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寸太大有点疼|托起她白嫩臀部撞击

李光哲也递过来一个相比起来大一些的盒子,尺寸太大有点疼|托起她白嫩臀部撞击李清河刚接过,他就站起来说:“走,吃饭了。”

李清河拍了拍皱着眉头的林故安低声说了句等会解释,又带着她去吃饭。

今天李清河是寿星,饭桌上的内容大多由她展开,李清河不主动但有问必答,另一边的林故安也没有冷落她,经常也捎上她一起。

李光哲话少只能偶尔说话,大部分都是由齐长冀发问,李清河不想说的,夏之澄就笑着替她接话,除了中间被放到客厅的睿睿大哭不止,夏之澄放下碗筷去哄他以外都挺和谐的。

吃完饭,李清河两个人又在客厅陪着李光哲两人喝了会茶就起身离开了。

李清河开车,林故安坐在副驾驶,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压抑。

林故安这一天被折腾的稀里糊涂的,心里难免有几分郁气,虽是年长的那个也不肯主动开口。

接近路口的时候,李清河故意放缓了车速,看见红灯才停下,趁着十几秒的时间把系到最上面的银质扣子解开,又把车窗摇下来,清凉的晚风灌入车内,李清河烦闷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些。

“我身份证的生日和实际生日不是同一天,”李清河只能挑着容易的解释道:“我一般是过身份证上的生日。”

小孩主动解释,林故安也不会板着脸,看着她说。

绿灯亮了,李清河继续开着车边说道:“我不知道他们这两年怎么了,突然开始给我过原本的生日,但是我不太喜欢也不愿意。”

“上次我回去她就提了这事,我没答应,她又迂回到你这里了。”

林故安点了点头,刚想开口。

李清河又说:“帮我打开那两个盒子吧,”她眼神示意放在那边的两个一大一小的盒子。

林故安闻言,又拿过两个盒子,拆开包装。

李清河趁着这个时间又解释道:“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过的那个和我爸关系很好的叔叔吗?就是教了我很多东西的那个叔叔,就是齐叔”。

 文学

林故安先从小盒子里拿出一块白色表盘的棕色皮带腕表,造型简约干净,只有指针镶嵌着的蓝色宝石作为点缀,露出一丝昂贵的气息。

李清河只是看了一眼就让她拆另一个盒子,是徕卡的STyp007。

面对喜欢的单反,李清河表情也是淡淡的,看不出来喜欢与否。

林故安又全部装回去了。

李清河又不说话了,林故安最烦这种说话只说一半的态度,索性也不说话。

两人一路沉默,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便都自顾自的洗漱回到自己房间。

林故安心里不大舒服,或许是年纪上来了,心思一重就辗转反侧难眠,索性起身出门倒杯水喝。

才走到客厅,就看见倚着阳台的削瘦身影以及她指尖燃着火星。

林故安端着接好的水走到她背后。

李清河没有察觉,今夜风起,吹着她宽大的白T恤和黑色五分裤,本来就削瘦的小孩显得更加单薄,脚踝的红绳铃铛也被风吹的叮当响,她却不在乎的叼着烟吞云吐雾。

上次在酒吧,林故安就觉得这小孩抽烟喝酒挺特别的,别人是享受,她是自虐似的猛灌猛吸。

手里的烟才抬起落下三次又到了头,旁边放烟的纸盒已经密密麻麻的塞满了烟屁股,她使了点劲塞进去,又点了一支。

林故安叹了口气,走到阳台边学着她的样子两臂搭在栏杆上,仰头望着天空。

李清河还没来得及藏好颓唐的表情,怔怔的看着她,等反应过来,挤出来的笑又落了下去了,又吸了口烟。

她这会和上次酒吧里的表情一样,冷漠又颓唐,眉眼写满了苦闷,像是把世间最痛苦的事都经历了一遍似的。

“林故安,”她说,嗓子被烟熏的沙哑。

烟味掩盖了原本的薄荷清凉的香气,林故安只好再靠近一点栏杆,呼吸着夜风带来的新鲜空气。

没有回应的呼喊,李清河没有坚持,放弃继续莫名其妙的呼喊,三两下把剩下的烟抽完,同样的手法把烟屁股塞进去。

她拿了一条烟出来,现在才抽了两包,随意的把剩下的盒子丢在地上,就倚着栏杆不动,只不过林故安看月亮,她低头看地上的树影。

隐隐约约的浅薄树影像是张牙舞爪的吃人妖怪在无人的凌晨街道借着喧嚣的风发出怒吼企图要破坏了这镇压了自己千年的封印。

脚踝的红绳是道行不深的小和尚的法器只能焦急的叮当响,却连一个大汉的呼噜声都抵不过,只能掩埋在黑色的夜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0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