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夹好了hh”放在里面一整天

白羽把身子放低,凑向她:“你放过我一次吗?宝贝夹好了hh"放在里面一整天是哪一次?你说说看。”

承平气结,看向倩柔说:“你自己选,以后没钱找我,别干蠢事!”

倩柔这才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连忙呼喊:“王爷救我,王爷救命,救救我们孩子。”

白羽脸上挂着笑,说道:“别哭别闹,安生点,咱们都痛快;再闹就罪加一等。”

倩柔放弃了挣扎,看着一动不动的寻遇,心里是无尽的绝望,喏喏的说:“那就打脸吧。”

“好,早这么痛快不就得了,我也能休息了,大家安生。容嬷嬷,来,带上这个,去打她的脸。”

说完,从一个小盒子里掏出了一枚戒指,那戒指与顶针形状相同,不同的是手掌一侧有尖刺,仔细一看,能吓人一跳。

承平离得近,看得真切,问道:“这是什么?”

“府里的规矩,轻易不打女人脸,要打就用这个打,这叫打脸。”

“什么规矩,我没听说过;这破规矩,还不是你说的?我不干,我不干,不就是一点布料么,凭什么说我抢劫?”

白羽轻轻笑了:“没文化,真可怕。抢劫,还以抢得财货的多少论罪么?让你们去京兆府你们不去,在这里又嫌我不公,做人真难,改天问问其他夫人,有像我这么为难的当家主母么?”

又说:“还破规矩?!这是婆母当家时留下来的规矩,她老人家,你总不会也要骂吧。要不怎么说后来者居小呢,连这些家规都不知道,还想着当家呢。”

寻遇笑了,笑得凄凉,说道:“京兆府不能去,我丢不起这个人。脸不能打,就打屁股吧。”

倩柔忙叫到:“王爷,不行啊,不行啊。”

县主跪着爬到寻遇身边,也抱住他的大腿说道:“阿遇,你留下这个孩子,我没什么亲人了,这个孩子生下来我养着,当我儿子,好不好,你欠我的情,咱俩清了,好不好?”

 文学

倩柔更慌了,“王爷,别打脸,别打脸。这个王府我不呆了,我回家去,我夫君爱我,只要我回头,他就能留我。姐姐,这个孩子我回家去生下来,我给你养着,将来给你养老送终,你别怕我舍不得,我自己有两个孩子,我夫君也不愿意养别人的孩子,你放心。让我走,让我走,我就不该来,我求你王爷,看在从小一场的份上,别往绝路上逼我。”

寻遇看向白羽:“撵她出府行吗?”

“行!今天就走吧,省得王爷后悔,又来闹我。”白羽心中得意,解决一个是一个。

“可是有一条,县主以后也不可再向王爷进献姬妾了,你看,你这个妹妹一来,王爷身子被掏空了,身家被掏空了,还欠着你一屁股人情。我有话在先,以后切不可如此了。”

县主答应说好,白羽又让她站着说话。

然后说自己乏了,就散了。

管家办好了放妾书,送去衙门,二管家过来禀告,说是周姨娘要带走所有的东西,白羽笑了,让他去请示寻遇。

后来据说,寻遇把所有周倩柔用过的东西都扔到了街上,周姨娘自己雇了个大车,一个不落的全都拉走了。

好好的白月光,撒了一地,竟成了雪,后来又化成了泥。

那天晚上,白羽去找了寻遇,她还是第一次来寻遇的院子找他。一进院门,就听见琵琶的声音叮咚作响,咋一听不觉得怎样,后来越听越不对劲。

是那首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

寻遇坐在主屋前一个小凳子上,白羽走过去坐在他旁边。半晌,寻遇停下来,看着白羽。

白羽砸吧砸吧嘴,好像在品味什么,“王爷居然能记住曲谱,厉害。”

“我一直都记得。”

白羽点点头,说了句,“不容易。”

然后又说:“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其实爷还有另一个选择,就是我回泉州,倩柔留下。今天让她走,一来给我自己除个祸害,二来也是考验你的真心。白月光对每个人的意义不一样,对你来说,如果非她不可,在她离开的刹那,你就会知道。”

看寻遇不说话,她接着说:“现在还来得及,你找过去,你们大团圆结局。”

第59章 意外的婚礼

“要说白月光,那也非你莫属,没有别人。”寻遇轻轻的说,声音小的仿佛一吹就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