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小人妻被宫交-破了她的小嫩苞

环境倒是不错,还能一人一间屋子。看起来,像是可娇小人妻被宫交-破了她的小嫩苞以有很多小动物的地方呢,兔崽诚不欺我。就是可惜,晚上了,什么小动物都看不到,林棉棉有些遗憾。

元昭阳和阿白下了船远远地跟着子惠她们,看快到元昭阳特意给林棉棉选的屋子附近了,方才打开了阿白一直顶在头上的大麻袋。

“哼,讨厌讨厌讨厌,为什么要我顶着它们,我老觉得有东西在里面便便了!”阿白放下麻袋跳得老远,变了一堆冰出来把自己好好地从头到尾巴擦了两遍。

“你应该庆幸你许诺的都是些小动物,要是你说这里有大象鳄鱼犀牛,就不是一只口袋可以解决的事情了。反正我是没有可以装活物的储物袋。”元昭阳伸手推了推麻袋,把里面的小动物赶了出来。

瑟瑟发抖的小兔子小猫小狗小松鼠小仓鼠小田鼠等挤做了一团瑟瑟发抖,像是一个巨大的会颤抖的毛球。

“我说不定吧,它们虽无灵智,但是本能还是可以让它们感觉到外谷中那些灵兽的威压,又如何能在这里生活。”元昭阳收起麻袋,那巨大的毛球剧烈地抖动了起来。

“这个我知道怎么办。这里正好是外谷最边缘,与凡俗界接壤的地方。我们只需要把那些外谷的灵兽往里面赶赶,再做个临时法阵把这一小块地方和里面隔开,它们就感觉不到灵兽的存在了嘛。”阿白骄傲脸,“让林棉棉摸两天,回头腻了再把它们送走就是了。”

想得挺美,元昭阳也不打击阿白,只点点头,留下一句,“既然你想好了怎么办,那你就去办吧。”说罢,拔腿便要走。

“等等……”阿白一个兔扑。

元昭阳完美侧身躲开。

阿白哭,“又是赶灵兽,又是布置法阵,你不会是想让我一只兔干吧?”

“嗯,你可以带它一起,两只兔一起干。”元昭阳指了指大毛团里那只瑟瑟发抖的黑兔子。

阿白:“……”

自己抛的锅,哭着也要顶起来。

 文学

比起帮阿白顶锅,元昭阳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清心咒什么的,念了三天真是受够了,今晚就来决一胜负吧猫粮妖!哦,不对,林棉棉!

新入五行宗的弟子约莫有六七十人,跟着子惠七绕八绕地分配住房,到最后只剩下了林棉棉一个。

“你的住处就在这里。”子惠指了指前方的小屋,看了一眼林棉棉,想了想又补充道,“这处房子可能是外谷最外围的房子了,比较接近凡俗界。虽然五行宗有结界,凡俗界的人轻易过不来,但是可能很偶尔的,会有些凡俗界的小动物窜过来,你不要害怕,一般它们也不会久留。等你们引气入体之后,还会在外谷靠里些的地方获得新的住所,现在这些小屋,都是临时的。”

小动物什么的最可爱了。林棉棉满脑子脑补的都是毛绒绒的小可爱,完全没想过子惠口中的小动物也许会是豺狼虎豹。

不过这处房子,的确是偏远了些。若说之前那些房屋间大多隔着数十步,几乎站在一处就能隐隐看到另一处,那么这座和前面一座,大约隔了有两三百步,的确是稍稍远了些。不过林棉棉倒是不计较这个,独门独户的环境,简直比她在末世睡的大通铺要好上太多。

四十来平的小院子,屋里床铺家具一应俱全,子惠从储物袋中抛出林棉棉之前在帐篷里的被褥,这晚上就能住人了。

“明日听玉牌提示。”子惠留下最后一块给新入门弟子的标配玉牌,又好心了使了驭风术给林棉棉去了一下尘,便走了。

这是在这异界,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屋子啊,嗯……虽然是暂时的。林棉棉铺好床铺,觉得今晚屋里没有王茗儿,应该可以更好地睡个觉了。

事实证明,林棉棉真是想的,太美了。

因为这屋里虽没有王

茗儿,但是……有鬼啊!

