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洗衣机上做-自己把自己弄破了

林故安撑着伞,静静等了一下,电话铃坐在洗衣机上做-自己把自己弄破了声响起。

“你已经回到家了吗?”

“我刚刚想着你没有带伞就去接你了”。

“你们提前下课了啊,好吧,那我回来了”。

“你先去洗澡吧,我马上回来了”。

电话挂断,林故安等了一会才走回去。

卫生间开着冒着暖意的浴霸,磨砂的玻璃门往外冒着热气,李清河换了个地方淋雨。

热腾腾的水流洗掉残留在骨子里的刺骨寒冷,青紫色慢慢在皮肤上消失,但愉悦的心情仍在身体里环绕。

她看见开门声响起又关上,窸窸窣窣的声音让她加快的洗澡的速度,白色的泡沫掉进她用力摩擦时弄起薄红的锁骨湾里,它待不了多久,很快就被冲走,只剩下微凉的薄荷香。

匆匆忙忙的换上衣服,她站在厨房熬着姜汤的林故安后边,皱了皱眉。

林故安换了身家居服,扭头看冒着热气,头顶竖起一缕头发的她。

“怎么不多冲一下?淋了那么久的雨,容易感冒的?”语气平淡。

李清河挠了挠后脑勺,憨憨的说:“没事的,你刚刚有没有淋到雨?快去冲一下。”

林故安淡淡瞥了她一眼:“好,记得喝一碗姜汤”。

 文学

李清河依旧那副憨样,认真的答应。

走进热气未散去的卫生间,林故安闻到那股混在水里的薄荷清凉,回忆起abo话题的后续。

她顺着李清河测了一次,结果是红酒味的Alpha,李清河嚷嚷着这个测试特别离谱。

“那我应该是什么味的Alpha呢?”轻笑的御姐音逗弄着小孩。

“雨水味吧”,记忆里的李清河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耳垂有些发烫。

满是坏心眼的小孩,林故安暗自腹诽,雾气再一次弥漫,赤足踩着温热的瓷砖。

林故安哼哼着刚刚听到的不成调的词。

我感到一些冷

因为我在蒙蒙细雨中

独自前行

我的手心和额头的湿了

不知从何时起我变的阴暗

似乎只要一直依靠在这里

就能等来光明

外面的无声细雨

向我倾述一天之中

不曾获知也不曾期待的琐事

寂静与燥热的白天

都知雨滴的细雨中悄然改变

我听着这些声音

不知何时又像平常一样入睡了

林故安学着李清河又重复了一遍,“只要依靠在这里,就能等来光明”,不着调的词在狭小的空间里晃荡。

次日,林故安手贴着发烫的额头,郁闷的想,被雨淋的湿透的人还在外面活蹦乱跳的,自己这个打伞的怎么就感冒了呢?还没想出结果,被说是活泼乱跳的人去外面买回药,端着热水进来了。

李清河眼神带着担忧,扶起林故安,把水和药一块递给她。

又拿起体温计看了眼,语气沉重:“三十八点五,先吃药看看,降不下去就去医院”。

她自顾自地郁闷嘀咕:“怎么就感冒了?明明洗了热水澡还喝了姜汤”。

语气一转,打趣道:“林黛玉小姐,你怎么那么虚啊?”

吃完药的郁闷林故安听到这话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病猫瞪的虚弱不堪,罪魁祸首李清河丝毫没怂,往她额头贴上一块印着卡通画的退烧贴。

最近天气阴晴不定,感冒的人太多,药店退烧贴严重缺货,李清河只好买了还有剩的儿童退烧贴。

一直成熟稳重的林故安:“……”,抬手就想拿掉,李清河赶紧按住,拉着她的手塞回被子里,压实合不上的被子。

“只有这个了,你将就用吧”,李清河憋着笑。

“出去!”林故安气急败坏,觉得什么乖巧的小狗都是假象,分明就是讨人嫌的小孩。

“别生气嘛,我又不是故意的,药店只剩下这个了,”

林故安觉得这人分明就是故意的,虚弱的赶人:“出,去!我要睡觉了。”

“好好好,那我等下再进来看看”。

林故安不想说话,她好苦,刚刚咽下的药都没有她苦,顶着儿童版退烧贴,再一次陷入郁闷的沉思。

“退烧了啊”,李清河蹲在床边,看着陷入昏睡还皱着眉头的林故安,松了口气。

“林黛玉”,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快点好起来啊”。

房门再一次闭上,厨房熬着的白粥再一次冒起滚烫的大泡,李清河叹了口气,关上了已经开了两次的煤气。

“早知道就带伞了……这样你就不会感冒了……”

“这样还Alpha呢?那么弱,明明就是Omega”。

“零故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6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