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玩具破了自己”玩自己给他看

王二牛吓了一大跳,他赶忙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更是浑用玩具破了自己"玩自己给他看身一震,他赶忙将好不容易进去的都退了出来,坐在床上,有些害怕的接通了电话。


“喂,小月。”


“王二牛,你现在在干嘛呢?”电话那头传来了赵惜月质问的声音。


“我,我准备睡觉了啊。”王二牛有些心虚的回答道。


“睡觉?”赵惜月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而后问道:“彩礼钱凑了多少了?”


“一块还没凑到。”王二牛如实的回答到。


赵惜月又是重重的呼吸了一下。


“王二牛,你听好了,我刚才给我爹吵了一架,现在彩礼只要十八万,十八万,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三天,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如果凑不到的话……那我们就真的散了。”赵惜月说着又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内传来的忙音,王二牛心中愁绪万千,他看了一眼床上有些意乱神迷的齐芳玲,她此刻也正在看着自己。


 文学

自己明明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正在等着自己去娶她,自己却在这里做对不起她的事情,王二牛你还算是个男人嘛!


王二牛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让自己清醒一下,她不顾齐芳玲的失望,穿上了裤子里说道:“芳苓姐,对不起。”


说着他便头也不回的冲出了门,一头扎进了雷雨之中。


王二牛心情沉重的走着回到了家,将湿透了的衣服丢在了沙发上,便上了自己的床,这一夜,王二牛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快要亮天了,王二牛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日上三竿,王二牛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


王二牛抓起手机一看,顿时来了精神,手机上显示的是“王哥”,正是之前要他帮忙承包村里土地的王峰。


王二牛接通了电话。


“喂,王哥。”


电话那边传来了王峰的声音,给人感觉是一个比较沉稳,还略带几丝威严的男人,“王二牛,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王哥,我没听说村里要承包那两百亩大棚地啊,你是不是搞错了啊。”


“搞错?怎么可能搞错!你当我们的消息都是凭空而来的吗?你不主动去问,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等他们把消息传出来的时候,他们早就把合同跟人签了,到时候还有个屁用!”


“唉,王哥,你别生气啊,我今天就去问,今天就去问。”


“你最好快点,这事要是办不成,事先说好的钱一分都没有,好了,挂了。”


“唉,等等,王哥。”


“怎么,还有事?”

王二牛有些讨好的笑道:“王哥,我今天肯定就去问这个事情,然后跟村长好好谈,那个,你看是不是能把我们之前说好的那钱提前预知给我,我现在有点急用……”


“啥?预支给你,你做梦呢吧,要不是有人跟我推荐你办这事,我才不会找你呢,没想到你办事效率这么差,现在还想预支钱,我跟你说,门都没有,你得到钱的唯一方法就是把这件事情办成了。”说着,电话就被挂断了。


王二牛把手机狠狠的甩在了被子上,脸上有着几分怒容,“他马勒戈壁的,牛逼什么啊,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嘚瑟什么啊,码的,等老子有了钱一定甩你一脸,去你的。”


王二牛骂了一会便消停了,他开始想着怎么办这件事情,他决定吃完饭去找村长,要是三天之内能把这件事情谈成了,那自己彩礼的事情就有找落了。


一想着王二牛就有了动力,快速的起了床,换了一身衣服,简单的给自己做了点早饭,吃过了之后就直奔村长家。


其实王二牛是很不愿意跟石满天交涉的,因为石家跟王二牛所在的王家世代不和,有着很深的矛盾,石满天这个人又是一个阴险的老狐狸,看着他的样子就很不爽,更别说跟他说话了。


王二牛来到了石满天的家,他家是一栋自己盖的二层小洋楼,这是村里的唯一的一处小楼,这也凸显了石满天在这个村的地位,它可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盘踞三山村几十年,揽财无数,更是时不时的搞上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媳妇,真是过着皇帝的生活。


出乎王二牛意料的是,石满天居然不在家,难道是去村委会了?王二牛想着就往村委会的方向走去。


一股凉风吹来,王二牛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一眼天,却见好端端的天居然又阴上了,王二牛忍不住咒骂一句。


这时他的眼角的余光居然看到了石满天那硕大的身影出现在街道的另一端,王二牛刚想打招呼,却见石满天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王二牛定睛一看,居然是王翠花,王大开的老婆。


王二牛忍不住卧槽一声,“王大开的女人也被石满天搞上了?”


