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客厅做|老汉开花苞

“你看看,这都四个人一起上了在客厅做|老汉开花苞,应该差不了。”张郴大大咧咧的说道

“是啊是啊,”旁边的大块头常安在也摸了摸头笑着道,“差不了。”

事情和林故安想象中相差甚远,她抿嘴看向周围,还好没闹出笑话来。

李清河检查了那边的帐篷,确定没有问题以后,这四个人兴致勃勃的又开始搭另一个双人帐篷。

李清河那边就差最后一步,急急忙忙把自己这边的帐篷搭好,就去找坐在草地上的林故安。

林故安见她坐到自己身旁,摇着尾巴,刚刚的起床气已经散去,笑了笑主动问道:“感觉和上次你拍的视频不一样”。

“上次拍视频的地方要再往里面走一点,平常基本没有人走,到处都是到人腰上的草,容易要有蛇,而且也不方便露营。”

“我们上次去那边是为了拍视频,虽然条件差了点,但容易拍到东西”。李清河解释道。

“要不要去玩水,我给你带了拖鞋”,她又说道。

林故安瞧了对面的小溪一眼,饶有兴致的站起来。

李清河赶忙去把后座的拖鞋拿过来,两个人换上以后,又开始挽裤脚。

本来林故安出门前穿的是五分的裤子,却被李清河按着换了长裤,还被吐槽了句没经验,在野外穿长裤不仅可以防止蚊虫叮咬还能阻止树叶草根的划伤,她说的有理,林故安只能换了条宽松的裤子。

小溪的水从山中的岩洞流出,水质纯净,没受过什么污染,一眼就可以望见底下大颗小课的鹅暖石,也是地下水的缘故,这里的水比其他地方的还有冰上一些,林故安才碰到水就缩起圆润的脚趾,闷笑从旁边传来,横了一眼这个坏家伙,又试探的往里走。

 文学

李清河怕她一时间受不了,陪她从浅洼里慢慢淌过去。

河水不深,林故安走到中间才淹到小腿的一半,李清河站在她五厘米的位置,领着她慢慢往前,那些鹅暖石看着圆润,其实都附着层水草,不注意着点还真容易滑倒,林故安只能在小孩设好的保护圈里慢慢试探。

两人都没有什么互相泼水玩的意思,索性慢慢淌着水,和散步似的走了会,偶尔碰到一些小鱼儿,笑看一会,也算种悠然自乐。

不过顾忌着林故安体寒,两个人并没有玩太久上了岸。

其他人在林故安睡着的时候就玩了次水,这会反而没有多大兴趣,搭好帐篷以后就去把烤架摆上了,见她们上来以后就连声招呼她们来吃。

虽然招呼很大声,烧烤卖相却不怎么好,毕竟都是一群吃饭靠外卖的年轻人,能烧起火都算不错的。

李清河努力了一下,最后刮去烤糊的部分也还是没下得去嘴,索性自己重新拿了些食材来烤。

林故安也是如此,坐在旁边等着李清河烤好投喂。

李清河烧烤的手艺不赖,签签串串在她手里翻来覆去,手指捏住一小撮盐均匀撒上,再抹上蘸料,一副烧烤大师的做派。

火炉旁边等待的人又多了几个,杨思悦等人闻香而来,自己的手艺自己知道,他们也没吃饱,现在看见李清河一副靠谱的模样,也聚过来等着投喂。

李师傅抬头望着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们”,叹了口气,又瞧着林故安期待的眼神,自顾自的笑了笑给她递了串刚刚烤好的小瓜,任劳任怨的拿过旁边腌好的牛肉,打算直接弄个大的。

在李师傅的努力下,一群人终于吃饱,李师傅也在林故安的投喂下,手不停嘴不歇的情况下吃了个八分饱。

这吃饱了又下水,玩饿了又吃,来来回回折腾了几轮便到了晚上。

张郴等人带了一箱酒过来,几瓶下肚又开始闹腾起来,说是要玩游戏,让拿着单反到处拍的李清河放下单反来玩,李清河这趟带着拍点素材加在视频里的心思,本来不想参与,可看见林故安坐在他们那边,应该是要玩的样子。

李清河换了块电池,单反放在三脚架上支在一群人的后边。

七人围绕着烤架席地而坐,张郴给每个人发了瓶开好盖的酒,因为是刚开始的缘故,只玩了个小游戏做开头,游戏内容大致是七个人轮流说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在场做过的都要喝酒,如果在场一个人也没有做过,那么说的这个人要罚酒。

张郴先开了个头,说自己从来没被鹅追过,除了李清河几人都是认识了几年的朋友了,常安去年被在公园被鹅追着咬的事在朋友圈里传了个遍,经常被拉出来当做笑料,这事大家都知道。

常安也知道他故意坑自己,苦笑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会就要张彬好看,话毕就一口闷了杯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