?

澹台馡说过,不喜欢她的信息素,就算匹配度达到了80%以上也不喜欢,臧芷对此深信不疑,澹台馡的确不爱她这一款,挑选成为小秘的Omega都跟尤菱华一般甜甜的,笑起来的模样如沐春风。

她跟澹台馡朝夕相处,除了第一次,每到发情,澹台馡都能抗住她S级Omega的信息素勾引,匹配度再高也无法让澹台馡失控。臧芷就无望了,不喜欢就不喜欢罢,反正还在她身边就好,至少她床上的Omega都是她把关的,呵。

“因为……小姐生得好看。”

臧芷的口气跟之前夸奖客户的贵宾犬可爱没分别,平淡又敷衍。

没有介怀臧芷的谎话,澹台馡转换了话题:“上来陪我睡觉。”

又睡觉?最近半个月跟澹台馡的接触已经超过了以往一年半载的尺度,她倒是很希望能日日夜夜有这样的机会,但始终是会离开的,生成习惯的话在最后抽离的时候就很痛苦。澹台馡不喜欢小甜椒,又没人接上小秘位置,就拿她凑合,真是饥渴到不挑了,一个Alpha比Omega还不受控制吗?那怎么不让尤菱华陪着她,果然是心尖尖上的人都舍不得强迫她吗?

臧芷决定不让自己如此被动,插缝不缺的人还幻想着自己能天天被翻牌子得到恩宠,真是可笑,飞快把肩带整理好站起来,微微欠身,“小姐,这不妥。”

“有何不妥?”臧芷拒绝地习以为常又自然,澹台馡很生气,成年之前臧芷都是对她百依百顺,比她爸妈还上心。自从搬出来了,她们倒是显得生分了许多,做都做过了,她身上还带着自己的标记,血液里流淌着她的信息素,还不妥?生理课本上不是说被标记过的Omega会很依赖标记她的Alpha,臧芷怎么就这么特别呢,S级的Omega,不该对羁绊更渴望么,在楼下看她回来就马上到门口,满心欢喜的样子,莫非是因为一时的本能,想要跟她亲近,理智的臧芷却连靠近她都不乐意。发情期过了不对她欲取以求她能接受,怎么还生出排斥来了呢?

臧芷见澹台馡逐渐冷淡下来,感受到了床上人的低气压,甚至散发出的信息素都不温柔,跟澹台馡现在赤身躺下被子下露着香肩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支支吾吾半天,等脸颊上的红晕退掉,臧芷才诚实说道:“虽然我吃过避孕药,发情期也过了,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这几天别再发生关系比较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