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在她接电话时要她*别停受不了再深一点

告别季海之之后,澹台馡穿过酒店的竹林,走到隐秘的后门总裁在她接电话时要她*别停受不了再深一点,推开门后就看到一个黑影蹲在路边抽烟,蹙眉走过去,澹台馡踢了一脚那人的屁股,“又在抽烟,臧芷,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越长大越不听话,反了你了。”

臧芷突然被踢了一脚,好在她平衡力好,只趔趄往前挪了几步就稳住,避免了摔到地上的尴尬。

“小姐,今天这么早?”臧芷看了看表,现在还不到十一点,今天这么快就完事了?

澹台馡从车里拿出空气清新剂在臧芷狂喷了好几下,又往她嘴里塞了口香糖,没好气地说:“怎么,你想我被人灌醉后抬出来不成?”

“没有,小姐,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哼。”虽然喷了气味阻隔剂,澹台馡还是觉得自己衣服上都是不干净的混杂味道,空气清新剂往自己身上喷了几下。

“小姐!”臧芷拿过澹台馡手里的空气清洗剂,这是她拿来喷车厢的廉价用品,怎么能用在澹台馡身上呢!

澹台馡看臧芷懊恼自责的表情脸黑了下去,“行了,我没你想的这么讲究,这么多年了还不了解我?”

臧芷抱歉地看着澹台馡,又看了看手里的空气清新剂,想着以后要去定制几款去味剂在车里备着。

澹台馡顺着之前的质问,伸出手摆在臧芷面前说:“拿出来。”

“小姐……”

“拿出来!”

臧芷毕恭毕敬从衣服口袋里掏出自己刚刚买的香烟和打火机。

 文学

澹台馡把没收的东西扔到垃圾桶里,又一次警告臧芷说:“再让我发现一次你就死定了。”

尽管这种警告臧芷听了好几次,还是本能地哆嗦往后退了半步,低头回答说:“好的小姐。”

看臧芷委屈又怯弱的模样,澹台馡指着她的鼻子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僵持了一会儿,解开自己的领带,脱下外套,丢给臧芷,自己坐到后座,“回家。”

“好的小姐。”即便刚刚澹台馡往身上喷了空气清新剂,即便臧芷没有刻意低头去闻澹台馡衣服的味道,她的鼻息间还是闻到了甜椒的味道。

在澹台馡看不到的转身瞬间自嘲地笑了。这就是澹台馡喜欢的味道吧,别的Omega都是娇小可人,哄澹台馡开心就是信手拈来,不像自己,不仅没有这么香甜诱人的味道,还成天去健身房练硬朗的线条,一点都不Omega!

“小姐,系好安全带。”臧芷看着后视镜里的澹台馡如是说。

澹台馡看了眼后视镜里臧芷的眼角,按她的话系好安全带,然后就把目光转移到自己的电脑上,“走吧。”

臧芷看着澹台馡的睡颜,再次给澹台馡整理好被子,自己才出了她的卧室,走到楼下的书房。伺候澹台馡睡下了,可臧芷的工作时间才刚刚开始。

坐在书桌前,臧芷抚摸了一下自己幼年时期的全家福,喝了一口咖啡,戴上眼镜进入工作状态。

臧芷也是出生于达勒市一个知名的家族,可惜在她三岁的时候,家里突遭变故,爸妈连夜逃跑躲债,把她丢在了最大的债主也是昔日老友的家门口。澹台馡的父亲澹台历看这个闪着大眼睛抱着洋娃娃的小姑娘直叹气。

从此臧芷便在澹台家住下,不久澹台馡出生,澹台历对臧芷说:“小芷,这是你的妹妹,更是你的小姐,从此以后保护她就是你在这个家的职责,听懂了吗?”

臧芷似懂非懂点点头,用自己肉肉的手指戳了戳在摇篮里的小婴儿,含糊不清地吐出两个字:“小……姐……?”

这一声小姐,臧芷叫了二十五年。

今年她二十八岁,澹台馡二十五岁。

虽然澹台家里在吃穿用度上没有亏待她,但也实实在在把她当做澹台馡的小跟班在养成。臧芷自己也争气,知道自己寄人篱下,为了不辜负澹台家的养育之恩,修炼了一身的技能,从生活琐事、各类学识到摔打格斗,样样不落。

为了当好澹台馡的伴读,臧芷等澹台馡到了适读年龄才跟她一起进了学校,成了高龄的异类。自从她在初中时期分化成了Omega,澹台馡分化成了Alpha,周围的人更是嘲笑她说:“臧芷就是澹台馡的童养媳。”

青春期孩子总是不禁逗,自从童养媳的说法传开之后,澹台馡就对这个小姐姐没了以往的和善,“她才不是我的童养媳,她仅仅只是她爸妈卖身抵债到我们家的丫鬟!”

可澹台家的大人可不这么想,臧芷家里的血缘跟历代皇室有着渊源,要不是欠债太多,也不至于沦落至此,尤其是臧芷分化成Omega之后,澹台馡的母亲看到两人信息素的匹配度达到83%,就哄着臧芷签下了婚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