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男友c松了*百试不爽的壮阳术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 门口传来了啪啪啪的敲门声, 混着屋被前男友c松了*百试不爽的壮阳术里一猫一草都熟悉的声音。

“有人吗?”阿白蹲在门口, 一爪扶门, 装作无辜脸路过的样子。

我为制止惨案而来,差点儿成为凶手和被害者的你们好,不用谢……

站在桌角的三花奶猫慢吞吞转过头,犀利的目光直直看向门口的小白兔。

阿白努力坦荡地回望,这时候若是露出一丝笑意甚至是一点儿不自然,自己就会成为这屋里的第二个受害者了呢!

还好,元昭阳目前看来只是在审视,还没有恼羞成怒,说明这第一步是瞒过去了。接下来,就该是解救林棉棉了……

“没人。”林棉棉对阿白的救命之恩一无所知,倒是特别记得前两天的撞鬼被舔一事。

小姑娘,你的良心呢?被熊兰兰吃了吗?阿白震惊脸。

别以为你这么呆呆地微张着小嘴看着我,我就会当你是可爱的蠢兔子,忘了你是金丹大妖……林棉棉硬下心肠,从一旁的引气入体手册中摸出了那根晚上从自己手腕上找到的白毛,“你看看这是什么?”

“什么?”阿白偷偷瞥了一眼元饭团,她当然能闻出这是元昭阳的毛,不过看起来林棉棉反倒是不太知道的样子。

“这是你的罪证!”林棉棉蹲下身子,把白毛放在了阿白面前,“大半夜跑我房里来装鬼也就算了……可是你舔我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在我们那儿叫什么?”

“呵呵,罪证啊……”阿白这一听可不就全明白了么,于是颇有兴趣地顺着林棉棉的话接着问道,“叫什么?”

“大半夜闯进别人的房间,还舔人!这在我们那儿叫调戏!是要被官府抓走的!”林棉棉原本也不太好意思控诉一只兔子舔了自己叫调戏,可看阿白这满不在乎的模样,一气就说了出口。

“哦,原来叫调戏啊。这个调戏我懂……就是污了你的清白。这个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你是不是就嫁不出去了啊?真是可怜……”阿白慢吞吞一字一顿地说着,眼角的余光眼见着桌上的小三花慢慢放松了身体,尾巴也垂了下来,身子也开始缩成小小团,阿白知道,林棉棉这关算是过去了。

阿白清楚,元昭阳自然不会听不出自己话中的夸张之意。但是元昭阳就是这样的猫啊,总是对自己严苛,对别人宽容。居然舔一下能和看……打平了,阿白也真是有些心疼元昭阳耿直的情商。

“也不至于……这不是一回事儿……”林棉棉听着阿白的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这是不是认错啊?怎么听着怪怪的。

“反正舔你就是不对。深夜啊,潜入一个小女孩的闺房啊,看光了小姑娘睡觉的样子不够,还要舔舔啊,啧啧啧……真的好吓人。”阿白怎么会让林棉棉有机会降低元昭阳的负罪感,开玩笑,一会儿被打死了就傻了吧,“你是不是被吓到了?真可怜……天天晚上就不敢睡了吧?怕还有变态来吧?”

 文学

哪里至于那么夸张……林棉棉越听越不对,看了看地上的毛,又看了看阿白,最终犹犹豫豫地开口:“你的意思?前天晚上不是你?这毛不是你的?会隐身又白乎乎的,不是你还能是谁?”

哟,小姑娘还不是很傻嘛。阿白吧唧了一下三瓣嘴,还没开口,一团白影就扑了过来。

林棉棉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刚捡回来的小奶猫居然这么勇敢,一愣之下,饭团就已经跳到了阿白身上,还重重地踩了好几脚。

“诶诶,不行不行,这个不能踩。”林棉棉赶紧地在阿白发飙之前把小三花抱了起来塞进了怀里护好,完了才腾出一只手把阿白身上被小三花踩乱的毛随便拨了拨,无奈道,“哎呀,你还金丹期的大妖呢,怎么连个小奶猫都躲不了。”

怎么躲?元昭阳扑过来的时候就传音来了,直言晚上去舔林棉棉是阿白的主意,这会儿居然还骂猫变态,是不是找揍!阿白想了一下还真是这样,不好意思躲开不就被踩了几脚么……

所以没躲开,怪我喽?你们两个还有没有良心!阿白眼睁睁地看着元昭阳像是没事儿的真奶猫一样乖巧地窝在林棉棉怀里,半点没有之前剑拔弩张要杀人的样子。哟!这小爪子还紧紧勾着人衣襟,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只小奶猫,受到了我这个金丹大妖的惊吓啊!还有林棉棉!忘恩负义就是你!早知道就不出来了,看元三花把你烧成灰!

