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情欲h-挺进闺蜜的花苞

想,自觉没说错什么,表功一般望向了之前“忘词求救”的师兄。

并没有求助过的赢扶:“……”这般完全被打乱了回忆销魂情欲h-挺进闺蜜的花苞奏,还如何继续介绍下去!赢扶也真的是要跪。

就在赢扶一脸僵硬不知该如何继续之时,只听得台下悉悉索索的交流声四起。细听之下,竟都是在感慨五行宗形式周到,实在贴心的。

到底是好过了自己刚才讲课时那一滩死水……赢扶散去手中本想充作讲解灵气浓度工具的小风团。算了,他们能体会到五行宗的用心就好,其他的知识,还是等他们去了大讲堂再系统学习吧。

林棉棉是第一次听说灵气浓度这个知识点,对阿白丢下来的引气入体的册子更是十分感兴趣。

算起来末世的异能和此间的法术有不少相似之处,只是从天地间吸取灵气来增进修为这种说法,末世中是完全没有过的。末世增长修为,一步步成为更高级的异能者,只能靠两种方式,一种是不断吸取丧尸变异植物动物体内晶核的能量,另一种则是如林棉棉当时那般不断地将异能用到快空的临界点,然后等它自己慢慢恢复,如此往复。

此时握着那据说记载着引气入体法门的小册子,林棉棉不禁想,若是末世时用这法门,不知能不能从天地间吸取到能量呢?

想着想着,又有些索然无趣。末世已是过去,灵根资质低到一定境界,才是她现在需要面对的问题。

灵气浓度的事情说完,赢扶和子惠自觉已经告诫了新弟子最重要的事情。至于其他……只希望元师姐快快结束闭关了。

五行宗不若其他宗门,没有豢养杂役仆从。门中一切琐事,均列作门派任务,且回报丰厚。这样一来,弟子们积极参与门派建设,相互帮助增进感情。二来,五行宗资源丰富,本就想要多给弟子们一些修炼资源,这般有劳有得,能让他们更加珍惜,用心修炼。

这外谷中只有一群新弟子住着,在引气入体成功前,他们也吃不了清心堂的灵食。所以在讲完注意事项,让新弟子们回去之前,子惠取出了大量的干粮让弟子们上前领取,而饮水则可以引用弟子们住处的几口井水,里面的灵气低得可以忽略。

 文学

因为弟子们都没有储物袋,也不便保鲜,所以子惠一次只发放每个人今明两日的口粮,其他后日再来领取。

说是干粮,那真的是很干的粮。

馒头,咸菜,一些像是发糕不过看起来挺硬的白面点心……

引气入体前,几个月里,只能吃这个?哦,自己那废柴灵根,怕是几个月说不定也引不来气……林棉棉有些心累,这伙食,简直还不如留在迎仙城和田小玉合伙开面档呢!

“这位师姐,不知我们是不是能自己开火……先前我见那河中似乎有鱼……”排在林棉棉前面领口粮,向子惠发问的,是之前在迎仙城帮熊兰兰绑被子的温柔女孩,一看就宜家宜室,很能干活烧菜。

“对,我还看到树林里好像有猪!”排在林棉棉后面的熊兰兰推了一掌林棉棉,“我去打猪你来煮啊!”

林棉棉一个踉跄:“……”

这样一个有爱的提议,却是让子惠脸色大变。赶紧地从储物袋中取了个长方形的玉匣子一通猛按。

只一会儿功夫,就听得新入门弟子的玉佩齐齐叫唤了起来。

“现在播放一则重要门规,外谷中的洞山蚓,尖灼鸟,喷水蜂,半月银粉鼠等灵兽均为门派饲养,是低级弟子门派任务好帮手,不可捕杀,不可捕杀。当然,你们也杀不过。另,谷中其他灵兽,乃门派饲养定期专人捕杀,不得私自捕杀。友情提醒,许多灵兽与凡俗界动物看起来差不多,但是其实差很多,食之容易灵气冲突,引起爆体,且许多部位有毒有毒有毒。滋……滋……滋滋……下面是金丹兔妖乐真人的重要公告,请

