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三和白洁奔驰车里弄”在车里做了好多次

提起这事,林故安脸色也是好了很多,以前是孤身一人走南闯北,陈三和白洁奔驰车里弄"在车里做了好多次父母那边不需要赡养,自己赚钱自己花,活的也是十分潇洒,前些年安定下来折腾的舞蹈室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心血,而且也是林故安稳定下来的对其给予厚望的经济来源。

去年开张折腾了一年都只能保本,三人都有些心灰意懒,还好视频爆火,慕名而来的学生多了,上个月收入显著提高,一直压在心里的大石头轻松了许多。

想到这些,心情不错的林故安问道:“没课了?”

“星期五就一节课,”李清河停顿了一下,又说:“我下午要出去一趟”,尾调上挑,透露出压抑不住的喜悦。

“嗯“?

“去把车开回来”,李清河考完驾照就去提了台越野车,逃课也是开着车到处去玩,最后一站跟着别人一起自驾去了西藏,磕磕碰碰的遇到不少事,回来的时候连车头都掀了一半,更别说其他地方了。

车行那边给出的建议是别修了,还不如重新买,李清河念旧,舍不得丢了陪着自己跑了大半年的大伙计,丢了巨款要修车,而且不仅要修更要大换,除了外壳还是之前的样子,其他东西都要换,这样下来时间就要的久,毕竟连发动机都排了两个星期的队才从国外发过来。

修车行那边的人都说她修的换的这些已经是车原本的价格的两倍了,不过千金难买李清河喜欢,给钱的要这么做,修车行的也不再说什么,折腾了两个多月,才在早上打电话过来告诉李清河,她的宝贝车好了,那边说说过两天给她送过来,可李清河两个月没有见自己的大伙计,心痒难耐,下午又没有课,就直接准备自己去。

“然后还要去我妈那边一趟”,李清河继续说,“把另一辆也带过来。”

林故安点了点头,李清河有一辆越野车和摩托车,这事李母在她面前念叨了几次,说她没个女孩子样,整天折腾这些男孩子的玩意,她倒是没有想法,这都是那些老年人的陈旧思想,再说舞蹈圈大,人也杂,见得多看得多了,喜欢越野摩托车这些也常见。

李清河每天都有课,零零散散的,有时候早上八点一节课,下午三点一节课,来来回回的一趟趟走也麻烦,骑个车会方便很多。

“要我陪你去吗?”她问。

“没事,我自己去就好,你好好休息两天”。

 文学

“嗯”,林故安不强求,又说道:“小区车位?”

李清河解释:“他们原本就买了两个车位,那时候看你没有车的想法,干脆没有和你说。”

林故安恍然点头,不再说话继续低头看书。

李清河也没再时候,坐在她脚边玩手机。

过了好一会,林故安才抬起头说道:“晚上回来吗,还是要在那边睡一晚?”

李清河摇摇头答道:“四五点就回来了,今天有什么想吃的,我回来的时候一块买了。”

林故安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但没有多问,看了一眼桌上的薄荷盆栽,继续说道:“先回来吧,我们出去吃顺便去一趟花店”。

“嗯?”

“这盆薄荷不够你摘了,”失去所有叶尖的薄荷盆栽在桌子上哀鸣,本来很茂盛的清新小盆栽,有一种中年秃顶大叔的既视感。

李清河讪笑答应。

慢悠悠起身做了顿简单的午饭,两人吃过以后,她才出门。

林故安有些困倦,躺在沙发上手里的书缓慢放下,逐渐合上眼。

她再醒来,日暮西垂,黄昏已至,日光缓慢后退,高大的法国梧桐被微凉的夜风拂过,发出轻轻的沙沙声。

头有点昏沉,闭着眼缓了一会才睁开,身上披着小毯子,睡之前捏着的书被放到桌子上,下午出门的李清河已经回来了。

换了下午那一套衣服,盘腿坐在她脚边折腾着九阶的魔方,整个人陷于半明半暗的阴影里,眉眼沉郁,嘴唇紧抿,白色吊带下脊柱凸起,隐隐可见漂亮的蝴蝶骨。

刚睡醒暂时不想说话,林故安静静的看着她单薄的背影。

小孩似有所感,转过头看见她醒了,寂寥散去,嘴角微微扬起,像大狗一样摇着尾巴,乖巧而喜悦的看着她。

李清河知道她睡起来的小毛病,没说话,等她又闭着眼缓了一会,才给她递了薄荷水。

林故安接过,抬眼看了桌上的盆栽,很好,最后一个叶尖都没有了。

李清河随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心虚的转过头。

林故安嗔了她一眼,低头喝水。

李清河耐心的等着她缓过来,然后两人才出门,有车以后去哪都方便,本来林故安只打算在楼下随便吃点东西,李清河却早就自作主张在远一些的江边的饭店定了位置,林故安对这些一向随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