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紧窄的蜜一开一合的蠕动*看我是怎么c哭你叫出来

门外的老刘看的热血澎湃,原来林雪真的没有得到满足粉嫩紧窄的蜜一开一合的蠕动*看我是怎么c哭你叫出来,她竖着双腿,老刘从门缝角度根本看不见什么。


只能从林雪痛苦并快乐的表情上判断,她现在应该就要到顶端了。


老刘阅女无数,对于女人他一清二楚。


看着林雪这么痛苦,老刘很是怜香惜玉,看的眼睛都要出血,他豁出去了,直接推门进去,狠狠地满足林雪……

林雪根本没有想到老刘在门外偷窥呢,这个时候她快攀上顶峰了。


已经不能控制自己,满脸潮红,咬着内唇,一下子坐起来。


听见门口哗啦一声,林雪如惊弓之鸟,突然被打断,如同野火被浇灭一样。


“林小姐,我们要去建材市场进货了……”老刘憋的要骂娘,像热锅上的蚂蚁,裤子都脱了,没想到推门的时候发现有道锁链!


 文学

“刘师傅……知……知道了……”林雪一下子拿被单裹住自己身体,蒙住头。


惊恐、慌乱中林雪一下子从床上摔了下来,一声惨叫,甚是可怜。


“哎呀……疼死了……我的腰……”


顿时,林雪疼的在地板上打滚,心里暗骂自己太倒霉,感觉来了刘师傅突然过来敲门,这个刘师傅真是的!


哎呀,林雪疼的脸上都冒汗,突然向门口看去,发现门严实合缝,她才稍稍放心。


没有被发现,林雪哪里知道,老刘已经趁她慌乱的时候,把门给带上了。


摔的翘臀和腰死疼,都感觉蕾丝丁字裤黏黏的,心里惊骇,羞红脸。


“林小姐,怎么了?”老刘很是心急的敲门,林雪又是一阵的心悸。


扶着蜂腰,没有回答,也不好回答呀,难道要说自己在自我安慰,被你敲门吓得摔下床了,那多丢人啊。


林雪后悔死了,怎么就那么着急啊,没办法,谁让自己心里那么渴望。


“刘……刘师傅……”林雪忍着疼痛,给老刘打开卧室门。


老刘一眼就看见林雪短裙一摔,居然摔倒小腹那儿了,没来得及整理呢。


这下好了,她穿的丁字蕾丝裤完全被老刘看到了,更加的性感妩媚,膨胀的胸口更要呼之欲出。


“不许乱看!”


林雪瞬间浑身酥酥麻麻,自己这是怎么了,真的缺爱吗,摔几个跟头都能摔出感觉来,被老刘一看更有感觉了!


“林小姐,你扭伤腰了吧?”老刘不管林雪让不让抱,抱起林雪又是一股股体香弥漫,低头一瞅,那饱满的雪白便出现在自己眼前。


老刘都想要亲上去吃一口。


“林小姐,你先休息会。”老刘把她抱上床,不等林雪回答,老刘转身下楼。


林雪被感动的眼圈湿润,非亲非故,人家这样帮自己,老刘真是好男人,就是年纪大了,如果再年轻十几岁就好了。


一会老刘端着一盆热水上来,肩膀上耷拉着一条白毛巾。


“林小姐,给你擦擦吧。”


“没事,我刚才预约了按摩师,估计一会就到了……”林雪还没说完呢。


手机响了,接起来道:“哦哦,知道了。”挂了电话的林雪一脸愁容。


“按摩师是不是不来了?”


老刘关切的问。


“嗯,人家有客人走不开。”


林雪急的硬是要下床,又是哎呀一声,摸着蜂腰疼的摔倒在床上。


看着林雪眼神落寂起来。


“林小姐,我会按摩呀,装修队的徒弟们摔伤,扭伤腰是经常的事情,都是我按摩的,我按的可好了呢,超级专业。”


老刘感觉这是今天的又一次天赐良机呀,怎么能放过,老刘说着就把手搭在林雪腰间,并且坐在她身旁。


“我帮你按摩……”


老刘的声音有成熟男人的魔力磁性,手不老实了,一边说着话一边从林雪背后,撩起她的上衣,慢慢的抚摸后背,真滑呀。

“刘师傅,真的吗?”


林雪忍着疼。


但,眼神开始妩媚,沉醉成水汪汪的一层雾气,关键老刘摸她后背的手法好,她开始意乱情迷,刚才的感觉开始复活。


“当然了,我看你房间里有按摩的东西,我家里也有一套,不如你的好,我的那些徒弟们皮糙肉厚用不着好的。”


