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水(NPH) 厂妹很疯狂 小说

李清河穿着白T恤灰色运动裤窝在电脑椅里,面前的电脑 蜜水(NPH) 厂妹很疯狂 小说正启动程序,旁边放了凉水,薄荷叶在透明玻璃杯漂浮,冰块乖巧待在杯底,却惹的杯壁泛起薄雾。

等的不耐烦了,李清河拿起玻璃杯抿了一口,冰凉的液体顺着喉管往下,短暂缓解了期待带来的急不可耐。

视频显示加载成功,拉近电脑椅靠向电脑,深呼吸缓解紧张的情绪,点了开始。

随着架子鼓敲出的密集鼓点,林故安出现在屏幕里。

几乎自虐似的强迫自己没有打开这个视频,直到逼着剪完其他两个视频,才像自己奖励给自己糖果一样打开这个视频。

像深埋在地里的好酒,时间越久越香醇,这颗糖也是格外的甜,翻来覆去看了三遍才停下,把自己埋进电脑椅的靠背里,捂住脸缓了好一会。

红透的耳垂难以消退,玻璃杯里只剩下嫩绿的薄荷叶和快要融化的冰块,索性将它们一起含在舌尖,被冻住的心脏终于平稳跳动。

鼠标在上面轻点,画面与节拍一帧帧完美拼接,窗外的风拍打着梧桐叶,和键盘的敲击组成一首悦耳的短歌。

林故安回来时已经是八点多了,太阳收敛所有锋芒,没有开灯的屋子安静又灰暗,还好有鞋柜外乖巧闭拢放好的白色帆布鞋,告诉着林故安这屋子里还有一个人存在。

她把提了一路的白色塑料袋放在鞋柜上,弯腰换了鞋,往半开着房门的房间走。

小孩戴着耳机,专注的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光打在她的脸上,薄唇紧抿,清晰的下颚线格外显眼。

 文学

余光看见她走进来,身体比脑子先做出反应,扭过头,笑着说道:“回来了”,尾调延长,带着不经意的喜悦,浅琥珀色的眼瞳在屏幕光的照射下更加透彻,无端显得温柔极了。

“嗯”,林故安撩过耳边的发丝,走过去看她在折腾什么。

李清河挪开椅子,让出些位置给她,才点开视频。

修长的手捏住了椅子的黑色把手,露出莹白的骨节,脊背绷紧了些。

林故安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发自内心的赞许。

李清河这才松了口气,刚想放松身子往椅子里躺,就听见林故安问道:“吃饭了吗?”

李清河转过头看了一眼时间,默默转进来,看着林故安。

一阵沉默,最后还是年长者叹了口气,说道:“想吃什么”。

李清河努力想了想,从上了早课回来就窝在房间剪视频了,现在晚上八点多,可以说是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刚才注意力都在视频上,现在歇下来,胃才缓慢恢复了知觉,忙忙碌碌的运转起来。

确实有点饿了,林故安早上就说了有约,现在是吃完饭回来了,一个人就懒得洗菜煮饭洗碗的折腾,李清河干脆点了个外卖。

林故安等着她点晚饭,才说道:“我刚刚路过s大那家店就买了碗奶白酒,放在桌子上你先垫垫。”

S大门口那家糖水店十分出名,开了十几年了,是不仅是s大的人,南城大学城里许多学生甚至是已经毕业的打工人每周都会来这里打卡,a大和s大距离很近,李清河经常从门口路过,只不过这家店每次都是人满为患,她最烦的就是排队,上了快一年多的学,吃到的次数也不没有一只手。

桂花奶白酒就是他们家的招牌,桂花蜜搭配牛奶浸泡的醪糟,入口是桂花的甜香在舌尖晕染开来,浓稠的牛奶将甜白酒的酒味变的更加香醇,饱满的米粒在挤压下流出奶味的汁液,赤脚盘腿坐在地板上的李清河端着碗,一下子就吃了一半。

林故安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许是知道自己的真面目早就在林故安这里暴露的一干二净,小孩没有了顾及,随性了许多。

李清河这人大毛病没有,小毛病多的很,刚开始来的时林故安还以为这人忘记带拖鞋,还专门下楼去超市买了一双,如今看可能只是因为这孩子脑子里完全没有穿拖鞋的想法,前段时间还老老实实的,暴露了一会,那拖鞋就和摆设似的,经常出卫生间的时候还在,到客厅就赤脚到处乱跑了。

不过小孩每天晚上都要拖一遍地板,除了两个人走来走去也不会怎么脏,林故安也说了两次也就随她了。

还有另一个小毛病,不爱坐沙发就爱往她脚边的地上坐,林故安想拉她起来,小孩耍着无赖,坐在地上不动,林故安懒得陪她耍无赖,直接网上订了地毯,现在小孩就坐在这个地毯上,纤细的脚踝挂着红绳隐没在细软的白毛地毯上。

李清河吃相挺乖巧的,就算现在坐在地上靠着沙发的脊背也挺直的像根小青竹,低头垂眼,微翘的睫毛扑闪,骨节分明的手捏着个黑色小勺子舀着奶白色的甜酒,像极了书里矜贵的小公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