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铁站被做了起不来”他的肿大挤入她的身体

阿白笑,这些愚蠢的人类,果然经不起在地铁站被做了起不来"他的肿大挤入她的身体 本兔的一丝丝魅力。

于是,牛万里眼睁睁地看着林棉棉被隔壁的兔子,一点一点引着,进入了五行宗的结界。虽然她不适合万妖门……但是这兔妖用卖萌来抢人,也不是很合规矩吧……牛万里有些失落地低下头摸了摸犄角。

跟着跳来跳去的兔子走了好几步,在跨出某一步的时候,林棉棉突然觉察到了不对。

好熟悉的……香味……

林棉棉抬头,只见那熟悉的面档近在眼前,还有那煮面的,不正是被那修仙者卷走的乔家小哥么。

任务完成!阿白开心地蹦上面档旁的桌子,可以开饭了!

“让她留下吃面,不然你也别想吃。”元昭阳的声音及时在阿白心里响起。

这么不友好很难做朋友了你知道么!

在那小女孩跟着阿白走进五行宗结界时,元昭阳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奇怪的近乡情怯之感,转身躲进了小屋中,只给阿白传了要留下那小女孩的话。

于是,林棉棉就见那小白兔蹦上了饭桌,又蹦了下来,接着在面档旁边转了一圈,又回到自己脚边,躺平了。

这会儿在五行宗会场里听简介的人也有好些,只是没有人坐下吃面。毕竟面条虽然免费,可人家说了,拜入五行宗门下才有面吃。

林棉棉闻到那酱肉味道,腹中饥饿之感又生。只是她看了那许多宗门,心中对修仙界生出了别样的向往,精神富足起来,对身体的饥饿也能多抵挡几分。

此时见那小白兔可着劲儿的可爱卖萌,想法设法地要把自己往面摊那边引,林棉棉却升起了几分警觉。

 文学

阿白完全想不到林棉棉并非此界土生土长的人,还只当她是个喜欢小动物的小女孩儿,依旧走着卖萌的诱导路线。

只是林棉棉却是逐步后退,准备离开这个看起来有点儿奇怪的小兔子了。

笨蛋!密切关注着外面发展的元昭阳也是服了入戏的阿白,观众都要走了你都发现不了么!

就在林棉棉快要退出五行宗结界时,元昭阳终于按捺不住,从小屋里快步走了出来。

林棉棉只听得咣当一声门响,条件反射地望去,正正地,和元昭阳望了个对眼。

白衣飘飘,恍然若仙,云鬓梳起,美目盼兮……

真是,很美的,仙人呢,林棉棉甚至觉得,那个突然从小屋走出的女子,完全担得起仙人一名。

只是那眼神,哀怨流转,盈盈欲泣……若不是与她对视的是自己,林棉棉真会以为,她这样的眼神,是在看一个负心人……

第九章 旧时衣裳

林棉棉能来到这城中心的仙门收徒处,本就有几分缘由是在这乔家面档上。

这会儿那小白兔,虽单纯可爱不谙世事的模样,可细想起来,林棉棉潜意识里觉得,它之前应该是在有目的地带她过来。

林棉棉不知道自己的直觉对不对,不过小心总是可以使得万年船的。纵然对那在面档前面打滚的柔软白团甚有好感,林棉棉依旧毅然决然地放轻脚步快速远离面档。

只是没想到,她好不容易抵挡住毛团团的诱惑,却陷入在了那女仙的目光里。

娇容云鬓,肤若凝脂,眉浅如画……这才是,修仙者应该有的模样吧。只那双眼,瞪得圆圆的,不见怒气,却是满满的哀怨,像是被辜负了一般。那身上的衣袍无风微动,本该是飘飘欲仙,此时看起来,却平添了几分寂寥。

林棉棉正看着她呢,自然知道那女仙看的就是自己。难免有些不可置信,所以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吗?

“小姑娘,你这衣服……”一妇人的声音突然在林棉棉身旁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视。

林棉棉转头一看,一下子脸上就发烫了起来。真是美人误事……要是早几步走了,哪里会被抓个现行这么尴尬。

叫住林棉棉的不是旁人,正是那田大力的妻子,田小玉的娘……崔氏。

崔氏本就看那披散着头发的小姑娘身上的衣服有些眼熟,走近了一看,可不就是自己女儿的衣服么。按捺不住出声问了,那小姑娘脸一红,崔氏就更肯定了自己没认错,再低头一看那女孩的鞋……

“你这鞋子……”崔氏眉头紧拧,自己这是转着转着抓到贼了?

“娘!”田小玉刚从七宝阁的地界过来,就看到自己娘真逮着那借衣服的小姑娘说话,赶紧快步赶上前拉开崔氏,压低了声音解释道,“娘,这是我借给她的。”

“你吃着家里的用着家里的,不说为家里排忧解难也就罢了,居然还能做主处置家里的财物了?”田大力跟在女儿的后面进了五行宗的结界,田小玉的话,他自然是听在了耳中。看着那穿着女儿衣服的小姑娘白白嫩嫩,像是富养出来的姑娘,他才没吐槽得太大声,只是对女儿的自作主张,他显然不是很满意。

不是很大声,却也足够身边的几个人听着了,田小玉的眼圈儿一下子就红了。

“是我强问她借的,你别怪她,我会还的。”林棉棉见不得帮了自己的田小玉这般委屈,纵然尴尬,却还是硬着头皮开口。

“不用还了。”田大力似乎又并不在意那衣服鞋一般挥挥手,“看你也有难处的样子,算了。”

其实田大力早就打量过了,林棉棉身上就是一身旧衣裳,不值什么钱,就那鞋子还新些,不过与马上能到手的数百两银子相比,也算不得什么。

况且,这里是什么地方,田大力还是记得的。看林棉棉的模样年纪,想来也是来拜仙门的,不管结果如何,为了一身破衣服与其交恶,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事儿。

田大力在意的不是那衣服鞋,而是田小玉的态度。先前田大力漏嘴说了田小玉进不了仙门就嫁去丰记,转头田小玉回家换个衣服也墨迹,到了城中心看仙门也不积极,田大力心里就积着气呢。衣服鞋是不值当什么,田大力先前开口也只是想借着压压田小玉,别心太大了,忘了谁养大的她。

林棉棉又不是真的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田大力这般说辞,看似大度,却更让人难堪。真心的帮助和勉强施舍的态度,实在不难区分。林棉棉看着田小玉被田大力说得默默流泪的样子,心里憋着的火直烤得她胸闷面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35799.html