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在洗手台看着镜子干-慢点哭挤夹好撑h巨龙

真是,人族与妖族的和谐共处呢……

拜仙门的第三日正午,其他宗门陆陆续续地离开了迎压在洗手台看着镜子干-慢点哭挤夹好撑h巨龙仙城,元昭阳却是信守承诺地送了田小玉归家。由于元昭阳之前设想的手段太过激烈,阿白和林棉棉也坚决要求跟了去。

两天多的时间,乔家小哥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卖完整个迎仙城的猪肉,虽然人族弟子不再点酱肉,可架不住妖族弟子能吃啊,整盆整盆的肉吃着,随意地给着银子还不用找零。与之相比,赢扶当初开的价倒是不值一提了。不算五行宗要给的银子,乔家小哥就差不多赚了三四百两,已经超过了田家想要的聘礼价位。

乔家小哥手中有银子,身后有仙人,田家十分麻溜地答应了乔家的提亲,半点儿为难都没有。对几日未归的田小玉也完全没有摆脸色,亲亲热热的一家人。

如此情形,自然用不上元昭阳出手,就连那原本想放出来绕一圈唬唬人的火凤也完全没必要了。

虽知道田家人此时做派多半不是真心实意,可对于想要留在凡俗界的田小玉而言,这应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一路行来田家前

,林棉棉也曾再次问过田小玉在见到仙家种种奇异,知晓这世间凡俗界外的奇妙与精彩后,是否还那般坚定只想留下做个煮面档口的老板娘。

不过,直到多年以后,林棉棉才切实地体会到,当时田小玉说的“一想到那些美妙,他都不能经历,只自己一个,又有什么意思。”是怎样的感觉。

说定了田小玉的事情,猫兔草便该回城中心和大本营汇合了。元昭阳忍了一路的香气,实在有些受不大住,尤其是在阿白提过猫粮的事情之后,她看林棉棉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这会儿田小玉的事情结束,元昭阳便找了个借口,先一步回了五行宗会场。

 文学

只剩一草一兔慢悠悠地往回走。

林棉棉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了阿白:“元师姐那般积极想要帮忙,结果没出手田家就服了软,她是不是有些生气。”

留心观察街道两边是否有中意食物的阿白毫不在意地摆摆爪,“她一个快金丹的修士,哪里会和凡俗界的人计较这些。”

“……”林棉棉顿了顿,迟疑了一下,换了个问题,“那,元师姐,是不是不大喜欢我?”

“你怎么会这么问?”阿白收起最后寻觅一把美食的心思,元昭阳不喜欢你?开玩笑么,要不是还在迎仙城,她喜欢你都快喜欢得直接含嘴里了吧。当然,这种真相阿白是不会说出口的。

“我就是觉得……她看我的时候吧,好像总有点生气?而且也不大喜欢和我一处走着?”林棉棉想了想,咽下了初次见面时,元昭阳眼中的那奇异的哀怨一事,那可能是自己眼花。

傻姑娘,那是她忍着不去咬你一口忍得太辛苦了吧……任谁念了几天清心咒,恐怕都觉得自己快要爆炸。阿白在心中默默地同情了元昭阳一把,自然嘴上也是向着了些那可怜的猫,“许是她最近修炼有些累了,你也别乱想。你想啊,她要是不喜欢你,还给你撑什么腰啊?你当筑基大圆满的修士天天没事儿干,盯着要去给凡俗界的人放烟花看啊?又不是搞杂耍的。”

这么想想,倒也是。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阿白见林棉棉低头不语,不免叹了口气,说实在的,自己对这小姑娘还挺有好感,如果她真是猫粮妖的话,自己还真不知道该不该让她被吃掉。

此时已经回到五行宗会长的元昭阳打了喷嚏,揉揉鼻尖,叫了正在督促新入门弟子收拾东西的子惠过来。

“这是这次新入门弟子在外谷的住宿安排。”元昭阳递了张纸给子惠。

“我们以前入门的时候,到了五行宗还住了好几天大帐篷呢。元师姐这么快就安排好屋子了,真是太辛苦了。”子惠接过纸张,粗粗一看,一脸的崇拜。

“早些安排好,让他们熟悉下环境,就可以早点去大讲堂听课了。”元昭阳深深地看了一眼子惠手中的纸张,再次叮嘱道“你按着这纸上写的安排。”

