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室边跳舞边做H*初次宫交撑开痛哭

入得修仙的大门,凡事也只能看到表面。你是不是觉得舞蹈室边跳舞边做H*初次宫交撑开痛哭,被一只白熊幼崽抱了手指,你是不是觉得那幼崽很可爱?你知道那熊是什么熊吗?”阿白一边飞速地说着,一边扬起一爪在空中迅速拨拉了几下。

突然凭空出现的巨型冰雕将还在五行宗会场的人们吓了一跳,乔家小哥在第一时间挡在了差点惊叫出声的田小玉前面,就是在末世也见过几次大场面的林棉棉,也被那比七八个她加起来还高,五六个她都未必能围起来的巨型冰雕给吓得连连退了两步。

“阿白!”元昭阳一心二用,一边运转着清心咒,一边关注着阿白劝林棉棉的进展,可没想到,阿白说着说着,居然还要动起手来。

这会儿阿白说在兴头上,哪里听得进元昭阳那因为异香变得有些软绵的制止声。

“这就是刚才你觉得很可爱的熊,北域满月山巨掌熊,刚才你看到的那只,差不多就是这么大,变小在图谱上装可爱,来忽悠你们的。”阿白一副答疑解惑脸,也不管林棉棉能不能接受得了,力图一次性击溃林棉棉向往万妖门的心,“你现在还觉得可爱吗?还有那图谱上的小松鼠,小鹿,小马什么的,需要我把他们真实的样子变出来给你看看吗?”

林棉棉连连摇头,甚至跨越了对兔妖的敬畏,一把抓住了阿白挥舞着的兔爪只为制止她变出更多的冰雕。

开玩笑,那冰雕大也就罢了,偏生塑得栩栩如生。真是熊如其名,那几乎高耸入云的体型就不谈了,那粗壮如树枝的毛发,凶狠的眼神,龇出的獠牙,大得可以一口吞下数个人的嘴巴……尤其是那四只熊掌,壮如粗木,隔着毛发也能看清皮下的筋肉纠结,熊掌大得一扇风都能把人扇飞了,那尖锐得几乎如熊掌一般长的尖甲一看就是杀人利器,随便被刮到一下就能把人给腰斩了的感觉。简直可怕……

听那小白兔话里幸灾乐祸的感觉,其他几个动物幼崽的本体,估计也……这样的冰雕,纵然林棉棉还能承受,也不想再多看几个。

“怕了吧?还觉得可爱吗?我说……”阿白看出了林棉棉的松动,正想趁胜追击,却看到万妖门那里有些骚动,很快,一个小小的,白白的,像是小汤圆一般的东西,一扭一扭,从两个门派间的结界,穿了过来。

“兔子你干啥雕我?”只有人一指大的小白熊哼哧哼哧跑到了阿白面前,直立,两爪叉腰。

 文学

林棉棉也是捂心口,这种又蠢又萌的小熊怎么可能是冰雕那种熊型杀器……

被原主找上门的阿白本有几分尴尬,可那白熊一开口,阿白就知道了对方的斤两。

“雕来玩,喏,给你吃。”阿白一拍金铃,一个约莫到林棉棉腰间的粗缸被放到了小白熊面前。

只见那小白熊靠近,隔着缸闻了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前爪后爪互相搓了搓,刷刷地爬上了缸。

小小只的白熊站在缸沿,林棉棉紧盯着,都怕他就这么掉下去。

“好蜜!这么好的蜜你送我啦?”小白熊坐在缸边,后爪伸进缸里,在蜜面儿上勾了一下,然后舔了舔,一脸喜色。

“送你了。”阿白大方挥手。

于是,原本似乎是来兴师问罪的小白熊,顶着比他大好几百倍的蜜缸,走了。临走前还友好地给阿白的冰雕修改了几个细节,比如说……獠牙应该更长一些,眼睛应该是血红色的,还有那巨掌中应该有更厚的茧子,尖甲也应该更尖些……嗯,修完更可怕了呢!

