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婚欲睡gl-你的甜甜圈是不是痒了

每逢期中期末都要努力与求佛两手抓的行昏婚欲睡gl-你的甜甜圈是不是痒了动准则,对永恒第一李清河进行的严谨的拜佛行为。

李清河沉默看着他们双手虔诚的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后面还有个兄弟捏着三只笔。

李清河:“…….”。

常春突然伸手摸了摸李清河的头。

李清河无情拍开,眼神里写满不给我一个合理解释,你的尸体就要出现在黄河里的霸道黑/道大哥式凶狠。

常春讪笑:“我听说摸佛头会有运气加成。”

李清河:“……”

于是木子蘅、吴晓的手悄悄搭了上去。

“……,运气加不加,我不知道,但是等下打分的时候,我会毅然决然的写上零分。”

“清河!”这是吴晓寝室长不可置信中带着谴责的老母亲呼喊。

“儿子,你不能这样对爸爸!”这是木子蘅对爱子误入歧途的痛心。

“呜呜呜,清河不要啊,”这是唯一发出真诚痛苦忏悔的吴晓。

后一排伸出来的手又默默缩了回去,零分不是虚无的威胁,是李清河真能在何蘘的严厉目光下对着他们视频说出一堆缺点,在大一学妹学弟的注视,下大二学长学姐也是要面子的。

“喝奶茶,喝奶茶”,第四排的背头男生往前递了四杯奶茶。

奶茶一排排的往前递,木子蘅赶紧接过,说了声谢。

女生宿舍距离有奶茶店的那条街有点远,木子蘅几人嫌路远,让关系好的男生帮着带了四杯。

几人才分好奶茶,何蘘就让每个年级派个代表上来抽签,按抽签顺序决定各年级放视频的顺序。

 文学

抽签出来的顺序是大三大一大二,何蘘看着直拧眉头,最好的顺序就是一到三或者三到一,大三又大一的,对比太明显,怕评分太低,伤了大一小孩的心。

但结果如此,何蘘抬眼大一学生所在的位置,摸了摸胡子,就这样吧。

属于大三的u盘被打开,何蘘没有定下什么组队的规矩来,一个人一个组或是十个人一个组都没有问题,但一般来说大家就会两三个人最高四个人成组更能在有限的时间里高效完成作品。

大三的人数目前是最多的,分四个组。

努力搞起气氛的何蘘笑着让底下的同学喜欢那个想先看那个就大喊他们的组名,那个组的声音最大就先放那个组的视频。

大家都懂后面容易分高的原理,吼起别人的视频可谓不留余地。

不过一群大三的视频质量怎么可能低到哪里去,惊叹的声音时不时从传出来。

每个视频放完以后等学生们打完分,何蘘又对这个视频给大家讲解,其中一个小组的视频还受到他的重点夸奖。

木子蘅搓了搓手,低声问道:“他们进总决赛了没?”

沉浸在视频中的李清河随口道:“差不多。”

木子蘅贼眉鼠眼的笑,又问:“那我呢?”

常春两人也悄悄竖起耳朵,三人的表情一致的谄媚。

李清河回过神,低声打趣道:“想走后门?”

“没没没,怎么可能,后门就算了,我们就想知道这门进去没?”

常春两人也不遮掩着了,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结果前两天才出来,本来也是打算告诉他们的,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现在她们主动问了,李清河也不拖沓直接说道:“进了。”

三个人保持着理智又耐不住兴奋,压着声音欢呼了一声,又击了个没声音的掌。

李清河喝着奶茶继续看视频,颇为滋润。

这会轮到大一的视频了,有优秀大三党的视频在前头,一群大一的表情都有些忐忑,话也不敢讲了,一个教室就他们那边最安静。

李清河淡定自若的喝奶茶。

何蘘开了个玩笑缓解气氛才开始让学生开始喊。

A大传统就是一届带一届,现在大三的那会就带着李清河他们这一届,所以关系相当不错,但大一就有些陌生了,只认识李清河,就笑着喊她的名字。

大二的就不用说了更是笑闹着喊永恒第一。

大一的喊声最大,像是有组织一样的默契的大喊李清河,一声又一声,非常整齐。

大三大二的人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声音慢慢从小到消失,接二连三的互相对视又转向大一那边,教室里只剩下大一的声音,莫名的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感觉,欢闹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何蘘抬手压了压,声音还在继续,仿佛不见到他打开李清河的文件夹就不会停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