林棉棉作为听力优秀的草妖,刚躺下没一会儿,就听到了有什么东西轻声地走进了自己的院子。虽然对方动作很轻,轻到完全不像是个人,但是林棉棉却听得很是分明。

原本林棉棉以为是有人来了,可是很快她便意识到,来的,或许不是人。

屋里的门半分没有响动,可那脚步声,却从院子里,直接来到了屋里。林棉棉偷偷睁开眼,借着月光看向声音来处,只听那声音一下子停住,可那地方……却是空空的,半个人影都没有。

不是说偏远了些,会有些小动物么,怎么来的是……鬼啊!林棉棉心知自己刚才的小动作怕是被那鬼发现了,又实在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得睁着眼伸了个懒腰,又闭上了眼。

鬼什么的,可要比妖可怕多了。作为草妖的林棉棉简直要用最大的意志力,才能让自己不要立刻瑟瑟发抖。

这五行宗是修仙门派吧!是名门正派吧!怎么出了鬼,都没有人感应到啊!林棉棉心里简直有一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许久,许久,屋里一直安静着,久到装睡的林棉棉几乎以为之前的声音完全是自己的错觉。

然后,林棉棉感觉到了,又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没有脚步声,连脚步声都没有,但是草妖的直觉告诉她,有什么,已经到了床前。

刚入仙途,就在劫难逃?还不如去做凡间一株草啊,那么多年一只鬼都没见过啊摔!

林棉棉简直害怕到绝望,就在此时,她放在被窝外的右手腕处,有什么湿湿暖暖的东西轻轻滑过。

“啊!”林棉棉简直毛骨悚然到蹦起,完全没有办法再装作不知道,期待这只鬼自己走了啊!

就在林棉棉喊出声,破罐子破摔地准备迎接鬼魂的攻击时。眼前似乎有个影子突然出现,继而晃动了一下,紧接着,一团毛绒绒看不清模样的东西,从窗户一下子蹦了出去。

虽然屋里黑,看不清那东西是什么,可林棉棉觉得,自己手背似乎蹭到了什么软乎乎的毛?结合那毛绒绒蹦出去的东西……

“阿白?是不是阿白?”林棉棉怒揭被子,“阿白你半夜不睡觉来舔我做什么!”

正在数千米外把那些睡着的灵兽一只只踩醒,赶出这片地界的阿白耳朵一热,四处张望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哼,脏活儿累活儿给本兔兔干,自个儿去舔小姑娘了,没脸没皮羞羞羞。”阿白抱怨脸踩醒一只半月银粉鼠,却突然发现,居然是粉色,发疯的那半个月啊!

深夜,阿白的毛上,挂着一只发疯的半月银粉鼠。

深夜,林棉棉怒极点灯,在手背处发现一根白毛,屋里却寻不到阿白的声音。

深夜,元昭阳失控变回猫形,舌尖上的味道让她舒服得想要喵喵叫,却不得不……忍着。

第二四章 变回原形

五行宗外谷的灵兽很多是已经被驯养, 用来协助低级弟子完成门派日常任务的。平日里只需完成本职工作, 便会被那些低级弟子好吃好喝地投喂着。在这种没有天敌的安逸生活里, 它们早就习惯了那一日日枯燥又友好的相处。

直到这一晚, 一只小白兔闯入了它们的生活。明明看起来只是一只很小的兔子,却让它们感觉到了比那些日常驱使它们干活的人更强的威压。于是已经习惯了服从的它们, 在被那兔子踩醒赶走时,极为顺从。

驱逐灵兽的行动十分顺利,阿白就有些掉以轻心, 这才不小心踩了一只半月银粉鼠。

半月银粉鼠, 每月上半月银色,称为银鼠,是协助低级弟子打理灵田的好帮手。

灵植时常会有伴生杂草出现, 这些杂草一般会在灵田的泥土中与灵植抢夺养分。它们生性狡猾,在吸收到足够的养分前在土中隐藏着自己,一旦养分足够, 便会在一夜之间迅速成长。这种伴生杂草一旦长成,便坚韧无比,根系深扎, 对于低级弟子而言,这种长成了的伴生杂草很难完全清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