老刘后背的抚摸让林雪再次沉醉其中,满脸秀红,殷红的小嘴张了张,咬下内唇。


她默许了呀。


老刘赶紧起身去点燃小香炉,拧开精油等,在老刘忙活的着当空,林雪无意间看到老刘裆部鼓起一座山啊。


看的林雪浑身炙热,贝齿咬着嘴唇,脑海里都是刚才没有释放的情愫,不知不觉中她眼神眯成弯弯线。


越是看着老刘裆部的山越是身体酥麻,越是酥麻她那里想被填满的渴望更加强烈,干柴被瞬间被点燃……


过了一会,老刘收拾完东西。


“刘师傅,可以开始了吗?”林雪俏脸通红,颠白一眼老刘,迫不及待。


老刘一扭头,天呐,看见林雪一只手,似有似无、若即若离摸胸口,另外一只手死死抓着下方的短裙把玩着……


老刘得装作没看见,指了指床道:“林小姐,可以了,你趴在床上,我会尽最大努力给你缓解疼痛的。”


香炉袅袅香烟飘散,都香不过林雪的体香,瞬间整个卧室暧昧的气氛来临。


林雪趴在床上,这么一趴,感觉她自己那里漏了不是水,感觉更加的难以控制,满脑子的都是老刘巍峨的山。


老刘头头是道的又说道:“林小姐,按摩的时候你要放松心情,排除杂念,不要想杂七杂八的事情,关键你要精神处于一种空灵的状态,我才能力道均匀,穴位按的通透。”


“嗯,好。”林雪嗯嘤一声回应。


老刘激动的将手按在林雪柔软的蜂腰上,虽是穿着短裙,但是,触手可及之处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


老刘太兴奋了,都感觉她老公是不是个混蛋,这么有感觉的女人那方面不行?


老刘的手法相当刁钻,先从摔伤的地方开始,一路朝上按去在慢慢的一路滑下来。


随着老刘的按摩,林雪娇躯跟着颤动,她感觉浑身有一股电流在身体里流转,这股酥酥麻麻的电流慢慢汇聚到那里。


很自然的让林雪嘴角飘出带着暧昧的嗯嗯嘤嘤,虽极力压制,还是不由自主飘出来。


“刘师傅,手法真不错,在用点力,就是你刚才按的地方,很是舒服。”


林雪娇滴滴渴望的声音,酥到骨子里去,让老刘心痒难耐。


刚才按的地方?


老刘看看刚才按的地方,那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呀,林雪说再用点力,难道她在给自己暗示什么吗?


老刘正犹豫呢,林雪慢慢的分开双腿,丝滑,性感的那里让老刘手指尖都要喷火。


林雪逐渐低吟起来,刚才还是偶尔有一两句,现在已经连成线的喘息,老刘的手太有魔力,一分一秒都不想让它离开身体。


林雪这种喘息,已经把老刘魂给勾去,被娇喘的浑身痒痒。


双腿在有意无意的合上又岔开,像是蝴蝶的翅膀一开一合。


“林小姐,舒服吗?”老刘开始挑逗她,看见她不时的身子微拱,又放下,嘴里说着嗯嘤呓语呢喃,其他的没听见,反正听见一个‘要’字。


要什么?


“刘……刘师傅……想……”林雪娇躯颤抖,刚才要现在想,这让老刘完全没有想到呢,这么快就受不了吗?


“林小姐,你要什么,想什么?”老刘进一步确认,并且说着手又放过去。


“嗯……讨厌……”林雪这特么撒娇的讨厌两字让老刘明白了,这是给自己默许了啊。


小少妇动情了!


而此时林雪的翘臀慢慢撅了起来,这个动作让老刘一下子彻底明白。


明人不做暗事,英雄不再装逼,这是要让自己满足她呀,显然是她刚才没有释放出来。


这么明显的暗示,如果自己还不明白,那就是十足的傻子。


老刘受不了刺激,上去一下抱住林雪翘臀,身子就是那么一挺……

刚才老刘的手来到林雪翘臀的时候,已经给她按摩了那里,林雪明明动情了啊。


又看见薇薇颤抖的翘臀撅起来,里面的丁字蕾丝裤紧紧的勒住。


挺明显的一道痕迹呢。


可是……


“啊……刘师傅……你干吗?”林雪啊的一声被老刘压在身下,瞬间她感觉一根滚烫的火热顶在她那里。


我靠,意会错了,让老刘感觉太心急了,立刻道歉说:“不好意思,林小姐,刚才滑了一脚,你趴好,咱们继续按摩。”


“刘师傅,我想拱起身子试试腰还疼不疼,你怎么……”林雪嘴里说着,但心里噗嗤笑了出来,天呐,真给力呢。


“林小姐,脚滑……”老刘立马稳定心神,又开始按摩,循规蹈矩按摩一会。


老刘想了一下,刚才林雪的动作不像试试腰是不是疼,分明是勾引啊,这样一想呢,老刘鬼主意冒出来一个。


“雪儿,你以前是不是阴天下雨就腰疼?”老刘直接换了称呼呢。


林雪一听立刻道:“你怎么知道呢,的确是这样,只要阴天下雨就这样,有时候我都要请假休息才行。”


“怪不得,我给你按摩几圈之后,腰伤基本没有大碍了,可是,以前身体里面有很多毒素,需要排出来,要不然你以后的脸色会变暗,长雀斑,鱼尾纹增多,甚至是会早早的让你衰老,还会影响那方面的反应……”


“哎呀,别说了,我可不想,怎么样才能把毒素排出来?”林雪趴着扭头过来。


一脸楚楚可怜恳求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