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弄给大家看-是不是所有女生都会自w

张珏看着李清河从小长大,李清河也对这个自己弄给大家看-是不是所有女生都会自w慈祥的叔叔亲近,两人唠了半天的家常。

张珏把她当自家小辈看,对于她逃课留级的事有所耳闻,严厉的训斥了几句。

李清河也不生气,嬉皮笑脸的认错,比在家里面对夏之澄几人,她面对张珏反而更加像个小孩似的随意。

“就知道嬉皮笑脸,上次撞车的教训还没有吃够?出去玩就出去玩,还去那么远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万一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李清河下意识往林故安那边看了一眼,又很快转回来,乖巧认错。

林故安垂眼,面色如常,李清河分不清是庆幸还是难过。

张珏又训斥了她几句,最后还是舍不得,又柔声劝她。

李清河一一点头答应。

话题又转到林故安这边,几个人聊了一会才提着做好的衣服出门。

林故安不说话,李清河张了张嘴没想到找什么话题,带着林故安绕到后面的房子。

林故安还没有问,她就开口解释:“张叔的弟弟住在后面,张叔做了一辈子的衣服,他弟弟就做了一辈子的鞋子。”

“我们现在去拿鞋子。”

林故安点了点头。

相貌相似的老人打开门,除了中间又给林故安量了鞋码,基本和前面一样。

 文学

最后李清河提着七八个袋子,林故安提着两三个袋子回到车上。

放在车上的奶茶已经冷了,没有再喝的想法,林故安靠着椅背不说话。

李清河眼神往那边瞟了又瞟,嘴张了又张,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发动机响起来,又很快停下。

李清河问道:“要不要下去走走。”

林故安点了点头。

秋风萧瑟,落叶发出哀鸣,两人并肩散步,李清河不开口,林故安也不说话就跟着她走。

走了一会走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教堂前,李清河先快步去禁闭的门前看了眼,运气很好,今天没上锁。

李清河推开门,弯腰卖了个乖,抬手展开邀请在身后的林故安进去。

只是战时的一个简易教堂,却并不敷衍,房屋很精致,只不过里边的东西都搬走完了,只剩下彩色琉璃的窗花和中间的十字架说明这里曾经有虔诚学徒双手合十祈祷的模样,后面搬进来的长椅零零散散的摆放,面对着最里面高台上的十字架。

顶层的玻璃射出一束并不怎么明亮的光,浅灰色的颗粒在光束里飘荡,教堂里是遮不住腐朽的气息。

李清河带着她走到最前面深色排椅坐下,常年被虫蛀的木椅发出吱呀的响声,两人都毫不在意的坐下,面对着十字架。

李清河坐了一会,眼神看向十字架,却不是在看十字架,眼底难得的出现了缅怀的情绪。

林故安耐心的等着。

“我小时候父母带我经常来这边玩,”李清河想了想才开口道,“这边变化其实不大,很多还是原来的样子,特别是这个教堂。”

“小时候还有基督教的人来做礼拜,我跟着他们唱和,还是蛮好玩的”。

林故安点了点头。

“之前开车去西藏的时候,我遇到了车祸”,李清河语气平淡。

“其实还好,没有受很大的伤,就是车被撞的太严重,没办法开,我和几个朋友被困在草原上,幸好遇到了路过的牧民,他带我们去了近处的寺庙,请了里面的大师给我们医治,又让我们住在庙里。”

李清河笑了笑,说道:“我平常不信教,那会待在古寺里天天听他们念经,反倒兴起一股要剃头皈依佛门的冲动。”

“伤到哪里了?”林故安不听她转移话题,问道。

“手臂,撞到以后骨折了”,李清河抬了抬左手。

“那张叔怎么说你要……”林故安想了想又换了一个词“要没了。”

李清河又像想刚才那样敷衍过去,看着她严肃的表情,只好解释道:“我们在草原上待了一天一夜才等到牧民。”

林故安抿了抿嘴。

“我发了烧,草原上又没有信号,安大哥他们慌的不行,但又没有办法。”

林故安不知道说些什么,沉默着。

“我现在不是没事嘛,等什么时候我带你一块去回去看看,那里虽然不是很出名的寺庙,但是风景还是挺不错的,我还认识了好几个小和尚,之前给了他们一笔钱,让大师送他们去读书,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李清河挑着轻快的事情说,想让林故安开心一点。

林故安深深叹了口气,闷声道:“下次还敢吗?”

李清河认错态度良好,脸色一正,保证道:“不敢了不敢了,没有下次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