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夏之澄三个人边聊边挑了半天,夏之澄又笑着又提起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了李清河的小癖好,李清河的衣物都有在领口内侧用不明显的金线或银线纹字母L的印记,只不过只是极小的一个印记,如果不是知道的人仔细去找,是很难注意到的。

林故安回忆了一下发现是真的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

折腾了三个多小时才把李清河的衣服挑完,夏之澄笑着松了口气道:“这次幸好有安安陪着我一起挑,不然又要个一天两天的”。

“可儿,你去把有裙子那些本子拿来,让安安也挑两件。”

林故安本想推辞,夏之澄却以自己也要挑些裙子的理由把她的推辞又推了回去,林故安只能又坐回去,陪着夏之澄又挑了半天,李家每个人每年的衣服尺码都在店里有记录,所以夏之澄挑完款式和张可儿说一声就好。

而林故安还需要和张可儿走到后边量尺寸,张可儿熟练的记下尺寸和款式,然后写到蓝皮本子上。

刚才记李清河和夏之澄的衣服都是用红皮本子。

林故安疑惑发问。

张可儿笑着解释道:“店里老客户都会有专门的本子记下来”,

她指了指三面墙的落地书架,说:“这两边就是放老客户的红本子,我们一般会一直保留下来。”

“这一排都是清河的,上面的是夏姨和李叔的,”她笑道:“她从小到大的衣服都是我外公做的,小孩子变化大,每一次做衣服都要重新量重新记着,所以她的本子比较多,量完还要考虑做完以后会不会又长了不合身了,所以外公总是要先做清河的衣服,生怕拖了一两个月就不合身了。”

林故安看向她指着的中间一伸手就能够到的那一排书架。

“但是千防万防的,还是没有防的住,清河初中长太快了,有一次前一个月量的尺寸,刚做好就送过去,清河一穿短了一小截,外公只能又让她脱下来重新做,这次刻意做大了,没想到这次一穿上又长了一截,气的我外公好长时间不肯给小孩子做衣服。”

林故安笑了笑,好像看见长手长脚的稚嫩青涩的李清河穿着短一截的衣服一脸无辜的眨眼。

“最后夏姨说反正也会长的,就让清河拿着长一点的衣服回去了,后面做的衣服也让都大一些,”

 文学

“现在穿的衣服都要大一些的,对吧”林故安问。

“对,女孩子初三以后变化就很小了,清河还是要大一些的衣服,说宽松的穿着舒服一些,”张可儿明显对李清河很熟悉,笑着的语气带着亲呢,“之前每一段时间都会给她做几套裙子,但是她不肯穿,夏姨怎么说都不肯穿,高中以后就不给她做了,说她什么想穿再给她做。”

“我能看看这些本子吗?”

张可儿眼神为难的看着她。

“不看也没事,”林故安摇了摇头,“我只是有点好奇。”

等到这些这些事弄好,两人一起走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坐在沙发上的夏之澄看见她们出来就笑,眼角的细纹越发明显,显得十分亲切,她语气带着愧疚的意思,笑着说:“安安你晚上没有事情吧,让你陪了我那么久,夏姨请你吃饭?”

林故安的不用还没有说完,夏之澄就连忙说:“和你夏姨客气什么,你妈妈说你喜欢吃海鲜,我昨天就让家里的阿姨去买了。”

她拉住林故安的手拍了拍,笑着说:“就当配夏姨吃顿饭,你等会打电话把清河也叫回来,这孩子也好久没有回来吃饭了。”

林故安只能又点头答应。

夏之澄看见她答应,笑的更开心了,怕她跑似的拉着她的手都没有放开就扭过头问:“可儿,之前定的衣服做好了吗?”

“李叔和睿睿的早就做好了,我去拿,”站在旁边的张可儿笑着回答。

“哎,好,”夏之澄答应了声,打电话让司机过来。

林故安不明显的皱了皱眉,睿睿是夏之澄和李父前一年生下的男孩,李清河的弟弟。

司机将车开过来,和张可儿帮着把纸袋放到后备箱。

互道了再见以后两人才上车,夏之澄就催着林故安给李清河打了电话让她回来吃饭。

李清河听完,沉默了一会就答应下来。

林故安挂断电话,和夏之澄说了声。

夏之澄明显笑的更开心了,连声说好。

刚刚就觉得不对劲的林故安疑惑更重了些,可来不及细想,又夏之澄拉着聊家常,只能压下来等后面再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