林棉棉目送着似乎是自己飘回去的蜜缸(白熊在下面太小了,走远了看不见……),心情很复杂。

“看到没,那些图谱上的妖不但长得凶,而且还蠢。”阿白等那小白熊走了,便赶紧地开始继续攻克林棉棉,“他们本体的模样是招不到人类去万妖门的,所以最近几次收人,他们都用了这种变回幼崽,还修改了比较容易吓到人的地方,为的就是骗你们这种一看就充满了爱心的人类拜入万妖门。”

“那,为什么他们都叫万妖门了,还要为了收人类做这么多事呢?”林棉棉注意到,在阿白的口中,自己也是人类,心中疑虑更甚,只是无法开口相问,只能暂时埋于心底。

阿白想了想:“我听别的门派的人说过,大概是万妖门中大妖忙于修炼,希望收点有爱心的人类,去照顾门派里的幼崽,顺便做饭铲屎吧。不过你是别想了,那些幼崽就像是这缩小了冰雕一般,刚才那图谱上的,都是幻化的,真的没那么可爱。而且妖的幼崽虽然开了智,不过心智成长一般要比人类慢很多,而且在成年前多半难控野性,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照顾。”

“……”林棉棉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刚才听到照顾幼崽这几个字有一点点的动心。当然,在阿白解释过后,这一点点的动心,都随风散了。

阿白将万妖门当做抢林棉棉的敌人黑得不遗余力,这会儿见林棉棉久久沉默,知晓她应当对万妖门失了兴趣,不免心中大喜。

有句话,叫做得意忘形。阿白觉着“失了兴趣”和“坚决不去”之间应当还差着临门一脚,于是将之前在万妖门处听牛万里对林棉棉说的那句话,又说了一遍,“再者说,万妖门的修炼心法,大多是适用于妖的,不适合你这种人类修……”

临门一脚,看似简单,却也讲究个技术。技术好的,一脚踢进对方门里,达成所愿。技术不好的……便会如阿白这般,跨越了整个球场,踢回了自己门里,崩掉了牙。

只听那阿白还未将话说完,那刚响起过一次的通知声,再次响起。

“五行宗借由诋毁其他门派修炼资源,引导凡俗界人拜仙门,警告第二次。注意,第三次警告将会全会场通报,三次后将被逐出今年的收徒会场。”

阿白也是震惊到僵硬,刚才变只熊出来都没事儿,这会儿只是重复了一下牛万里的话就被警告了?

“……”元昭阳已经快要分不清此时运转越发快速的清心咒是为了抵制那异香,还是为了平息快要被阿白气死的心。只见那僵硬的兔无辜脸抬头望来,元昭阳深吸了一口气,好气又好笑,“没错,这条长老也说过,大概是在你吃完烤鱼开始啃青果的时候说的!”

第一一章 拜入宗门

赢扶把田家父母传送出去,刚赶回来,一进五行宗的结界,便听到了通报声。

好么……还是第二次警告。还有这巨掌熊冰雕……明明只是出去了一小会儿,赢扶却有一种已经错过了全部的感觉。

抓过一旁其他的练气期弟子,赢扶总算是弄明白问题是出在了哪里。

阿白啊……又是阿白!赢扶的心情很复杂。

十多年前,四地隔绝,五行宗大批金丹真人被困东海难回南合的事情,宗门里许多人都很清楚。这么多金丹真人长期不出现,至少他们座下的筑基练气期弟子,是瞒不住的。五行宗也算是南合的大宗门了,宗门事务众多不说,各地也有许多宗门分部需要金丹真人坐镇。

当初东海那秘境,仅金丹修为可以进入。五行宗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儿,于是将门派各岗位上多半的金丹真人都集合起来,送了进去,只留了些实在周转不了的金丹真人在门派里。远方的回不来,门派里仅剩的金丹真人便肩负了更多的责任。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对门派内筑基期练气期弟子的教导。

虽说有句话叫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但初初开始修真的人,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于是对于练气期甚至筑基期的弟子来说,一个可以答疑解惑乃至引导他们的金丹期师傅,就很重要了。

五行宗地广物博,当初没去东海的那些金丹期真人,大多是因为必须要坐镇宗门分部。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