王二牛虽然叫王大开一声哥,但是两人之前有点小矛盾,王二牛还揍了他一顿,也是因此,王大开一直对王二牛有点成见,从昨天小房子里的事情就不难看出,王大开恨不得抓住王二牛的什么把柄呢。


王二牛看着村长和王翠花鬼鬼祟祟的朝着村尾走去,王二牛顿时就明白了,这两人是想大白天去炮房办事啊。


王二牛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当即就动了脚步,绕路跑向了村尾大棚地的小房子,他要赶在石满天他们之前到小房子,然后藏起来,最好抓住石满天点把柄,这样石满天要是不把大棚地承包给自己,自己还能要挟一下他。


见状的王二牛,跑起步来呼呼生风,两分钟不到,他就跑到了小房子,他喘息着四处张望着,看看有没有人,别被人看到才好。


他四处看完,这才放心的走进小房子,然而,他不知道,他前脚刚走进小房子,就被人看见了。


大棚地不远处的一个厕所,王大有的老婆刘巧兰,刚上完厕所出来,就看到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进了小房子。


她当然知道这小房子是私会之地,要是别人进去了他也就当做没看见了,但是关键是她认出了那道背影,是时长出现在她的梦里的王二牛的。


“他去小房子干嘛?难道……”刘巧云想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俏脸当即一红,他当即决定过去看看。


刘巧兰作为刘巧云的亲妹妹,容貌自然是与刘巧云有一些相像。


而且论姿色刘巧兰那是丝毫不输刘巧云的,原本在外人眼里很是矜持自重的一个女子,却在此刻素心怀春。


而这一切皆是因为刘巧云跟她说过的一些关于王二牛的事情……

刘巧云曾在刘巧兰的面前这样评价王二牛。


她说王二牛不光是长的高大帅气,而且还很有责任心,还很善良,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怪物东西,要是哪个女人嫁了他,那绝对是天大的幸福。


也是因为这样,在刘巧兰的男人王大有不能满足她之后,她的心里就总是想着王二牛。


她与王二牛也是早就认识,不过他当初只是很欣赏王二牛的帅气以及为人,并没有往那方面想,可是现在结婚了,想法就变了。


她最需要的是王二牛这样的男人,那样她才不会在一个个寂寞的夜里,感到空虚。



王二牛进到小房子里,坐在床上歇着,耳边传来了一阵轻巧的脚步声,刚顿时一惊,刚想躲起来,耳边就传来了一道悦耳的声音,“王二牛,果然是你!”


王二牛楞了一下回头看去,只见刘巧兰俏生生的站在门口,一双美目看着自己,脸上有着一抹红霞。


“巧兰嫂子,你咋来这里了?”王二牛惊讶的问道。


刘巧兰一边四处看着一边走进来道:“我咋来这里了,我还想问你呢,你鬼鬼祟祟的到这里来干什么?该不会是跟谁家的女人私会的吧。”


刘巧兰说着,小脸红扑扑的盯着王二牛看着。


王二牛连忙道:“哪能啊,我就是想跟人私会也没人跟我啊,我来这是有别的事情。”


“别的事情?啥事情?”刘巧兰不依不饶的问道。


“这个……”王二牛有些尴尬的说道:“这就不好说了,不过肯定不是来跟人做那事的。”


“做那事……”刘巧兰的俏脸当即一红,瞪了王二牛一眼,“亏你说得出来,不过,我不信,我倒要看看,一会哪个女人会来。”说着刘巧兰就坐在了床上,一副要赖着不走的样子。


王二牛嘿嘿笑道:“除了嫂子你,是不会有女人来这里找我的了,对了,嫂子你来这里找我,该不会是……”


王二牛说着,眼神故意色眯眯的顺着她的领口往里看了一眼,雪白的一大片瞬间晃了一下他的眼睛。


“呀……”刘巧兰赶忙捂住领口,俏脸通红有点羞怒的瞪着王二牛道:“王二牛,你干嘛,你……你耍流氓。”


王二牛嘿嘿的笑道:“嫂子,你咋跟个小姑娘似的,反应这么大。”


刘巧兰叫道:“你耍流氓,难道我还不能叫了。”


“嘿嘿,嫂子,这是也不能怪我啊,谁叫你生的这么好看,还坐的离我这么近,我就忍不住想看两眼,嘿嘿,嫂子,不得不说,你的真白,真……”


“不许说!”


刘巧兰突然伸出一只玉手捂住了王二牛的嘴。


她感觉自己快要羞死了,居然被一个男人当着面夸自己的那里,不过在她的心里确实有着一丝难掩的欣喜,王二牛的话证明他是承认她的魅力的。


轰!


一道响雷声传来,刘巧云顿时大叫了一声,扑到了王二牛的怀里,娇躯忍不住微微地颤抖着。


王二牛楞了一下,不禁问道:“嫂子,你咋了?”


刘巧云本能的往王二牛的怀里缩了缩,颤声道:“我……我怕雷。”


“啊?”王二牛不由得愣了一下而后笑道:“雷有啥好怕的,嫂子,你得回家了,要不然一会下雨了你就回不去了。”


王二牛的话音还未落,又是一声雷鸣,紧接着大雨便是下了起来。


刘巧云颤抖着身体说道:“已经回不去了……”


王二牛也是有些无语,这个雨下的还真是有点及时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