若是赢扶,此时难免心里会多问一句,外谷最边上那些给刚入门弟子暂时居住的小屋子其实根本没什么差别,就算随便把人塞进去也没什么讲究,反正引气入体之后,还会按具体情况分配正式的居所,为何要强调按着安排。不过子惠不是赢扶,子惠办事一向耿直认真,自是恭恭敬敬地应了。

待子惠继续去了新入门弟子那边,元昭阳才从储物袋里取出了那张她已经把玩了两天的隐身符。

这件事情究竟如何,就要看今晚了。

第二三章 宗门有鬼

木屋轻轻一击, 变成了零散的板材, 混着那拆下的帐篷, 在元昭阳的手里, 变成了一艘木底,上有布仓的小船。

五行宗众上船进了布仓, 阿白拉着林棉棉坐到了船舱的最尾。而最后一个上船的元昭阳,自是站在了船头布仓之外的船板上。

待元昭阳将灵石一一在船板上的特定凹槽放好,驱使法诀, 这船样的飞行法器便稳稳飞起, 极速带着她们离开了迎仙城。

这船样的飞行法器速度极快,飞起之后只筑基期弟子还能出布仓在船板上走动,而练气期和新拜入五行宗还没有修为的弟子们, 则只能呆在可以挡风的布仓内。

出发了,林棉棉低头看了看船板,走时田小玉还说一起努力, 她努力将面档越开越大,自己努力修炼走得更远。待十年之后,迎仙城再见。真是美好的期望, 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啊,也许这就是最终的别离了也说不定。

突然有些寂寞呢……林棉棉瞅了瞅身边团着的阿白, 好吧,还有只小兔子聊以安慰。忍了好几天, 林棉棉最终还是忍不住伸手在小白兔的兔耳朵上轻轻摸了一把。

果然好软, 小白毛轻柔得像是云团一般, 绒毛控林棉棉眯起眼,十分满足。

“我告诉你,你这种行为在我们妖界叫做吃豆腐,是会被打的你知道么?”阿白抬头瞪,“我只是长得像小白兔,其实我是一只金丹期的大兔妖,你还记得不?”

“吃豆腐是什么?”林棉棉抬头看布仓顶,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就是去摸妖毛。”阿白一爪踩在了林棉棉脚上。

“不摸就不摸嘛,反正到了外谷,有的是小兔子小猫小狗小牛。”林棉棉羞恼地抽回脚,一副不要稀罕你的样子。

阿白:“……”

正在船板上思考晚上何时动手的元昭阳,就见一道白光从布仓射出,稳稳地落在了自己脚边。

“松开……”元昭阳抖抖腿,然而抱着自己腿的小白兔毅然不动。

“我答应了林棉棉,我们的外谷要有小兔子小猫小狗小牛小松鼠小仓鼠……”阿白耷拉着耳朵,掰着爪子,自己都快数不过来了。

“然而外谷这些都没有。”元昭阳冷笑,“那些凡俗界的小动物受不住五行宗那边的灵气。”

“外谷又没啥灵气,之前不还有下面村子里的野鸡跑上来过!”小兔子一脸你别骗我。

元昭阳:“……”

阿白见元昭阳有所松动,赶紧趁热打铁:“而且要是什么都没有,你那小猫粮妖该多失望啊。到时候那香气一下子淡得找不到了,你还去研究啥?”

“明明是你自己觉得食言而肥。”元昭阳想了想,吩咐道,“那你看着船,减速等我,我去去就来。”

说罢,元昭阳行至船边,一跃而下。

“切,还以为你会吐槽一句谁的小猫粮妖呢。”阿白摇摇头,掐诀降低了船速。

从小兔子突然冲出去,到小兔子慢悠悠地晃回来,大概过了两盏茶的时间。从小兔子离开时的急切,和此时完全放松的状态来看,林棉棉觉得它应该是去开了个大。

林棉棉不知道这飞行法器的速度有多快,不过从起飞到落地,差不多也足足飞了半日。

从布仓里出来时,外头已是天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8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