不要猎杀外谷任何小动物,违者会被殴打,会被殴打,没错,是殴打。”

玉佩刚开始播音时,子惠还松了口气,可听到后面,却是一脸惊诧地看向了不远处的赢扶。

赢扶同样一张震惊脸。

两人一对视,得了,后面的话肯定来自元师姐的玉匣子……那东西肯定在阿白的手上。

且不提子惠赢扶对那连续三句“殴打”是多么的无语,林棉棉听着阿白的话,心里倒是挺舒服的。刚才来的路上,她就看到有一只小黄狗从路边的屋子后面窜过去,看来在撸毛这一点上,阿白还是挺可信的。

就是……林棉棉看着子惠面前的干粮堆叹了口气。当时阿白打包了那么多酱肉走,说好了也替自己打包了一份的,现在……肉呢!肉呢!肉呢!

林棉棉从子惠那儿取走了一个装着十二个馒头一大包咸菜的布包。

在迎仙城吃了几天面,林棉棉也算是发现了,正常的量自己也不饿,后面吃的那都是因为馋。馋起来那是能一直吃一直吃下去,着实有点向阿白发展的趋势。这馒头看起来真是不诱人,皮都干皱了,林棉棉完全不想多拿。

“五百个馒头,七十包咸菜,再给我这个什么点心来两百个。不,还是三百个吧,三百个点心。”熊兰兰倒不是很挑食,还颇有些愉悦地在那干粮堆前指指点点。

妖修向来吃得多,子惠面不改色地给熊兰兰装了五麻袋。

“三个馒头!一碗咸菜!”小小个的王茗儿矮矮地冲子惠招手。

“切,吃那么一点儿,我掉些渣都给你吃了,还省得你拿。”熊兰兰一把抓起王茗儿,顺手挂在了自己的腿毛上。

“五百零一个馒头,七十一包咸菜,点心三百零一个。”男声有些清冷,但是不妨碍它很好听。

子惠低头看了一眼地上还没她手大的龟长寿,却是没立刻开始装袋,好心道:“我一会儿帮你拿过去吧。”

“哈哈哈哈!就你那小身板!还想比我多吃,我分你一只馒头够你吃一年了。”熊兰兰这回真是蓄意嘲讽。

林棉棉发誓……她看到那深绿色的小乌龟,抖抖索索,整个儿地粉了一圈。

“你!你这个只知道吃,只能吃的蠢熊!”龟长寿气得哆哆嗦嗦,却只能喷了那毛熊一脚水,伤不到她半分。

“切,说得你像是为了学好五行宗的所有绝学而来似的。”熊兰兰轻轻松松一爪提着自己的五个麻袋,抖了抖脚上的水,弯下腰,嘲讽脸正对小乌龟,“那些土人修迷迷糊糊进来也就算了。我们妖修进五行宗,不就是为了清心堂一张饭票灵食吃到饱么。南合除了五行宗还有哪家这么大气,我们妖修能吃,多吃灵食对身体的淬炼更是量变引起质变。我能吃我自豪,咋的了,有本事进了练气期你别去清心堂,你继续吃馒头啊你。”

“熊兰兰,我和你没完!”小乌龟高高昂着头,瞪着熊兰兰……的脚……

最终小乌龟还是被气得……一溜烟地跑走了。

这是林棉棉第一次见到跑得那样快的龟,深深地觉得这龟应该是风灵根吧,走到飞起啊。

阿白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趁着子惠那边拉着新弟子说事儿的时候,又去抓了一波小动物进来,刚回来没多会儿,只来得及给那些新弟子玉佩添句话,还没来得及解开这几个麻袋呢,就被一只深绿色的东西撞了一下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