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李清河刚刚准备放下这事,浴袍刚刚脱了一半又重新穿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了上去,转身弯腰拿起手机,是林故安的消息。

李清河心里带着不知名的期盼点进去。

“你今天还没有给我拍照。”

是为了这个生气?

李清河手一抖,想了想就回了一句“现在可以吗?”

“如果你的相机还有电的话。”

李清河眉眼带笑,刚刚还闷着的脾气一下子就消散了,赶忙换了内存卡又把带着的备用电池换上。

本来要人已经走到门口,眼睛一转,又转身走回去。

林故安只开了壁灯,站在浴缸前放水,这水压强放水也快,不一会就放满了一半。

被拉上的白色窗帘遮住的阳台发出敲击玻璃的声音。

本应该从身后发出的声音反而变成了出现在前面。

“您好,您的专属摄影师已到位”,单薄的黑影敲着门,压低声音说道。

她停了一会才继续问:“我可以进来了吗?”

明明就是拍个照,给她折腾的像个偷情似的,林故安只能无奈的笑了笑,拉开窗帘,把刚上锁的玻璃门给打开了。

还穿着白色浴袍的李清河,手里抬着黑色的单反,在月光下的浅琥珀色眼睛少了平日张扬的凌厉,添了些温柔,清晰的下颚也被打了柔光变的模糊,浴袍遮盖不住的锁骨凹起处接住发丝滴落的水滴,积起一轮小水湾。

白底樱花的浴袍把本就难辨雌雄的人衬的更像是书本里的樱花树下跪坐着的眉眼冷淡疏离,嘴角却挂着淡笑的和服少年。

 文学

林故安只愣了一会,就反过来嗔了她一眼说道:“出息了?还知道爬阳台,也不怕摔下去”。

李清河表情随意的往里面边走边说道:“才多宽,一跨就过去。”

“出息,”林故安又嗔怪了句。

李清河笑了笑,走到浴缸面前,手试了一下浴缸里的温度比外面的温泉烫了些,自作主张的换了冷水继续放。

“要脱吗?”

“都,都行”,李清河摸了摸鼻子。

“先拍几张,嗯?”

“嗯,”李清河拿着相机的手有些抖,后面又赶紧补充了个好。

林故安笑了笑,坐到浴缸边上,遮住探头的月光,宽大的黑底白鹤浴袍底下细长的双腿若隐若现,裸足踩在地板上,脚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肩头的浴袍顺势滑下,露出白净的肌肤,因为手臂撑在浴缸边的原因,原本就凸起的锁骨更加明显,几缕发丝散乱的铺在上面。

李清河不明显的喉咙滚动了一下,手指在黑色单反上摩擦。

“要摆什么姿势吗”,林故安脸上带着笑意,眉眼温柔,语气像是撒娇又像是对小孩子胡乱的纵容。

“不,不用……”李清河又停顿了一下,道:“随便一点就行了,随便一点。”

“嗯,这样可以吗?”林故安瞧着她问道,眼底的笑意越发明显。

“可以,可以的”,李清河有些紧张,想靠近一步又不自觉的后退。

“那你怎么还不拍啊?”尾调上挑。

“哦,哦哦,”李清河赶忙把单反打开,咔嚓的快门声响起。

林故安跟着快门声,两三声就换一个动作,等按下几十次快门以后,她已经躺到浴缸里,刚刚没有人注意的时间,它已经放满了整个浴缸,水摇摇晃晃的往外流出,一股股水流贴着木质浴缸往下淌。

此刻没有人在意,快门声还在不断继续,黑发在水面漂起,像缠人的海草,热气染红了眼角,清冷的脸上无端多了柔弱,她眨眨眼看着你,水波在凹下去的锁骨三角区荡起波浪。

李清河手有些抖,还好有专业素养在,脑子一半想着面前的画面一半想着构图,倒也不冲突。

“你之前不是要皈依佛门吗?念两句佛经来听听,”林故安无意的开口。

李清河一心两用,听到这话一时间来不及反应就脱口而出答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那边传来低声的笑,李清河这才反应过来,有些窘迫的看向那边。

“拍完了?”

李清河呆呆的望着。

“拍完我就起来了,”林故安又说。

“啊,哦,好”李清河还有点懵。

“刚刚泡的够久了,”林故安无奈解释,伸出手掌,指尖被泡的发白。

“哦哦哦,那你快起来”,李清河赶忙说道,往前一步想要帮忙,又反应过来转身。

林故安见她呆愣的样子,叹了口气,站起来径直往浴室走,边说道:“照片发给我,手机在床头柜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