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等我*我想在你身上运动

“要听佛经吗?”李清河问,眼神带着小孩似的顽教练等等我*我想在你身上运动劣,继续说道:“上次你不是让我念佛经吗?”

在基督教的教堂里面对着十字架念佛经也就李清河做的出来,可色令智昏的她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念咯?”

林故安继续点头。

李清河脑里过了一遍《心经》才开始念起来,不是普通人的那种一字一句的背,反而和寺庙的和尚念唱的语调一模一样,应该是努力练习过,开口就有浓浓的佛教味:“观自在菩萨,……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边念还边慢慢摇起头,一本正经的样子。

林故安觉得她让这个腐朽的教堂散发出一轮七彩的佛光。

以前的为了让佛经更容易流传出去与让弟子好背颂,佛经的念诵方式改的很像唱歌。

林故安不大了解这些,只听得懂的里面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其他的都和催眠曲一样。

实在耐不住了,拍了拍还在摇头晃脑的李清河,阻止道:“知道你厉害了,别念了”。

李清河停下,看着她笑,许是刚刚佛经的余光还没有散,林故安觉得这笑容散发着大师般的佛光,慈祥又和蔼,乌黑的头发也被无视变成了亮堂堂的光头。

没敢凶大师,语气还带着一丝莫名的虔诚说道:“回去吧。”

李清河当然选择同意,只不过看着林故安诡异的表情,站起转身时还是忍不住坏笑。

风衣衣角摇晃无意牵住针织衫的尾巴,地上相贴的身影逐渐拉长,木门发出最后的吱呀声音,光在十字架上渐渐消散,脚踩树叶的声音又响起,被影子染上温度的地板又回到冰冷的模样。

被佛经洗脑过的后遗症很严重,直到回到家,林故安才肯和李清河说话。

李清河又是恶作剧得逞的开心又是林故安不想理她的痛苦,反反复复的煎熬,最后终于想到一个转移话题的借口。

“这几个都是你的,”李清河拿过旁边提上来的袋子,往林故安那边递,眼神示意让她打开。

 文学

林故安有点疑惑,但还是顺着她的意思打开,当时她只在夏之澄的热情推荐下定了一套裙子,没想到拿回家的却有四套。

“试试看?”

林故安看着她,李清河才肯解释:“送你的生日礼物,本来的想法只有一套的,结果看来看去就变成三套了。”

“我生日在下一个星期”,林故安无奈提醒。

“张叔一直催我去拿嘛,本来说你生日那天再去拿的,”李清河眨了眨眼,语气一转,说道:“先不要管这些,先试一下。”

林故安无奈的看着她,眼底含笑。

李清河也对她笑。

“那谢谢小朋友了”,最终还是林故安先败下阵来,笑着说道。

“所以可以换衣服了吗?”李清河固执的问。

“生日礼物怎么可以现在看呢,”林故安狡黠一笑,提着袋子就往房间走。

李清河怔了一下,看着这人背影消失不见,有些遗憾的挠了挠头。

第28章 和小朋友一起过生日

自从南城被枯黄落叶铺满以后便彻底宣布正式入秋,吹满地的残叶让南城多了几分凄凉萧瑟。

李清河阳台上的薄荷或许是被这气氛感染了,自从入秋以后总是殃殃的,全然不见之前嚣张爆盆的模样,愁的李清河大半夜睡不着,穿着睡衣就去开灯去看它们,又在网上查了不少攻略,差点就为了这一小堆薄荷们去定棚子了,最后还是选择了网上最靠谱的回答,把薄荷黄了的叶子根茎剪去。

她自从有了这个差事,有事没事都会去阳台上看一眼,生怕出现一片黄叶祸害了她一片薄荷,这一堆薄荷不知道是被天天拿着大剪刀过来的李清河吓到了还是突然开始努力争气,虽然还是殃殃的样子,黄掉的叶子却越来越少,李清河心中欣喜之余仍不肯放松警惕。

这会就拿着个剪刀,站在花坛前严肃的细细观察,坚决不放过一片漏网之鱼。

敲门声突然响起来,李清河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把吓薄荷的剪刀放到一边,擦了擦手去开门。

是之前李清河叫的跑腿,两人对了一下验证码以后,黑色衣服的跑腿小哥就递了一个包装严实的正方体外卖盒进来。

李清河小心接过说了一声谢谢。

小哥笑着说了声:“生日快乐。”

李清河没解释,眉眼带笑又说了声谢谢。

前两天就挑好的蛋糕被小心翼翼放到了冰箱。

特意早起爬起来去挑了林故安最喜欢的新鲜海鲜,现在也处理好放在盘子里,等到林故安下课的时间一到就可以起锅放油烧菜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