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振白洁第三次*夹得好紧h太深了np

树下,见到少女露出幸福表情的小三花站起了身子,抖毛。

这边儿的尾尖儿白乖乖吃着,那边的黄猫也站赵振白洁第三次*夹得好紧h太深了np 起来挤了过来。尾尖儿白虽然个子大,但似乎脾气不错,见黄猫挤了过来,没吵没闹地往旁边挪了挪,空了个位儿出来。只是黄猫明显霸道得多,自己不好好吃,还一拱一拱地把尾尖儿白往外头挤。

刚撸过尾尖儿白的林棉棉在这种时候当然要伸手主持正义了。只是手还没完全伸出去,就被黄猫准准地挠了一爪子。

这次黄猫的行动完全没有预兆,刚从树下走出的元昭阳也是楞在了当场。

虽然理智点来说,元昭阳觉得林棉棉这种对小动物无条件关爱的状态不行,得个教训也好。可真的看那小姑娘被挠了一爪子,疼得泪眼汪汪的样子,元昭阳心里又有些不得劲儿。

元昭阳把这种气闷得荒的感觉归咎为林棉棉贡献香气供自己突破金丹,有义务回报她的自己却眼睁睁看她被挠,实在说不过去。

嗯,只能这么理解了。

没提防地被挠了一爪,林棉棉疼得手一抖,手心那没剩几颗的干馒头粒落到了地上,黄猫一屁股挤远了尾尖儿白,低头正要吃。

说时迟,那时快,一阵熟悉的味道传来,黄猫还没来得及让身体跟上自己的危机感,就被撞翻在了地上。

又是这只三花!黄猫生气地抓向自己的肚子,却没抓到撞来的三花,反倒是挠掉了一撮自己肚子毛。三花三花,又是三花!黄猫一个翻身,见是一只比中午小得多的三花更是无所畏惧,扑过去就要拍。

“小心小心,不打不打!”林棉棉顾不得手上的疼痛,一把捞起来从黄猫肚子上弹开,张牙舞爪弓着背的小猫咪。这么小小的一只,还好没被黄猫拍到,不然估计半条命都没了,真是吓死人了。

变小了还是我错?元昭阳回身不敢置信地瞪向林棉棉。

“好了好了,没事了,不怕。”林棉棉一手托着差不多只有自己一掌大的小奶猫,一手小心翼翼地护着猫站了起来。这么小的猫,真是半点力气都不敢用……

 文学

元昭阳确定了一下此时少女温柔的目光和担忧的话语都是对着自己的,心里才舒服了点儿。哼,阿白总算靠谱了一次。

“油条不乖,我们不和油条玩,我们和大饼玩……嗯,算了,你这么小,还是和小芝麻玩吧。饿不饿,我给你泡点馒头吃?还是你吃奶?”林棉棉抱着小三花,完美闪避了黄猫的一个

扑杀,碎碎念着快步跑回了院子。

“……”油条大饼小芝麻是什么?站在林棉棉掌心的元昭阳僵硬地向地面上的小动物们看去。

黄猫扑扑扑,尾尖儿白揉着大脸,小黑兔在角落安静蹲着。

行啊林棉棉,才这么会儿功夫都取上名字了?元昭阳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元昭阳趴在桌上,冷漠地看着林棉棉像是陀螺一般给自己端上了一碗温水泡馒头碎,一碗烤馒头碎……

凡俗界的珍馐美味本猫都不吃了?你给上这个?淡得很,连盐都没有!元昭阳安静地趴着,开始考虑是不是把一旁碎碎念要寻只母猫给自己喂奶的林棉棉打晕算了。反正人晕了,香气一样还能出来吧?

“你看起来和中午来的那只三花有点像啊,都是小白猫,就耳朵边儿和尾巴尖儿有点儿花。不过它看起来比你大多了,应该已经成年生过小猫了吧,是你娘么?”林棉棉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小奶猫的脑袋。

被林棉棉碎碎念得没法子,正咬了一口烤碎馒头没滋没味儿嚼着的元昭阳反应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那个生过小猫的大三花是在说谁……一时没忍住,气得噗地一声把嘴里的馒头碎给喷了出来。

林棉棉正在感叹小奶猫和大猫摸起来就是不一样啊,虽然毛没那么厚实,但是蓬松蓬松的,真心是软化到了人心里……还没美完,就被小奶猫喷了一脸馒头渣子……

好……尴尬……

小三花装作没看到林棉棉满脸的馒头碎,低头顺耳朵毛。切,还好为了装作是普通奶猫压制了修为,不然这么一喷,这孩子可能已经被馒头渣喷死了……

“太干了?你还是太小了,不能吃这个,还是吃泡馒头吧,这个软乎。都怪我,还想着烤馒头弄碎了你可能也可以吃呢。我去看看中午的三花还在不在附近。”林棉棉一脸自责地端走了烤馒头碎,检查了一下窗户,然后出去洗脸了。

这种对凡俗界小动物的好……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

元昭阳抖了抖毛,探头看了一眼差不多比自己还大两圈的盆子里,满当当的一碗泡馒头……突然有点理解阿白的感受了……

没事……还有储物袋……

林棉棉再推开门进来时,却是有些沮丧,“没有找到你娘呢……”

呵呵,娘……本猫自己都没找到过好么?

元昭阳安静地趴在盆子边晃着尾巴,等着林棉棉来夸自己,就像是每次阿白吃完清心堂的食物,自己都要夸夸她一样。

“这……这些……”林棉棉震惊地看着盆底都舔干净了食盆,不敢置信地看了看依旧关得好好的窗户,“都你吃的?”

怎么?舍不得?元昭阳站了起来,不满地想要喵一声。却被林棉棉一把抓在了手里。

“怎么肚子软软的……不是你吃的?有别的动物进来了么?”林棉棉轻轻摸着小奶猫软乎乎的小肚子,一脸狐疑。

要!炸!裂!

元昭阳条件反射地一爪挥了过去,却在看到林棉棉白皙的手背上那三道被黄猫抓出的细长伤口时,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我是猫,我是猫……她摸猫,她摸猫……我不气,我不气……

元昭阳憋着一口气,闭上眼,努力给自己催眠。

“难道是油条它们偷偷进来了?”林棉棉又摸了摸小奶猫肚,见的确软软的,没吃撑,才放下心。又看小奶猫软哒哒地瘫着还闭着眼睛,似乎很是享受挠肚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乖啊。我听说三花都是母猫,不过也有特例,我来看看你,是不是一只乖乖的小母猫呢?”

等等?什么?

正努力催眠自己不要介意被少女摸了几下肚皮,自己现在只是一只猫的元昭阳一下子睁开了眼。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翻猫吹毛,一气呵成,元昭阳睁眼之时,刚好感到一阵凉风吹过自己……两腿之间。

真的!炸!裂!了!

元昭阳重重一爪蹬在了林棉棉腿上,凌空一跃跳到了距离林棉棉最远的桌角。

少女,说!你什么都没看见!不然!你死定了!

“诶,别跑。还害羞呢?”在林棉棉眼中,那就是一只小奶猫,嗯……好吧,一只很灵活的小奶猫,真是对它喜欢得不得了,“果然是小母猫呢,以后你就叫饭团吧!”

眼见着小三花绷着脸,尾巴一下一下狠狠击打着桌面,前腿压低后腿抬高,小爪快要把桌子按出爪痕,一直贴着隐身符藏在林棉棉床上看了一大场好戏,差点没憋笑憋死的阿白知道自己必须要出来了。

不然这次林棉棉可能真的会被暴走的元昭阳一巴掌拍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