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刺激高干np-挺进娇嫩的小花苞

原先的玉环被完整地一分二,林棉棉手上那个阳台刺激高干np-挺进娇嫩的小花苞,还加上了调控隔绝强度的功能,虽然离元昭阳想象中的还差一些。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以筑基大圆满修为能做到如此,已是十分不易了。至此,元昭阳手上的灵石已经差不多用尽,攒的五行宗门派贡献点也用得七七八八,身上只剩了些不方便出手的东西。

对元昭阳如此孤注一掷的做法,阿白倒也是可以理解的。论谁困在筑基大圆满七八十年,遇着个结丹的机遇,都会迫不及待。就是阿白自己,若是现在遇到个能强化身体,让肉身跟上修为的方法,肯定也愿意放上身家去搏一搏。

修真界,始终还是用修为说话,再多的外物,以后都是可以再寻得的。

“没事,我还有,这些灵石你先用着。”阿白说着,晃了晃金铃,切得方方正正的灵石高高垒砌,堆了半桌有余,“如果要用门派贡献点,我也有,到时候换什么我去给你换。”

“还不至于要用你的。”元昭阳摇头,窜下了椅子,拉开了与桌上灵石的距离,表明了态度。

“我们还分什么你我。当年大雪山,要不是你,我早就是一只冻死的兔子了。更何况,当年你的那些东西,我也用了不少,这些年我们得了什么东西都是对半开,我也没机会还你。”阿白蹦到了灵石堆上,小白爪踩踩踩,“快,收起来。”

“不用了。”元昭阳退后了几步,声音却很是坚定,“当年也是多亏了你,我才有机会在大雪山活下去,这本就没什么可计较的。”

“收收收!”小白兔无赖打滚。

“……”元昭阳只得在话语间稍作退让,“我现在身上还有些东西,未到穷尽时。等真不够的

时候,再寻你要。”

这话里虽退了三分,但是阿白清楚,元昭阳肯定是不会要的。真是讨厌……百年前欠的人情,遇上这倔猫,总觉得这辈子都没办法还上了!在元昭阳目光灼灼的坚持下,阿白叹了口气,把灵石收了回去。

元昭阳并没有给阿白太多为往事感慨的时间,迅速切换到了另一个她更为关注的话题:“所以你的那些小动物为什么那么草木皆兵?还能不能好好打掩护了?是不是你那片灵兽没赶干净,让它们没办法安心?”

“不能吧,我都检查过了。要不然……就是那些灵兽之前居住的地方有些灵兽便便啊杂毛啊,残留的气息可能比较重……”阿白说着说着突然停顿了一下,连连后蹦了几步,“诶!你该不会是想让我现在去铲屎吧?”

“要不你先留下吃个夜宵再去?最近清心堂出了水煮鸡鱼猪大拼盘,你还没尝过吧?正好,我给你买了好几份。”元昭阳边说边在桌上放出了一个样品。

一个大盆,占据了大半张桌子,里面满满当当撕碎的白色肉条,实在看不出居然来自三种不同的食材……

 文学

“我不吃!”被大盆逼到了桌子边缘的小白兔愣愣地摔了下去。

“也好。”元昭阳挥挥小爪,“那趁现在还早,你早去早回。”

请问入夜都这么久了,哪里早了!

作为一只三花,你怎么能这么不可爱!

小白兔泪奔跑走……

夜深人静,雪白的小兔子在土路上,在院墙边,在泥坑里……穿梭于种种隐秘的角落,冻住一块块造型各异的物体……

幸好带了一个新的低级储物袋,默默流泪的小白兔边铲边如此想着。

许是今夜想起了百余年前的旧事,沦落到帮灵兽清屎的阿白虽然觉得很跌份,但是却是清得一丝不苟,尽心尽责地犁干净了每一方土地。接着在村里四处撒了些干粮,避免那些小动物饿着饿着互相厮杀……完事儿了还特地去门派负责豢养灵兽的驯兽堂要了些给灵兽宁神的药粉,自己捣鼓捣鼓大大地稀释了一下,回头又去外谷给每只小动物都喷了点儿。就这么忙活到天亮,小灰兔才全部弄完。至于赤精五鳞鱼什么的,阿白表示,随它们去吧……

天放亮时,子惠的传音纸雀被拦在了衡水峰元昭阳和阿白的院外,被小白兔无情地一爪拍了回去。

完成了元昭阳交代的事情,阿白虽然有些累,但是仍兴致勃勃地要求去围观元三花和林棉棉的第一日相处。

阿白辛苦了一个晚上,元昭阳如何忍心让她再继续辛苦,于是很是贴心了用了些符箓,留了阿白在家好好睡觉。

子惠的纸雀再来时,便只能停在院外,久久无人回应了。

不得不说,阿白胡乱稀释的药粉还挺有用的,元昭阳到外谷的时候,明显觉得那些小动物脱离了之前的草木皆兵,看起来恢复了应有的蠢呼呼的样子。

一路上,元昭阳看到了好几处似乎是阿白留下食物的地方,都聚着好几只小动物。到了林棉棉的院门口,那动物就更多了。阿白似乎在林棉棉的院门口放了一大堆馒头,那些饿了一晚上的小动物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吃得呼哩呼噜的。

前一晚林棉棉修炼得晚了些,早上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挺高了。一醒就听到院外的声响不对,好像很多东西聚在一处,还吃着东西……

难道是昨晚自己放下的那碗烤馒头碎?联想到昨晚见到自己像是见了鬼一样跑走的小动物,林棉棉悄悄地翻身下床,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院门边。

元昭阳远远地瞅着那些埋头猛吃的小动物们,直到那院门,吱呀开了一条缝。

只见那门缝里,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满是欣喜地看向门外,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天材地宝一般。

哼,不过

是一些凡俗界的小动物,用得着这么开心?元昭阳不耐地搓了搓脸,又抖了抖身上的毛,确定了一下与那堆小动物相比,自己是最干净美貌的,方才重新蹲下,静待相遇的时机。

七八只猫,两只小狗,还有一只小兔子……等等,好像还有,堆在一起很难看清楚啊这样!末世之后就没见过这么正常的毛绒绒了,在田家院子清醒的那几年矮得连只鸟都没见过……这会儿林棉棉扒在门缝边,只觉得哪只都可爱,怎么看都看不过来。

想撸……

林棉棉最终还是不甘心只过过眼瘾,直起身子,慢慢地打开了院门。

两只黑猫有些灵敏地抬起头看了林棉棉一眼,林棉棉一下子就僵住了动作,直到它们重新低下头继续猛吃,方才放轻了手脚慢慢挨近。

额……所以这地上的十多个馒头是怎么回事?林棉棉没从动物堆里看到自己昨晚放下的碗,倒是看到了一大片叶子上放着的十多个已经被啃得乱七八糟的馒头。

该不会是劫了谁家的粮吧……

就在林棉棉站到小动物群不远处,看着地上的馒头堆有些懵的时候,元昭阳最后一次抖抖毛,迈着小步子,出场了。

眼见着小动物们吃得一脸欢畅,林棉棉很快放下了粮食是从哪儿来的这个问题,反正馒头这种东西熊兰兰那儿有的是,若是有人被劫了,也不会饿着。倒是这些小动物,真是可爱啊……

林棉棉一心扑在眼前的毛团团上,没注意到不远处,正有一只努力走得更优雅的白毛团正在靠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