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在他怀里委屈的哭*总有偏执狂盯着我gl

“怎么,这车水马龙比我好看小东西在他怀里委屈的哭*总有偏执狂盯着我gl不成?”

臧芷转身看到刚刚还在床上的澹台馡已经站在了落地窗前,“小姐,你醒了?”

“嗯,醒来安排工作,完了我还要睡个回笼觉呢。你告诉季海之,今天白天让她自己去谈业务吧,给她2%的浮动权利,谈不下来就别干了。”

“小姐,这不好吧?”

虽然澹台馡从来不让臧芷掺和对外的商业谈判,但臧芷也不是完全懵懂得一无所知,既然澹台馡自己来,就说明了这个合作对她来说十分重要,哪能让季海之一个人去,真要是搞砸了怎么办!

“你这么担心她,那你陪她去咯。总之别打扰我睡觉,你知道的,我没睡饱可是不好伺候的。”

澹台馡瞪了她一眼,又爬到床上盖好被子戴上眼罩,是真的打算在床上继续补眠了。

在臧芷收拾完毕准备出门的时候,澹台馡一个翻身起来叫住她,“别耽误太久,早点回来,晚上还有个重要酒会呢,到时候浮岛的上流人士都在,这个比较重要。”

当季海之在楼下只等到臧芷的时候也是小小惊讶,澹台馡一向都是亲力亲为,也没让臧芷出去谈判过,她能行吗?

臧芷看到季海之的第一句话:“季秘书,小馡总今天不会跟我们一起行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是非,除了简单的阻隔剂,还把抑制剂喷上吧。”

澹台馡不在,季海之对臧芷也没了卖乖,嗤笑说:“臧总助应该没这个烦恼吧,毕竟你作为Omega,也没几个Alpha能吃得下去。今天应该是小馡总是怜惜我,让你来给我当保镖的吧。”

 文学

说完还戳了戳臧芷手臂上的肌肉。

臧芷只对澹台家的人毕恭毕敬,别的人她从来没真的放在眼里,别说澹台馡的小秘了。用力捏住季海之的手腕,笑着对她说:“你要是能靠卖身拿到今天的单子,算你好本事。我会守在门口给你当保镖的,绝不让别的人看你兴奋妩媚的模样。回去还会跟小馡总说起你的辛勤付出,让她多给你点提成。”

“你!臧芷,你不过是澹台家养的一条狗,何必在我面前装清高。”季海之手上疼着,嘴上却不饶人。臧芷这个怪物,一个Omega练得比一些Alpha还有力道,哪个Alpha看上她就是脑子有问题,重口味。

从小到大比这还恶毒的话臧芷都听过,一个小甜椒的呛声根本不足以让臧芷的眉头跳动,心里毫无波澜,说道:“可你不是连当狗的资格都没有么?”

臧芷放开季海之,恢复以往对外的和颜悦色,“季秘书,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在我面前狂妄。论年龄,我比你大;论级别,我比你高;你的简历还是我通过的,我既然可以给你这个工作,也可以让你狼狈地滚出总经理办公室。你最好,在没有爬上小馡总的床之前先当好我臧芷的舔狗。不然……日子可不好过哦。”

“哼,你这嘴脸真该让小馡总看到,恶毒的女人!”臧芷没在管季海之,到前台取了之前租赁的车钥匙,迈步往停车场走去。

季海之跟在后面继续小声嚷嚷着,臧芷没心情跟她纠缠,一个人上车之后锁了车门。“季秘书,我看你也不屑于搭我这个恶毒女人的车吧,那就在合作公司楼底下见咯,拜拜~”

一路畅通开到要谈判的公司楼下,臧芷还是很紧张,拿出资料查看。即便这不是她的管辖范围,可她作为澹台馡的总助,也不能给她掉链子,如果她能把这个单子拿下来,那澹台馡会不会对她刮目相看。

臧芷看完资料,在楼下等了二十多分钟季海之才姗姗来迟,“迟到四十六分钟,季秘书,你这个月的提成没有了。”

季海之瞪大双眼咬牙切齿地质问她:“我没有迟到,离约定的十点钟还有十多分钟呢,你公报私仇!”

“对,”臧芷假笑说,“就是公报私仇,谁叫你职位比我低呢。”

季海之抬头看了眼大楼的logo,这就是港和集团,能在这地段建起两栋高楼,实力的确不输澹台集团。“季秘书,你要是再用没见过世面的眼神盯着人家的大楼看,我就真把你扔在外面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