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的屈辱调教h 校园,肉(HH)

元昭阳为保持与那香气来源的距离,一直没敢上前,将事情托付给阿白,连收了两条警告更是给她在香气的煎熬上添了两把火。直到那小姑娘亲口说出“我愿拜入五行宗门下”,捏着第三块灵石的元昭阳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校草的屈辱调教h 校园,肉(HH) 

大局已定,元昭阳便也没拦着把人往面档带而不是往屋子这边带的阿白。左右不过是一碗面的功夫,吃完来,再来测资质也来得及,自己正好补充一下灵气。

元昭阳想得挺好,可阿白等到了现在,又怎么会只是一碗面的功夫。

说回林棉棉,许是始终对自己的草身十分介意,在肩头的小白兔说出开饭的时候,那联想可真是一点儿都不美妙。

只是,关于兔粮的问题还没来得及细想,林棉棉便觉脚下一滑,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一般跟着向前漂移。林棉棉低头看去,只见脚下像是踩着了什么东西,晶莹剔透薄如蝉翼,未能细看,便已经随着它到了不远处的面档前。

林棉棉肩头一轻,小白兔蹦到了木桌上,冲远处的乔家小哥快速招手:“吃饭了!快回来!”于是,林棉棉眼睁睁地看着还在远处和田小玉低头细语的乔家小哥刚抬头,他脚下便多了两片像是……薄玻璃还是薄冰的东西,将他快速送了过来。

乔家小哥在翻滚着的酱锅前站定,努力稳住了身子,才没一头栽进去。

“莫怕,我是不会看着你掉进去的。”像是察觉到了乔家小哥的惊魂未定,阿白好心地将薄冰升到乔家小哥眼前晃了晃,“开饭了,先来两碗酱肉面!还有什么好吃的,都送来!”

说罢,阿白在桌上蹦开了些,让出了个位置,小爪拍了拍林棉棉那边的桌面,“来,一起吃面了!”

事到如今,就算林棉棉再介意自己的草身,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刚才真是想多了。再想想之前小屋前的女仙提到的烤鱼,想来自己这样的草类植株,也不会被列入这小兔子的餐单吧。

想到那女仙,林棉棉向木屋处望了一眼。只见那门边已经空无一人,不知为何,林棉棉总还能清晰想起之前那女仙哀怨缠绵的目光,以及似乎眼中只有自己的模样,没由来的,心中有些空落落的。

不过很快,当乔家小哥手脚利落地端上香喷喷的酱肉面时,那些连林棉棉自己都觉得有几分奇异的细碎心思,便都渐渐散了。

 文学

酱肉面啊……

浓郁的汤水中,整齐躺着的细白面条被一大块酱肉盖住,那五花酱肉,肥瘦均匀,厚厚的一大片,肉片上的酱顺着汤水融开,满满的肉香混着细粮的清甜扑鼻而来。

林棉棉看着面前装得满满当当的粗瓷碗,颇有些感叹。这闻了数年,馋了数年,跟着一路走到此处的酱肉面,此时,便真是在自己面前,任自己予取予求了。

“好吃!”面碗一来,便迫不及待咬了一大口的阿白两眼发亮,冲乔家小哥挥手,“这样的酱肉,再来一大盘!”

林棉棉闻声侧头看去,就见那小白兔端端正正地蹲在一块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大冰砖上,放在兔子面前的瓷碗,看起来……比那兔还大。兔子要吃肉什么的,不是最厉害的。厉害的是,那瓷碗里有一只看起来完全没

开始融化的冰勺,碗上方临空悬着一双冰筷,筷子上还插着被啃了一口的酱肉片……

“你吃啊,怎么不吃?这酱肉可真是不错,瘦肉软嫩肥肉酥烂,就算不混着面直接吃,也不会腻口。”阿白热情地招呼林棉棉吃面,在发现林棉棉的目光一直绕着自己碗边的勺子筷子打转后,有些得意地指挥着冰勺子勺起了一口汤,咕嘟一口喝下去,方才开口介绍道,“我擅冰法,这冰勺冰筷遇到凡俗界的热水不会融化,又能消去几分食物里的热气,用它们吃这种烫东西最好不过,你想试试不?”

林棉棉表示,这么高大上的东西,自己还是看看就好。

阿白倒也没有勉强推荐,毕竟林棉棉还没开始修炼,自己凝出的冰多少有几分寒气,对普通人来说,是冷了些。

被阿白一打岔,林棉棉便也不再多想与这酱肉面多年的渊源,提筷吃了起来。

酱肉炖得极好,一口咬下软嫩得像是要化在口中,咬一口口感绵密的肉,再伴着一筷子细白面条吃下,真是让人满足得心房都要被塞满。

林棉棉咽下口中的食物,喝上一口热汤,只觉那带着酱香的肉汤,烫烫的,从喉咙一直灼烧到心脏,而后汇聚于腹中,让整个人都暖和安逸了起来。

这,才是活着啊。

这个时代,或者说迎仙城,又亦或是乔家面档,所用的调料,显然没有林棉棉在末世前见识过的那么多。这酱肉面美味得有些质朴,林棉棉完全可以想象,若是那酱肉多几分香料,这汤头多放些物件,兴许这滋味还能上去几分。只是,林棉棉此时,真的已经是,非常满足了。

也许这酱肉面不是林棉棉吃过的最好滋味,但是它给林棉棉带来的满足感,却是空前绝后的。

末世的日子,莫说吃好,就是吃饱,也是鲜少能有的幸事。更何况那时林棉棉一心为公,就算得些额外的补贴,大多也是贴补了其他更弱势的人。每日只是在果腹与饥饿中度过,纵然内心再努力坚强,身体对于食物的渴望却是一直都在得不到满足中日渐消瘦。

来到这个时空,做草的百年更是不用谈,田小玉好心施予的那些东西,林棉棉简直想都不敢回想。

经历了这么许多,于林棉棉而言,什么拯救更多人,什么拥有更多力量,都比不得这口热汤,更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自己活着,是有意义的。

若一个人不刻意去掩饰,其实她的愉悦与满足是很容易被身边的人察觉的。

阿白心知元昭阳如此紧张这小姑娘,此人必有异于寻常人之处,与林棉棉相处时多少还带着几分警惕。只是……无论是之前林棉棉那旧衣的窘境,还是此时因一口面一勺汤带来的不加掩饰的满足,都让阿白觉得有些唏嘘。

于是……

林棉棉刚夹起酱肉想咬第二口,就听得一旁小白兔开口道:“酱肉,再来两盘!”

这么能吃……林棉棉忍不住看了一眼阿白面前还没开始吃的一大盘酱肉,都是与面里一样的酱肉厚片,一盘足足摆了十片。

“给你的,一起吃,我有的是钱。”阿白一拍金铃,桌上整整齐齐一排金元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