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羞耻的姿势的趴在阳台-巨大埋入她体内不出来

棉棉想了想,做出结论,“所以说,单灵根,灵根资质好,她羞耻的姿势的趴在阳台-巨大埋入她体内不出来涨满整个光幕的,修炼速度就最快。”

“对,就是如此。”元昭阳对林棉棉的理解能力表示肯定。

“等等!”阿白终于忍不住了,高高地举起爪,“理论上是如此,可事实上,灵根资质能涨满整个光幕的,本兔活了百多年了也没见过一个。而且,无论是灵根个数还是资质,都不能最后决定你能在修仙路上走多远。不说修仙界的机遇与危机,就说境界之间的突破,那都要靠机缘。”

“话虽如此……”但是灵根才是根本,元昭阳的话刚说到一半,又被阿白打断了。

“反正,就算你灵根小了点,也不是没希望嘛。我看过其他木灵根的资质图,都是什么一堆绿色的点啊,一团啊,一滩啊,很没有意思。你看你的灵根很可爱啊,像是小草一样,说不定以后会有大机缘。再说了,这修仙界能增长灵根资质的药物也不少,多努力努力,我们把灵根长起来嘛!长成大草!”阿白飞快地说完,顺便白了元昭阳一眼。

是哦……原本介绍清楚灵根就是为了让林棉棉知道更多心里有底,怎么就忘了,安慰安慰她呢……被阿白抢先了的元昭阳,不是很愉快地闭上嘴,默默运转了一遍清心咒。

没想到啊,身为一株草妖,自己的资质这么差啊,简直丢草脸……

想想之前在末世,自己虽然不是战斗组的,但是因为对种植实在走心,每日都要使用异能到力竭为止。非战斗组的异能级别提升要比战斗组的慢,一方面是使用异能的次数和战斗中对异能的感悟,以及临危突破的机会,另一方面则是基地资源的倾斜以及战斗组对战利品晶核的分成。

林棉棉没上战场,没资源,没晶核,吃饭都吃不饱,却是基地非战斗组里第一个达到五级异能的。说来也是讽刺,后来她被基地送往中央城做人体研究材料时,才从别的基地送来的人里听说了自己被送去当研究材料的原因。在所有基地战斗组成员平均起来都只有五级的时候,非战斗组里出了个五级的,可不是要好好研究研究嘛。

资质这个东西,真是讨厌,该差的时候好,该好的时候差……

小姑娘久久的沉默,让元昭阳有些不是滋味,不免放软了语气,学阿白一般开口劝道:“我之前也只是打个比方,满资质的人,我也未曾见过。修仙亦是与天地争寿,本就是逆天而为,其中艰险无数,你可且当这便是第一个考验。而修仙界亦有诸多机缘,如阿白说的那般增加灵根资质的丹药也是有的,你不必就此灰心。况且五行宗地广物博,对门下弟子在资源上十分宽厚,你尽心修炼便可。”

 文学

“我这样的资质,五行宗还要我?”林棉棉也是惊讶,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先安慰安慰,然后就劝退了吗?就算这一人一兔没有明说,但是从自己灵根资质出现时她们的反应,林棉棉也能猜到自己这资质也是她们见所未见之差了。想要这么差的资质有所成就,就是林棉棉自己都完全没信心。这种资质招进五行宗,明显就是去消耗资源,别想有所产出的啊。

元昭阳被林棉棉那明显看傻子的目光给噎得半响说不出话。的确,这资质……本来五行宗应该是……不要的……

“当然是要啦。都说了五行宗地广物博了,那不同的地方都需要人嘛。新入五行宗门的,在练气期都是住外谷的,有地有山有树有小动物。像你这样的木灵根,种种灵谷,灵植,拿小动物练练……咳咳……和小动物一起玩玩,小日子红火着呢。外谷就是要靠你们这些勤劳努力的弟子才能繁荣嘛,不然都像本兔一样厉害,没人种菜吃什么?”阿白爬回软窝趴好,一脸

本兔等你来伺候的模样。

元昭阳:“……”总觉得听起来哪里不对,又是种米种菜,又是养动物,这是修炼呢还是当杂役呢?可是看着林棉棉听着似乎脸色好看了些,元昭阳便又只得把吐槽的话咽了回去。

林棉棉虽然不太相信五行宗的生活能如阿白口中说的那样轻松惬意,尤其自己还是那么废柴的资质……但是她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资质已经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东西,不去五行宗,就算加入别的宗门,也要面对同样的问题。而知道自己有灵根的林棉棉,也确实说不出只想当个凡人,这样连自己都不会相信的话。

于是,林棉棉的头顶,顺利飘上了五行宗的名字。

田小玉不同于在末世见多识广的林棉棉,之前元昭阳和阿白对于灵根的介绍,让她听得有些晕头转向。她不向往那陌生的修仙生活,也并不觉得活上百千年有什么可让人向往的。喜欢的人,没有灵根,无法修仙,那么数十年之后,他死了,自己又该如何呢?田小玉想都不敢想……更何况,踏上仙途的自己,真的来得及回来与他厮守数十年吗?

“我……”田小玉的手快要按上测灵石时,又缩了回来,眼睛虽还是不敢直视元昭阳,却是捏紧了手心,把话问了出来,“我要是测出有灵根,能不能不加入……”

田小玉说到最后,声音低得连自己都快听不见。

奈何,这屋里一猫一兔一草皆是耳聪目明。

“你不是想加入五行宗?走错了?”元昭阳多半时间在木屋里,一时跟不上田小玉的逻辑。

“她是不想加入任何宗门才是。”阿白在软窝里翻了个声,笑道,“她舍不得外面那卖面郎呢。”

田小玉低着头,耳朵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既然无心修仙,为何又要来拜仙门?因为你父母要那五百两?”元昭阳刚问出口,便想起之前外面那场闹剧,自问自答了,而后又添了一句,“凡俗界的情感不过数十年,若是你真有灵根,也愿意为了数十年放弃以后的长生大道?”

田小玉真是恨不能地上立时出现一道地缝,却仍是点下了头。

阿白倒觉得田小玉的选择也很勇敢,开口帮腔道:“帮你作假说没灵根也行,可你不测测看再说吗?”

田小玉抬头看阿白。

小白兔一脸憨厚。

“不。我已经决定了。”田小玉缩回手,退后了两步,冲阿白腼腆一笑,“谢谢你愿意帮我。”

连测灵根都放弃了,这害羞又有些软糯的小姑娘,还真是让阿白高看了一眼。

虽然元昭阳不是很赞同,但是阿白言出必行地给田小玉盖了一个“回家”的戳。并且同意田小玉没测灵根这件事情仅屋中人知晓,不与外头的人讲。

待田小玉连声道谢退了出去,元昭阳终是忍不住开口:“连灵根都没测,待日后,她会后悔的吧。”

“也许,她就是怕自己后悔,才没有给自己这个选择的机会,也没给乔家小哥愧疚的机会。”林棉棉叹气,“这样的深情,希望乔家小哥能一生待她如初才好啊。”

林棉棉刚感叹完,就见一人一兔齐刷刷地盯着自己。

“看不出来啊,你小小年纪,很有经验的样子嘛。”阿白努努嘴,撸了撸耳朵。

林棉棉:“……”

明明是一张毛乎乎的兔子脸,林棉棉却一点儿都不费事儿地看出了满满的调侃。

能不能给我一只正经兔,谢谢!

林棉棉还没在心里吐槽完阿白,就见一旁那女仙幽幽开口:“你有喜欢的人?”

嗯……请再给我一个正经的女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