阿白不满的眼神太炙热,林棉棉想装作没看到都难。

“你都金丹期的大妖了,应该不会和这凡俗界的小奶猫计较的哦?”林棉棉讨好地伸手把阿白的毛撸得更顺了一些。

阿白翻身一爪踩住了林棉棉的手,“哼,现在记得我是金丹期的大妖了?之前指责我的时候呢?”

“好嘛好嘛,那我们两相抵消了好不好?”林棉棉护着怀里的软乎乎的小奶猫,讨好道,“它这么小小只,软乎乎的,也踩不疼你对吧……这样吧,等有机会,我给你做鸡丝凉面?你上次不是说想吃么?”

被冤枉舔你的是我!被揍的也是我!怎么两相抵消?你是不是不会算账!阿白翻了个白眼,却收到了元昭阳的传音,“松开她,这次你偷偷跟着我的事情,就抵消了。”

“呵呵……什么跟着你……”阿白传着音,眼睛却是忍不住看向了别处。

“哦。原本我也就是猜猜你应该不会这么光明正大敲门来。现在看样子是真的了。”元昭阳之前是又气又急才没去细想,现在火气下去了,自然很容易就想到了这一点。

和同一只猫相处了一百年真不是一件好事,太容易被看穿了!

阿白想了想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觉得这个抵消还是挺合算的……舔林棉棉的黑锅,自己也就顺便背了吧。

于是林棉棉也不知道那小兔子木愣愣地呆了一会儿想到了啥,突然就很好说话地松开了爪。

“记得啊,鸡丝凉面。我去给你弄材料,你给我做。”阿白哼了一声,看了看紧紧抱着元三花的林棉棉,又看了看软趴趴窝在林棉棉怀里的元三花。

不和你们玩了!辣眼睛!

阿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直到它走了,林棉棉才后知后觉地开始想,阿白这是来干啥的?好像……就是来被踩一顿的?

说到踩一顿,林棉棉从怀里掏出小三花,捧在手心,轻轻点了点它的小脑袋,教育道:“饭团啊,你可不能逮谁踩谁。之前踩油条,它比你大那么多,打起来你多吃亏啊?还有阿白,这里是修仙门派,不是每个看起来像是小动物的,都是小动物,也许它只是长得像小动物的大妖,你懂不?”

你还知道有些长得像小动物的可能是大妖呢?真看不出来。还有谁叫饭团……元昭阳默默吐槽着在林棉棉的掌心转过身,背对。

“饭团乖乖的,我会努力保护你的。”林棉棉真是觉得小小只缩在自己手上的小三花真是可爱极了!尤其是转身没有跑掉居然还蹲在手里简直乖到难以置信!背影也好美!像个小团子,小饭团!

就你那灵根资质,我们两谁保护谁啊?元昭阳吐槽归吐槽,却没在林棉棉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顺她背毛的时候,灵活地闪避。

算了,顺顺背毛而已。我刚才……还压着她胸了呢……这些人类,随随便便就把小动物往怀里塞,真是太流氓了……

要不是……要不是自己被迫摸了她胸……才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她之前干的坏事!也不会便宜看到那事情的阿白,哼至少要烧秃一半毛!都怪这坏姑娘!让自己活活把这口气给咽下了。哼,胸那么小,想想一点都不合算。不过,还挺软……

林棉棉摸了两下,就见那小三花在手心缩得越发小了,暖暖的烫烫的,居然缩着缩着还把脸埋在了两只爪子下面,像是在懊恼什么。真是可爱极了!林棉棉觉得遇到这么可爱的小三花,自己真是距离痴汉不远了。

第三一章 想吃肉肉

变回猫身与林棉棉的相处, 并没有元昭阳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